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會戰損失9000多支沖鋒槍,國軍各部中,誰會有如此裝備?

抗日戰爭中,日軍的白刃戰能力是比較強的,這當然有其身體素質較好、訓練也較為充分的因素。但更主要的還是雙方的武器裝備差距太大,無形中放大了日軍所謂白刃戰能力強的神話。

因為日軍在己方占據主動的情況下,它是絕不會主動上來打白刃戰的。往往都是在進行充足的火力準備之后,其步兵才會在優勢火力的掩護下發起地面突擊。這時候守軍的主要火力點大都遭到打擊,建制部隊也被大量殺傷,自然難以抵御有組織的步兵沖擊。

實際上如果我們當時的武器裝備夠好的話,根本就不會給日軍打白刃戰的機會;如果我們的糧食供給足夠,戰士們的身體素質和訓練水平跟上來的話,也絕不存在拼刺刀拼不過日本人的情況。

比如抗戰后期,國軍接裝了美式沖鋒槍之后,其主力部隊便使用沖鋒槍跟日軍打近戰,往往能夠給其造成重大殺傷。

當時國軍的美械部隊每個步兵連至少裝備18支沖鋒槍,外加3到6門迫擊炮和9挺輕機槍,這個近戰火力是相當猛的,足夠讓日軍喝一壺的了。

抗戰后期的八路軍,當時沒有國軍這種條件,我們主要練習的是射擊、投彈、拼刺三大技術。射擊只能打幾發子彈這個大家都知道,而投彈和拼刺其實都是結合在近戰中的。其基本流程是打完一排子彈后立即發起沖鋒,接近拼刺距離時先投彈,然后再過去拼殺。

此時我軍的身體素質和訓練都逐漸提高,而日軍的相應能力卻在不斷下降,其所謂的拼刺能力強也就被壓下去了。

當然了,之所以苦練拼刺功夫主要還是受限于我們的武器實在是太差了,要是沖鋒槍和子彈管夠,我們也不會讓戰士們非得貼到第一線去拼刺刀。

而說起沖鋒槍來,實際上國軍部隊使用這種武器并不僅僅限于抗戰后期。在全面抗戰剛爆發的時候,就有一支國軍部隊大量裝備了沖鋒槍,這就是閻錫山的晉綏軍。

晉綏軍是國軍雜牌部隊中資歷較老的一支,其脫胎于清末的山西新軍,早在辛亥革命后,就一直歸于閻錫山所掌控(當然,最初只是晉軍)。

閻錫山受過正規的軍校培訓,因此對于正規軍以及軍工企業的建設非常注意,其打造山西體系的兵工廠也較早,并在1920年代就開始大規模投入,并有了相應的產出。

在晉造武器當中,其仿制的湯姆遜沖鋒槍比較獨特。

當時這種沖鋒槍雖然早已誕生,但尚未進入軍隊中大量服役。我國最早引入此槍的應該是孫中山先生的衛隊,此后閻錫山和劉湘的兵工廠對此都有仿造。

不過川造的沖鋒槍并沒有晉造的沖鋒槍產量大,在列裝程度上自然也趕不上后者。

在太原兵工廠的生產高峰期,晉造沖鋒槍的月產量可達900支,其整個生產周期內的估計產量超過了40000支。

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了,因為一直到解放戰爭時期,國軍戰列部隊保持的沖鋒槍裝備量也就是6萬支左右。

當然,晉綏軍的這40000支沖鋒槍也不是同時裝備的。但是相較于其部隊的規模而言,太原兵工廠的如此產量,還是能夠充分滿足它自身的裝備需求。

實際上沖鋒槍這種武器,在1920年代的中國軍隊中,各路軍閥都是有所裝備的。當然有進口的原裝貨,也有兵工廠的仿造貨。

一般來說,這種自動兵器都是裝備在長官衛隊或是突擊部隊中,很少會在全軍鋪開裝備。一則是沒有足夠大的量,二則是鋪開后彈藥不好補給。

但是閻錫山的晉綏軍卻將晉造沖鋒槍裝備到了步兵班一級,每個班長手中都有一支沖鋒槍,有的步兵班裝備量還不止一只。

在實戰中,晉造沖鋒槍加上晉造的手榴彈就成為了其防守利器,是晉綏軍「擅守」的主要物質基礎。

全面抗戰爆發后,晉綏軍自平綏線開始抗戰,隨后戰場進入到山西省內。晉綏軍及其他在山西的部隊先后打了平型關戰役、忻口戰役、正太路沿線戰役、太原保衛戰等。

我們熟知的平型關大捷就是平型關戰役中的一場戰斗,這場戰斗雖然打贏了,但是國軍部隊未能抓住機會趁勢突擊,最終在戰役層面還是失利了。此后則是忻口戰役,國軍各部在主陣地上連續抗擊日軍多日;但隨著正太路沿線戰役的失利,最終被迫組織太原保衛戰。而太原失守后,山西境內的大規模正面戰事基本也就結束了。

根據戰后國軍方面的戰報統計,其在平型關戰役中損失了沖鋒槍4677支、在忻口戰役中損失了2558支、在正太路沿線戰役中損失了892支,在太原保衛戰中損失了1008支,合計太原會戰期間損失沖鋒槍9135支。

這合計9000多支的沖鋒槍自然不是個小數目,由于當時入晉作戰的中央軍和川軍很少裝備這種武器,因此基本可以判斷大部分都來自于晉綏軍的戰損。

大家或許就有疑問,沖鋒槍對于偏好近戰的日軍來說,可以說是非常好的殺敵武器,何以晉綏軍損失了這麼多的沖鋒槍,但給日軍造成的傷亡卻不如預期呢?

其實主要的原因有兩方面:

其一:晉造沖鋒槍的品質標準不一,使用時間較長后便會出現各種問題,后來八路軍也曾使用晉造沖鋒槍來打擊日軍,就出現了性能不穩定的問題,以至于讓部隊首長多年后依然記憶深刻;

其二:當時晉綏軍對日軍的戰術相對不明晰,射擊紀律不佳。很多部隊在日軍尚未進入到有效射程之內時,便以沖鋒槍集火射擊,這樣不僅不能大量殺傷日軍,反倒會暴露火力點,招致日軍的炮火反擊,往往使得部隊損失較大。

如果當時部隊裝備的沖鋒槍性能尚可,而且采用了合適戰術的話,是可以給日軍造成較大殺傷的。

比如傅作義的部隊訓練水平較好,還有跟日軍作戰的經驗,該部在忻口戰役時往往在日軍炮擊時隱蔽在工事內,待其步兵進至三五十米時再集火射擊,便在己方傷亡不大的情況下,取得了較好的戰果。

所以,武器裝備重要,戰術和訓練同樣也很重要。

當時很多中國軍隊是缺乏對日作戰經驗招致損失的,比如晉綏軍的主力便損失慘重,光沖鋒槍就損失了這麼多。

后續由于太原失守,閻錫山內遷的兵工廠主要精力不在沖鋒槍上了,因此其只能是使用庫存的槍支來作戰。加之此時閻錫山開始搞三個雞蛋跳舞,晉綏軍真正的對日戰斗反倒要更多地去看在綏遠獨立出來的傅作義部了。當然,傅作義部此時已是純正的綏軍系統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