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步槍:冷戰時期西德的王牌槍械,因結構可靠孵化出一整個槍族

所謂槍族,指的是槍械結構基本相同,零件大部分可以通用替換的一系列槍械種類的集合。

AK和AR兩大槍族引領著世界輕武器的發展潮流。由于它們倆的知名度太高了,搶盡了風頭,所以相比之下其他槍族就顯得黯淡了許多。

有這麼一款自動步槍,它誕生于20世紀50年代,發展到今天依舊生生不息,並憑藉一己之力衍生出了一系列衝鋒槍、機槍、狙擊槍,成為獨立的槍族———它就是被後世封為「北約三傑」之一的G3自動步槍。

一、G3與AK的歷史淵源

G3和AK不僅歲數相當、都是50年代的產物。而且關于它們的誕生,還有一段共同的歷史淵源。

STG44是世界上第一款使用中間威力步槍彈的全自動步槍,戰後至今的突擊步槍也都是這種功能,沒有發生什麼巨大的改變。

這款劃時代意義的武器出自雨果•施邁瑟之手。1945年4月,蘇軍佔領了雨果的老家圖林根州蘇爾市。雨果遭到了內務部的嚴刑拷打,被迫加入伊熱夫斯克蘇聯武器設計局,成為特邀工程師。在那裡,雨果見到了未來的AK之父卡拉什尼科夫。

AK47確實沒有抄襲STG44。AK47是一把採用槍機回轉式閉鎖機構和長行程活塞導氣式原理的全新自動步槍。除了彈匣分佈在同個位置之外,兩槍在結構方面可以說是完全不同。但卡拉什尼科夫本人在晚年的時候也承認,德國人雨果•施邁瑟參與了AK的設計。至于是什麼程度的「參與」?我們無從得知,唯一可以知道的是,雨果對卡拉什尼科夫的影響絕對是非常深遠的。

雨果也影響了另一個年輕人,他就是STG45的設計者路德維希•福爾格裡姆勒。和卡拉什尼科夫的AK47一樣,路德維希的STG45也沒有抄襲STG44。STG44、45兩槍雖然外型相同,都是自動步槍,但在結構原理上卻全然不同。路德維希為該槍設計了一種滾柱閉鎖半自由槍機,使得它在性能上更勝一籌。

衝壓技術降低了整槍的製造成本。本來這是一款可以被德軍大規模裝備,並載入史冊的神槍。但STG45實在是生不逢時。沒等它做完最後的實戰測試,德國就戰敗了。

STG45最後只造出30把,它的前輩STG44的產量是42.5萬把。被盟軍繳獲一把之後就暫時沒了下文。

二、G3的誕生

優秀的技術不會輕易被歷史埋沒。德國戰敗後,路德維希帶著STG45的設計圖紙逃往相對封閉的中立國西班牙。西班牙佛朗哥政權在戰時親德,戰後更是為德國技術人員大開門戶。

路德維希在西班牙得到了重視。1952年,路德維希設計了CETME(賽特曼)自動步槍成為西班牙國防軍的制式步槍。

1956年,企業家黑克勒和科赫把路德維希挖回德國——他們創建的HK公司打算進軍武器製造業,正需要路德維希這種人才。

1958年,在賽特曼步槍的基礎上,HK公司推出了改進版的HK-G3自動步槍。這也是HK公司的開山之作,這家公司正式邁出了百年大業的第一步。

G3步槍使用北約7.62×51毫米子彈。槍長一米零二,重四公斤(採用較輕的工程塑料)。射速每分鐘600發,槍口初速每秒800米。

該槍一經問世,便廣受好評。

1959年,聯邦德國正式列裝了G3步槍。此後,全球至少有八十個國家採購此槍。這款擁有第三帝國血統的武器,一躍成為「北約三傑」之首。(另外兩款步槍是M14和FN)

80年代,世界各國的制式步槍開始走小口徑化道路,使用7.62子彈的G3變得有點不合時宜。

HK公司並沒有就此坐享其成、不思進取,而是根據G3的基本形態,相繼推出了該槍的衍生槍型,構建了一張龐大的G3槍族網路———例如G3SG1狙擊步槍、HK21通用機槍、HK53卡賓槍、HK33突擊步槍。

最為經典的是MP5衝鋒槍,該槍是G3小型化的產物。MP5的後坐力極低、射速極快。關鍵是穿透力非常弱,射程近、子彈衰減明顯。特別適合城市反恐作戰。

從G3衍生而來的MP5至今仍是衝鋒槍界的NO.1,亦是多國精英警隊的標配。

三、北約三傑對比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北約成員國集體決定採用一款全新的步槍。北約對該槍提出的要求是———重量輕、彈匣供彈、使用北約7.62毫米子彈。

比利時FAL步槍暫時領先,成為英聯邦以及許多西方陣營國家和第三世界國家最受歡迎的武器,獲得「資本主義右手」的稱號。但它有兩個競爭對手———德國G3和美國M14。

這三款武器中,唯一能「倖存」到今天的是G3。FAL和M14,即使推出了升級版,但也最終從許多一線部隊退役了。而G3仍能繼續服役。

與「北約三傑」的另外兩款槍比起來,G3經久不衰的原因在于精准度、模組化、以及可靠性。

被M16取代的M14半自動步槍也曾在美軍部隊擔任過這一角色,例如M14E1和M14EBR。另一方面,G3步槍被用作許多極為精確的警用軍用狙擊步槍、PSG和MSG系列以及從現有槍支改裝而來的簡單變體。

G3的模組化使得它更容易改裝成射手步槍。G3的導軌和上機匣很容易更換。更換護木也很簡單。例如瑞典的AK4D,就是換了導軌和護木的DMR版G3。(DMR是精准射手步槍的簡稱)

G3步槍有著難以置信的可靠性。雖然FAL的可靠性也是眾所周知的,但很多都是建立在槍手反復調整氣體調節器的基礎上的,氣體調節器的使用需要經過特殊的訓練。在戰場上使用FAL的士兵會經歷可靠性降低、膛壓增加、然後繼續射擊的過程。儘管有更多的部件磨損和後坐力,但G3的滾動延遲系統不需要士兵調整,即使在戰鬥中沾滿污垢,也可以持續射擊。

這些功能都使得G3步槍在2019年仍在服役。瑞典和德國繼續使用它們作為DMR,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使用它們作為標準的制式步槍。

相比之下,FAL作為現代精准射手步槍就要失敗得多,只有南非和巴西為特殊兵種購買了FAL的精准射手步槍版本。在全球反恐戰爭期間,M14狙擊型逐漸被美軍淘汰,轉而使用更加精准的SASS、CSASS和SDM-R步槍。

四、核心技術

掌握一種核心技術,就能讓HK公司稱霸武器市場數十載。那就是當年路德維希帶過去的「滾柱閉鎖半自由槍機」。

有「半自由槍機」,就有「自由槍機」。先說一下什麼是「自由槍機」:

子彈在擊發的瞬間會產生火藥燃氣,一部分推動彈頭向前;另一部分推動彈殼和槍機往後退,形成後座力。

而自由槍機就是讓後座力直接推動槍機後退,完成開鎖-抽殼-上膛-閉鎖整套自動流程。

這樣的結構有一個致命的弊端,那就是不適用于發射大威力子彈。手槍彈的威力比較小,只需要利用槍機本身的質量和複進簧的彈力,就可以把膛壓和作用力控制在安全的區間內。

但若是換成中間威力彈和全威力彈,火藥燃氣就會高速地把自由槍機推飛,並在槍管產生巨大膛壓,把整槍沖爆。這就是為什麼大部分衝鋒槍和手槍都使用自由槍機原理,但沙漠之鷹這種大威力手槍只能使用剛性閉鎖的原因。

而G3自動步槍的「滾柱閉鎖半自由槍機」就是利用一種剛性閉鎖裝置———人為增加妨礙槍機後座的反作用力,使抽殼延遲。

看過一些影視作品或玩過一些遊戲的可能就知道G3系列武器的特有上膛動作——「HK拍」。包括MP5在內的G3槍族武器,換彈的時候需要把機柄拉下來,新彈匣插上去的時候,機柄不會自己復位。而是用巴掌對著機柄用力一拍,子彈就上膛了。

「HK拍」可不是為了耍帥而已。

G3的槍機是滾柱閉鎖原理,這種結構的好處是可以提高武器精准度,但是拉機的時候如果不拉到底,很容易造成槍機複進不到位,無法擊發。所以HK公司推薦使用這種「HK拍 」來提高上膛的可靠性。

世界上最擅長製造滾柱延遲開鎖裝置的機構是HK公司。G3系列滾柱延遲閉鎖裝置的強度和精度都是一流的,那他們是怎麼控制好誤差的呢?

HK公司用了一種簡單粗暴的方法。既然誤差無法避免,那麼就從最開始的時候就生產出各個尺寸的滾柱,到了出廠組裝流程就一個個裝到裡面試試,後續的零件替換和磨損維護也是用這個辦法。

往後G3槍族花繁葉茂都離不開這個滾柱延遲開鎖裝置。G3步槍儼然成為了HK公司的基石,可以說,G3槍族是排在AK和AR兩大槍族之後的「第三槍族」。

文/和平之風

參考資料:

1、《一波多折的G3步槍研發史》,李澤暉、楊昀容

2、《異國兄弟——德國G3步槍與西班牙賽特邁M58步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