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56年、住8室1廳,卻分房睡:看了這對夫妻,只想說結婚真香

「排斥婚姻,躺平至上」,似乎成了當代人的一種真實寫照。

韓劇《春夜》

倘若你問那些堅決不婚不孕的人,為何做出了這樣的選擇,他們會告訴你:

「父母婚姻不順,從小生活在不幸福家庭里的我,對婚姻沒有期待。」

「結婚意味著要對一段關系長久的負責,但卻不意味著對方也能同樣做到這一點,我不想后半輩子的人生都充滿不確定性。」

「自己一個人挺好的,不必在意對方是否與你有相同的興趣愛好,不必為了TA委屈自己。」

這些回答或悲觀,或自我,盡管五花八門,但細細探究也并非沒有道理。

日劇《我選擇了不結婚》

可日本一對「金婚」夫妻卻說,婚姻其實沒有大家想象的那麼糟糕。

他們結婚56年,期間分開吃飯,分開睡覺,作息不同頻,興趣愛好也不一致,但感情卻始終穩定又堅固。

于夫妻倆而言,長久的婚姻之道,就是「不管TA」+「做自己」

78歲的千沙子女士,與79歲的泰一先生,多年來一直生活在日本伊勢原市, 如今二人已經攜手走過了56個年頭。

雖說老兩口即將步入耄耋之年,可他們回憶起相識、相戀的那些日子,卻一點都不糊涂。

56年前,千沙子與泰一在一次偶然的露營中相識。

當時,他們是同各自的朋友出游,只是恰巧過夜的小木屋安排在了隔壁,倆人其實沒有太多的交談。

可就是這一面之緣,千沙子在腦海中就已經想象了無數遍「 我要當這個男人的新娘」

年輕的泰一與千沙子

可那會兒,千沙子除了知道泰一的職業是電車司機之外,完全沒有頭緒。她只能在倆人相識營地旁的電車站等待,寄希望于遇到一位與泰一相識的前輩。

皇天不負有心人,千沙子等來了之前與泰一結伴露營的同事,還從對方口中得知: 「幾分鐘后,他會駕駛電車到達這個站」。

千沙子深知,如果這一次錯過了,那之后大概就再也沒有機會遇到了。

于是,她一個人眼巴巴地守在站台前等啊等,冥冥之中,似乎她心中虔誠的期盼被上天聽到了,終于等來了那個意中人。

在得知千沙子的心意后,泰一也被這份真誠所打動,倆人就這樣開始交往。

之后,他們順利步入婚姻的殿堂,還生下了三個可愛的孩子,小日子過得幸福且美滿。

當初結婚時,夫妻倆考慮到如果將來孩子多了,房子不夠大、房間不夠睡的話,會很麻煩, 所以他們早早地買下了一棟一戶建。

這套房子的原始戶型為八室一廳,容納下一家五口人完全綽綽有余,如今一住就是57年。

走進老宅的內部,一股飽經歲月洗禮的滄桑之感撲面而來。

從入戶玄關向左走, 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窗明幾凈的和室。

這里沒有放置太多的家具,溫潤的榻榻米、小巧的電視和斗柜便是全部,方便家中來人時有一個整潔、舒適的待客區。

和室的右邊,則是家中的客廳區域。

這里采光很好,加上面積也算開闊,更顯通透寬敞。

雖然整體的裝修和家具,看上去都有了一定的歲數,但勝在大量的實木材質給人以溫潤、純凈之感,并且收納、陳列空間充足,視覺上整潔且利落。

穿過洋室的拱形門,可以來到餐廚廳。

這里采用了一體化的開放式設計,廚房與餐廳之間未設置任何隔斷,讓整體空間更加寬敞、明亮,且生活動線也非常便捷。

平日里,千沙子很喜歡在這一邊看電視,一邊享受美食,即使沒有松軟的沙發、高清的彩電,但身邊有愛人的陪伴,也足夠愜意。

登上房子二樓,是夫妻倆休息睡覺的區域。

不過,他們并沒有睡在一個房間里,而是各自擁有一間單獨的臥室,內部僅僅放置一張單人床,加上簡易的床品、足夠用的收納柜體,便是全部。

泰一的臥室

千沙子的臥室

分房睡,對于這個年紀的老人來說,其實不難理解。

畢竟在房間足夠的前提下,當然更希望擁有一個安靜、踏實,不會被人輕易打擾的睡眠環境。

但對于千沙子和泰一來說,分房睡卻不單單是為了睡個好覺,更重要的是為了 「用自己的步調去生活」。

聽上去是不是有些晦澀難懂?其實可以這樣理解——

他倆分房睡就是為了「更好地做自己」。

要知道,結婚56年來,夫妻倆的作息幾乎就完全不處在同一個頻道上。

毫不夸張地說,二人雖然生活在一個房子里,但卻過著日本和夏威夷時差。

由于之前的職業要求,泰一始終保持著早睡早起的習慣。

他每天早上五點起床,出門參加各種社區活動,比如撿垃圾、幫助垃圾分類等等,既能服務社會,也能鍛煉身體。

晚上則雷打不動地在九點到十點之間,準時上床睡覺。

但千沙子這邊,卻與作息健康又規律的丈夫完全相反——

往往泰一都起床了,她才剛剛睡下,是個不折不扣的夜貓子。

因為作息不一致,夫妻倆不僅要分房睡,就連飲食也要分開吃。

每天晚上,熬夜的千沙子會給泰一做好早餐,他早起時只需要把食物加熱就可以享用。

并且,泰一白天忙完回到家,也不會打擾還在補覺的千沙子。

簡單來說就是: 我不干涉你,你也尊重我,大家都可以擁有獨立的人格。

不過,比起「異國戀」一般的作息,夫妻倆婚姻中最令人意外的是——

他們幾乎沒有共同的興趣和愛好!

泰一喜歡研究花花草草,享受種植栽培的過程,但千沙子卻覺得泥巴很麻煩,也不喜歡干活兒出汗的感覺。

千沙子瘋狂迷戀拼圖,只要開始拼了,就完全無法「打  斷  施法」,泰一卻非常抵觸這種需要細致謹慎的休閑活動,直言「我絕對不拼」。

或許在外人看來,倘若夫妻之間少了親密接觸,也沒有共同的興趣愛好,那麼感情早晚會出現裂痕。

但千沙子和泰一卻不這麼認為,于他們而言,婚姻中也要「注意分寸」。

按各自的步調生活,并非不在意彼此,只是比起時刻膩在一起,更想尊重另一半的個人意愿。

愛好不同也沒關系,別說一些類似「何必做這種事」的話,讓對方感到掃興,或者礙手礙腳就行。

我們總說,親人、朋友相處時需要有邊界感,可夫妻之間何嘗又不是呢?

千沙子和泰一結婚56年,即使沒有共同興趣、作息也完全不同,但感情始終穩定牢固,或許靠的就是這份「邊界感」——

在尊重對方的前提下,彼此都能隨心所欲地做自己,不把日子過成搶奪操控權的內斗,讓大家都能保有自由呼吸的空間,或許才是婚姻長久的真諦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