一車救八命!王牌突擊炮車長臨危不懼,一戰毀敵24輛坦克

提及德軍中的一系列裝甲兵王牌,相信讀者老爺們對「豹王」巴克曼、「虎式王牌」卡里烏斯、魏特曼等人一定耳熟能詳。但縱觀整場戰爭,德軍裝甲部隊使用最多的,既不是大名鼎鼎的「虎式」坦克,也不是威風凜凜的「豹式」,而是以三號底盤改進的「三號突擊炮」!

就是在這些看似沒有炮塔,防護性也不及「虎式」、「豹式」坦克的車輛中,也曾孵化出諸多優秀的王牌。今天,就帶大家認識一下橡葉騎士鐵十字勛章獲得者,總共取得68輛擊毀數的雨果·普利莫茨!

人物生平簡介

▲國外玩家收藏的雨果·普利莫茨個人簽名照

雨果·普利莫茨(Hugo Primozic),1914年2月16日生于巴克南(Backnang),父親是斯洛文尼亞人,母親則是德國人,1942年9月19日,因取得45輛累積擊毀戰果獲頒騎士鐵十字勛章,軍銜自軍士長(Wachtmeister)越級晉升為上等軍士長(Oberwachtmeister)。1943年1月初,他又多次與蘇軍的作戰,并將個人戰果提升至60輛。1943年1月28日,普利莫茨獲頒橡葉騎士鐵十字勛章,成為獲得此項殊榮的 首位非軍官的戰斗人員。6天后,他被晉升為少尉。

根據當時的規定,獲授橡葉騎士鐵十字勛章者必須為軍官。因此,上級雖在1月28日就發出了獲授通知,但普利莫茨本人卻在晉升少尉之后(即2月4日)才被允許前往狼穴,與希特勒會面獲授。出于對此項規定的不滿,普利莫茨選擇佩戴著上等軍士長肩章前往。所以在部分2月4日拍攝的宣傳照片上,他仍是一名士官而非軍官

▲雨果·普利莫茨上等軍士長的橡葉騎士鐵十字勛章獲授照

頭頂炮兵軍官大檐帽的雨果·普利莫茨少尉。這是另一張橡葉騎士鐵十字勛章獲授照。

升為少尉后,普利莫茨第二次被調至后方教學,直至1945年2月再赴戰場,為保衛自己家園做最后的抵抗。幸運的是,這位王牌突擊炮車長活到了戰后,最終軍銜中尉

初露鋒芒

德軍的炮兵學院中,普利莫茨是首批三號突擊炮的學員。他的成績并不能稱上「優秀」二字,各項指標也僅僅是「合格」,但他的性格卻與同時期那些狂熱的德國青年有所不同。結業時,教官對他的評價是 「沉穩、冷靜、果斷」,并最終挑選他成為三號突擊炮的車長。 因為在戰場上,一名合格的車長不僅要時刻關注上級指令、認真執行;還要對敵情第一時間做出具體判斷,與部下共進退。而這些都是普利莫茨所具備的性格特點。

1939年波蘭戰役爆發后,普里莫茨首次參戰。雖然未能與波蘭坦克一決高下,但在與己方步兵推進的過程中,他的車組每次都能毫發無傷地完成任務,并摧毀波軍多個炮兵陣地與火力點。波蘭戰役結束后,上級將普利莫茨調至訓練單位,繼續培養操作突擊炮的車組

一支向前推進的德軍三號突擊炮車隊。從型號上看應為B型,攝于1941年的蘇聯。就技術性能而言,僅配備短管75毫米火炮的三號突擊炮根本不是蘇制T-34坦克的對手

1941年蘇德戰爭爆發后,專為步兵「打輔助」的普利莫茨再度獲得上級青睞,成為新組建的獨立突擊炮營的成員。1942年6月,他被編入陸軍第667突擊炮營序列。第667突擊炮營匯集了諸多優秀的突擊炮車長,但此時的普利莫茨依舊默默無聞。面對戰友們冒險創下的一系列輝煌戰果,他卻始終按部就班,跟著部隊繼續向前推進

國防軍第667突擊炮營徽標。1942年6月24日,該營以第300預備突擊炮營為基干,自于特博格組建,首任指揮官為瓦吉德斯上尉。1942年7月開赴蘇聯戰場后,該營長期跟隨中央集團軍群作戰,1944年2月重新整編為第667突擊炮旅,并沿用此徽標

以1942年11月國防軍總參謀部下發的K.ST.N.446A命令為例,德軍每個突擊炮營編制為一個營部連、三個突擊炮連。而在每個突擊炮連中,除連部外還分有三個突擊炮排及一支運輸單位。每排各有三輛突擊炮。連、營部另有一輛突擊炮。因此,一個滿編的突擊炮營總共配有31輛突擊炮

一輛被擊毀的蘇制T-34坦克(前)與鏡頭前的三號突擊炮。不過從外觀上看,這輛突擊炮應是戰爭中后期帶有「豬鼻子」炮塔的三號突擊炮G型

油畫:頭戴耳機、身著突擊炮兵制服的普利莫茨少尉。其肩章上還印有代表部隊番號的「667」數字。注意其制服的羅馬柱領章顏色為粉紅色,代表「炮兵」部隊而非「裝甲兵」。繪于1943年。照片中還有普利莫茨本人的親筆簽名及第667突擊炮營的營徽

一戰成名

1941年末的「臺風」行動中,德軍未能將勝利的旗幟插上克林姆林宮,兵敗后退守勒熱夫。經過數月的休整,中央集團軍群重新恢復了戰力,并為下一次沖擊莫斯科做準備。作為德軍前進基地的勒熱夫,自然也被蘇軍視為「眼中釘」。

1942年夏,蘇軍高層決定實施一次大規模反攻,誓要拔掉這根插在「心臟」位置的釘子,史稱「第一次勒熱夫-瑟喬夫卡」進攻作戰。當時,德軍憑借復雜的防御工事,硬是擋住了蘇軍于7月30日至8月23日的全線總進攻。光是這一次進攻作戰,蘇軍就投入了高達35萬人。至9月時已傷亡15萬余人。而德軍為了守住防區內的陣地也付出了不小的損失。至9月時,這場聲勢浩大的進攻作戰已進入了收尾階段。蘇軍不僅未能達成占領勒熱夫的原定計劃,還付出了高昂的損失。

普利莫茨的個人事跡,還要從1942年9月15日的戰斗說起

▲第一次勒熱夫—瑟喬夫卡進攻戰役示意圖(1942年7月至8月)

當時,普利莫茨所在的突擊炮連歷經多輪激戰后,僅剩下三輛突擊炮可用。他們與上百名步兵堅守在一處高地村莊。為了奪下部分德軍的關鍵據點。這為日后的總攻打下一個「楔子」。蘇軍決心再次發起一次局部攻勢。經過反復偵察,蘇軍發現普里莫茨所在的高地村莊已化為一片瓦礫,認為此地兵力空虛,最終選擇這里作為突破點

▲彩繪:德制三號突擊炮F型。與原先的StuK-37/24倍75毫米短管火炮相比,長管的StuK-40顯然更強

9月15日當天,蘇軍派出一個機械化旅(約60輛T-34坦克),在6000名蘇軍步兵、眾多火炮支援下,對瑟喬夫卡以南德軍控制的全部高地實施猛攻,以威脅德軍陣地的側翼防線。根據上級命令,普利莫茨準備撤出村莊。但駕駛員剛發動車輛,他就在潛望鏡中發現了那些沖上來的蘇軍坦克。它們滿載著步兵,排山倒海般向村莊撲來!

片刻后,炮彈、火箭彈如雨點般從天而降,將整座村莊炸成了一片火海。這時,普利莫茨屬下的第二輛、第三輛突擊炮也出現嚴重故障,無法跟隨撤退。為了救下戰友,普利莫茨不顧漫天的彈幕,冒險爬到車外,用拖纜連接住兩輛突擊炮,然后讓駕駛員發動,靠著一己之力,把兩輛故障車拖回了己方的第二道防線。進入射擊陣地后,普利莫茨與兩輛突擊炮并肩作戰,利用地形之便阻擋蘇軍坦克前進。

站在己方突擊炮前數著擊殺環的普利莫茨上等軍士長,從照片上看應攝于1942年末。當時的德軍各個突擊炮營,已開始逐步列裝配有StuK40型75毫米長管火炮的三號突擊炮,足以擊毀蘇制的T-34、KV系列坦克

在戰后的一次訪談中,普利莫茨曾回憶道:

「....俄國人想從狹窄高地中央的一條公路上突破,他們的炮火一陣接著一陣,我們只能躲在戰壕中等待這場「火力風暴」的結束。硝煙剛剛散盡,我就發現第一輛俄國坦克已經沖過了預設陣地,可我們還要費力爬回突擊炮上。剛進車,俄國人的第二波火力打擊接踵而至。我迅速指揮駕駛員調整角度,同時瞄準那輛已經突破到陣地后的T-34坦克,打出一發穿甲彈。彈藥直接命中引擎貫穿到車體內部,并引發劇烈爆炸,整場戰斗十分激烈、驚險,我們所處的陣地隨時都有可能被突破...」

需要注明的是,普利莫茨的回憶并未提到當時的蘇軍坦克已經陷入狹隘山谷中央的公路,落入德軍突擊炮的伏擊圈中。另外,德軍還派出工兵用炸藥將一側山谷炸塌,滾落的碎石嚴重阻礙了蘇軍坦克前進,使其無法迂回、突破。在遭到接二連三的打擊后,蘇軍只能倉皇撤退

一輛身首異處的蘇制T-34坦克

此次「關門打狗」般的作戰中,光是普利莫茨指揮的三號突擊炮就摧毀了蘇軍24輛坦克,成功粉碎了蘇軍的突襲。而普利莫茨也憑借自身出色的指揮才能、冷靜勇猛的戰術行為,成為了一名王牌突擊炮車長,其事跡經過一系列宣傳,為全德國人民所知曉。

雨果·普利莫茨榮獲橡葉飾后拍攝的三張肖像照。根據部分官方宣傳中照所述,普利莫茨已是一名少尉軍官,但從他身著的裝甲兵制服肩章軍銜來看并不對,推測應是分兩次拍攝

雨果·普利莫茨與其座車成員共同留影。左起分別為:裝填手海因茨·哥特下士、普利莫茨、駕駛員塞普·布勞恩下士及炮手恩內斯特·希莫內克下士。其他三名成員均獲金質德意志十字勛章以示嘉獎

國外粉絲制作的1:35三號突擊炮F型模型,其背景處是一枚復刻的橡葉騎士鐵十字勛章以及普利莫茨獲授的個人肖像照

圓滿結局

1943年末的普利莫茨,不但是一名預備役突擊炮連的指揮官,更是一位累積取得68輛擊殺數的王牌突擊炮手!而在德軍第667突擊炮營的「擊殺榜」中,普利莫茨也從默默無聞,一躍成為了頭號坦克殺手王牌!至于那些和他一樣、榮譽滿身的突擊炮車長,多數在1942年至1943年的戰斗中陣亡、負傷,將生命留在了異國他鄉。

1945年德國投降后,曾經稱霸歐陸、一度不可一世的德國國防軍最終步入了毀滅的深淵。征戰沙場六年的普利莫茨也淪為勝利者的階下囚。經過審判,他被判定無罪,釋放回了家。

1996年3月18日,普利莫茨在富爾達的家中逝世,結束了傳奇且并不平凡的一生。

雨果·普利維茨的個人履歷(如上二圖所示)

最后曬出一張珍藏的普利莫茨中尉的簽名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