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頑固的日本兵,日本投降后堅持戰斗29年,槍殺當地警民100多人

日本軍國主義的洗腦能把一個普通的士兵禍害到什麼程度?

1972年10月9日,菲律賓盧邦島的警方收到了當地農民的報告,自家養的雞最近一直莫名其妙地丟失,今天凌晨他們還發現兩個身穿舊日本陸軍軍裝的人在山崗上燒稻草。當地警員聽了也是一頭霧水,日本都投降快30年了,怎麼可能還會有日本士兵存在于菲律賓呢!大家都以為這是別有用心的人故意制造的惡作劇,但站在角落里的老警員索特卻告訴大家這是真的。

隨后索特帶領兩名新來的警員迅速趕往事發地點,果不其然,山坡上的兩名日軍舉槍就射,但由于他們的步槍太過老舊,精準度不高。在對戰中,一名日軍被當場擊斃,另外一名眼看情況不妙,跳進密林逃之夭夭。

此次事件引起了多方的震動,日本更是派出人手和菲律賓警方一起調查,后經過多方證實,這名被打死的日本兵叫小冢金七,而逃脫的那名日軍叫小野田寬郎。那為何日本投降27年了小野田寬郎還會出現在菲律賓呢?事情還得從日本發動入侵菲律賓的戰爭開始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了美軍的珍珠港基地,隨后太平洋戰爭正式爆發。日軍趁美國艦隊損失慘重的空隙發動了入侵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的戰爭。

結果士氣低落的美菲聯軍被日軍打得狼狽不堪,美軍司令「麥克阿瑟」也丟下了部隊離開了菲律賓,隨后,日軍全面接管了菲律賓。

但隨著美國戰爭機器的發動,日軍開始在太平洋戰場上全面敗北,珊瑚島海戰、中途島海戰的相繼失敗,使日軍損失了大量優秀的士兵和艦艇。迫不得已,日軍不得不下令在全國征兵,而小野田寬郎正是在這個時候響應了號召,被派到了菲律賓作戰。

此時已經是1944年11月,日軍在太平洋戰場已經兵敗如山倒,美國大兵已經逼近沖繩島、琉球島和菲律賓。作為接受過優秀間諜培訓的小野被派到了一個叫盧邦島的小島執行情報任務,并準備迎接馬上到來的戰斗。

同年12月,美軍仗著強大的火力優勢迅速登陸菲律賓,駐扎在盧邦島的日軍打不過美軍,紛紛開始撤離。但小野田寬郎和一部分日本兵卻被留了下來。司令官谷田少佐親自對他說道: 「我們撤退,只是臨時的,你們進山,用埋地雷、炸倉庫的辦法和敵人周旋。我禁止你自裁或者投降,三四年之后,我將回來,這個命令只有我才能取消。」

小野田寬郎嚴格執行了長官的命令,但他卻不知道,谷田這一走就是整整29年,而他也終將流浪在這座小島上,成為人人喊打的野人。

很快,美軍就對盧邦島上的日軍進行了降維打擊,在巨大的火力差距下,小野的反抗顯得毫無意義。他的部下死的死傷的傷,最后僅剩下了伍長島田、上等兵小冢和一等兵赤津三人。但小野依然拒絕美軍的勸降,他帶領剩余的部下逃進了山里和美軍打起了游擊戰,時不時就偷襲一下美軍的彈藥庫和營地,給美軍造成了不小的損失。

美軍雖然隔三差五出兵圍剿,但這幾人的反偵察能力非常出色,再加上日軍本來就很擅長山地作戰,反而美軍的機械化裝備卻不能在山里運轉,所以每次圍剿都以失敗告終。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美軍向盧邦島山區撒下了大量的傳單,告訴他們日本已經投降。但小野四人組卻堅信這是美軍肆意制造的謊言,目的就是騙他們出去一網打盡。小野堅信戰爭還沒有結束,所以他又帶領隊伍溜進了更難尋找的深山。

美軍對此也是無可奈何,隨著國際秩序的穩定和殖民體系的崩塌,美軍逐步撤離了菲律賓,轉手把這幾個燙手的山芋扔給了菲律賓。

至那以后,小野游擊隊的主要對手就變成了菲律賓軍方和當地警民。

小野等人在盧邦島上不斷變換位置,他們摸清楚了山上有幾個山洞,哪里可以藏身,幾乎將整個盧邦島的情況摸得一清二楚。

盧邦島因為常年降雨,所以白天很少有人進入山里,他們餓了就去偷竊當地村民的雞鴨魚肉,如果當地村民反抗就會當場被他們擊斃。很快,村民的防范意識越來越高,小野等人很難再獲得村民家里的食物,為了活下去,他們不得不以打獵為生,抓一些野兔、蜥蜴甚至是樹皮充當軍糧。

菲律賓警方曾多次出擊,但都是非死即傷,根本摸不清小野等人的位置。盧邦島前行政長官「埃拉莫斯」一家三代人都曾和小野田寬郎領導的小隊交過手。他告訴大家: 「這是一伙頑強的敵人,他們被軍國主義洗腦嚴重,成為了一些麻木的舊軍人。」

時間就這樣一年一年地過去,戰后的日本在美國的扶持下建立了成片的摩天大樓,日本的普通孩子已經可以坐在家里看上電影,他們的天皇也失去了權利,成為了一個象征性的傀儡。而小野田等人卻始終在為他們的帝國而戰,吃著樹皮、喝著河水,身體每況日下。

50年代的日本

很快,他們當中一個叫赤津的日本兵就忍不住了,常年以來的饑餓和寒冷讓赤津感受到了無比的絕望。正好這時他的親友也來信勸他投降,赤津一等兵無奈向菲律賓警方投降。

部下的離去讓小野田三人十分無語,他們痛罵赤津一等兵是叛徒,并頑固地繼續抵抗到底。

時間又過去了好幾年,在1954年5月的一次戰斗中,被餓得頭昏眼花的島田忍不住饑餓去搶奪村民的食物,卻被當地警方當場擊斃。隨后盧邦島的搜索隊拿著大喇叭對他們喊道: 「小野、小冢,戰爭已經結束了,你們趕快投降吧。」但小野田寬郎二人仍然認為菲律賓人是在欺騙他們,小野田寬郎還癡心妄想日本軍隊會重新登陸島嶼,帶領他們打回去,殊不知他們的國家已經成為了一個傀儡的國度。

有好幾次,小野試圖想結束自己的生命,但隨后他又打消這個念頭,因為他的長官谷田不允許他自裁。可現實是,谷田已經在日本過上了沒羞沒躁的生活,徹底把他遺忘了。

就這樣,小野田寬郎和小冢金七一直堅持和菲律賓警方頑抗到底,直到文章開頭出現那一幕,小冢金七被菲律賓警察擊斃。至此小野田寬郎徹底成為了孤家寡人,他的日子更加艱難。

但是這個日軍少尉已經徹底麻木了,他仍然選擇戰斗到底,白天他就藏在山洞里,晚上就出來尋找食物。沒人知道他是怎麼看清楚烏漆麻黑的路的,興許是常年生活在這里,他已經對這里的一切過目不忘了吧。

時間又過去了兩年,直到這一天,一個叫鈴木紀夫的日本探險家來到盧邦島山里,才打破了僵局。小野田發現眼前的人是日本人,于是雙方才展開了對話,此時小野田寬郎已經是一個野人。長長的頭發,骨瘦如柴的身體、以及那烏漆麻黑的臉!

看著眼前這個穿著現代服裝的人,小野陷入了沉思,隨后鈴木告訴他日本早已經在29年前投降的事實。小野雖然半信半疑,但他仍然堅持要收到谷口的命令才愿意放下武器,鈴木無奈,只好和他約定。

很快,鈴木就找到了谷口義美,這個曾經擔任小野部隊的日軍少佐。但他早已經是一個不省人事的老頭,對小野一伙人也是早就淡忘。直到鈴木拿出當年他下達給小野的命令和照片時,谷口這才想起來。

當得知他的部下堅持在盧邦島戰斗了近30年,谷口也是震驚不已,隨后他和鈴木一同前往了盧邦島。

時隔多年,小野田寬郎再次見到了自己的上司,隨后,谷口向他下達了投降的命令,小野這才放下武器,向菲律賓警方投降。

事后,小野田寬郎被日本人歌頌成日本的大英雄,在日本方面的庇護下,他逃脫了菲律賓的審判,成功回到了國內。后來,小野田寬郎還做起了生意,定居巴西,養了上千頭牛。最后,他一直活到了2014年才去世,實在讓人唏噓不已。

根據菲律賓警方的統計,小野田寬郎在29年內殺害了包括軍人、警察、平民在內的100余人,其中有30多人是無辜的平民。小野田寬郎落網后,當地居民希望對他嚴懲不貸,給死去的親人一個交代,但在日本政府的打點下,他逃脫了審判。不得不說,日本軍國主義害人不淺,事后有媒體采訪他是否因殺人而感到懺悔時,小野田寬郎竟說他在執行命令,傷亡無法避免。這真是無稽之談,但就是這樣的人,卻一直活到了91歲的高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