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軍電鋸MG42:扣動扳機能把人切成兩半,盟軍回憶起來都是痛苦

早期的機槍是一種能夠自動射擊的定點武器,為殺傷中近距離集群衝鋒的目標而生。到了後來,機槍被賦予了壓制敵方火力、掩護友軍行動的使命,憑藉其極高的射速和超長的續航成為了隊伍裡的火力支柱。

同時,機槍也是二戰時期步兵班組的核心,步兵的攻防撤退都離不開機槍的火力支援。所以,一挺機槍的好壞關乎步兵的生死存亡。二戰初期,德國的步兵單位和裝甲部隊一同橫掃歐洲,機槍在其中發揮的作用是不容小覷的。

如果要問二戰時期綜合性能最強大的機槍是哪一款?MG42恐怕要名列第一。這款機槍曾經給盟軍士兵留下過許多刻骨銘心的痛苦回憶。MG42是納粹輕武器科技的巔峰之作,它誕生于第三帝國的全盛時期,也見證了帝國的覆滅,並在戰後迅速退出歷史舞臺。

本文就來介紹盟軍眼裡的「希特勒撕布機」,德軍手裡的火力支柱————MG42通用機槍。

一、MG42的誕生

1918年,德國戰敗。1919年,《凡爾賽條約》簽訂。根據這個條約,德國的一切武器的研發和生產都必須經過協約國的同意才能進行。德國的常備軍已經被條約縮減成了10萬人,那麼只要有對應數量的配套武器就行了,一戰後多出來的槍全部劈掉槍托拿來燒火。

常備軍手裡的武器報廢多少就先列個清單,等協約國同意了再生產多少。至于更新換代嘛?想都別想。

對德國人來說,《凡爾賽條約》只是二十年臥薪嚐膽的開始而已,只要征服歐洲大陸的賊心不死,就會有捲土重來的一天。所以他們一邊總結戰敗教訓,一邊在暗地裡研發新武器。

他們繞開協約國監視的辦法就是讓國內軍工企業去收購別國的公司,納為自己的子公司,並在別國境內進行武器研發。瑞士的蘇羅通公司就是這麼來的,並且比利時的FN公司也跟德國有過合作。

1932年,希特勒上臺。同年,德國新一代機槍的雛形MG-15航空機槍誕生了。MG42的前身——MG34機槍的大部分設計都是基于MG15改進而來的,包括75發鞍形彈鼓、快速更換槍管和旋轉螺栓作業系統。

MG34能夠以每分鐘900發的速度從75發彈鼓和250發彈鏈裡抽取子彈發射。附在三腳架上,MG 34可以兼當防空機槍和重型機槍。打開雙腳架,它就是一支輕機槍,能夠單兵攜行。

一戰時期,許多機關槍都是水冷的,但MG34卻能夠利用自然風冷卻。槍管一旦冷卻,就意味著副射手可以迅速將其更換,這使得MG34成為一款實現連續快速射擊的機槍。

德國人向來以技藝高超而聞名,不管讓他們造什麼東西都行。但是到了1942年,他們逐漸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用一整塊實心鋼切削成一個個機槍零件所要花費的大量勞動時間、以及極低的金屬利用率不符合全面戰爭的要求。

1942年,格羅夫博士在MG34的基礎上就行改進,推出了MG42通用機槍。新槍和舊槍最大的不同就是在製造工藝上,MG42槍管仍然是用整塊高質量的鋼,但其他關鍵部件都採用了金屬衝壓技術。

格羅夫不是一個槍械設計師,而是一個金屬衝壓技術專家。但是他的設計卻為戰爭中的德國幫了一件大忙。利用金屬衝壓和焊接工藝生產的MG42不僅節省了材料和工時,而且更加緊湊了。

其他部件也被設計得更加容易裝卸,操作也變得更加簡單。槍手可以迅速改變射擊方式。

MG42是同時期射速最快的機槍,每分鐘能夠發射1200到1500發子彈。由于射速太快了,以至于聽不到個別子彈的射擊聲。

極高的射速,必然會導致槍管顯著升溫。如果一直讓它熱下去,那麼它就會融化。

每挺機槍都有兩根備用槍管,一旦槍管過熱。副射手只要向上扳開卡榫,再將槍身部分向右上方旋轉九十度,就可以倒出槍管。一名訓練有素的士兵可以在7秒內給一挺正在冒著熱煙的MG42換上一根新鮮的、冰涼的槍管。

二、希特勒撕布機

美國士兵喜歡給戰場上一些令自己印象深刻的東西取綽號,包括殺死他們的武器。例如「馬鈴薯製造者」是一種德國手榴彈,「彈跳貝蒂」是一種從地上觸發跳射並在臀部位置爆炸的人員殺傷地雷。

士兵們用一些聽起來無害的詞語重新命名了德國軍火庫中最恐怖的武器———MG42被稱為「希特勒撕布機」。

MG42的射速太快,以至于它的槍聲跟戰場上其他武器都不一樣。聽起來像是布被撕開了,或者牛蛙在打嗝。MG42的槍口大約每秒能夠噴湧出25發7.92毫米全威力彈。對于美國士兵來說,一旦離開相對安全的掩體,暴露于火力之下,德國機槍手就有能力將他切成兩半。

由于MG-42太嚇人了,所以美國軍方還特地製作了一系列訓練電影來降低士兵們的心理壓力。

影片淡化了MG42機槍的殺傷力,並向沒有見識過這款機槍的新兵蛋子放映。隨著影片中的美國武器和德國武器演示完畢,訓練人員宣稱,雖然德國機槍的射速比美國機槍高得多,但前者的精准度並不能超越美國機槍。

軍方通過影片向天真的觀眾保證,MG-42並沒有聽起來那麼可怕———它的製作工藝太粗糙、太低劣了,不就是幾塊鐵皮和一根鐵管蹩腳地拼湊在一起嗎?還在影片結尾說:「MG42的槍聲比它的殺傷力還要糟糕。」

三、奧馬哈海灘怪獸

可以確定的是,陸軍部絕對不會把這部影片放給經歷過奧馬哈登陸的老兵看。

奧馬哈海灘是諾曼地登陸戰中死傷最慘烈的戰場。整場戰役,盟軍犧牲了四千四百多人,這個奧馬哈海灘就占了兩千五百人。這些人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死于MG42機槍的掃射。

海恩·塞弗羅是一位德國勤務兵,1944年6月6日那天,他就在奧馬哈海灘。當時,塞弗羅所在混凝土碉堡的機槍手死了,一位不認識的中士把附近倉庫的彈藥供應給他,讓他接替機槍手的位置。

塞弗羅聲稱自己用MG42機槍發射了一萬三千多發子彈,並頂住手臂的肌肉疼痛繼續用步槍發射了400多發子彈。一直戰鬥了9個小時不停歇。

登陸船在靠近奧馬哈海灘前停下,當海水剛剛淹沒美國士兵膝蓋位置的時候,碉堡裡的機槍迅速吐出火舌,戰鬥開始了。水面將子彈彈射掉,形成一股小小的「噴泉」。當金屬射流轉移到士兵胸膛的時候,他們就倒下了。

很快,第一批屍體就隨著漲潮的波浪飄浮開來,鮮血染紅了海水。只過去了很短的時間,海灘周圍就彙集了大量美國士兵的屍體。

海灘前停靠著一艘又一艘的登陸船,MG42機槍手把整艘船的士兵全部殺光都是常有的事情。在碉堡裡,甚至可以聽到美國軍官用擴音器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

四、火力支柱

MG42連貫密集的槍聲,就是盟軍士兵的夢魘開始。更可怕的是,這樣的武器,納粹居然生產了至少100萬挺。除了一些佔領區使用繳獲的機槍之外,MG42在德國步兵單位裡幾乎是每班一挺。

德國步兵的戰鬥幾乎是圍繞著機槍展開的。作為最基本的作戰單位,每個步兵班有十個人,共計一挺機槍,一把衝鋒槍、兩把手槍,七杆步槍,十四顆手雷。若干個步兵在一個士官的帶領下戰鬥。

機槍手在步兵的掩護下轉移陣地,選擇一個地方臥倒之後,士官會在一旁指揮火力輸出的方向。

為了打贏這場戰爭,德國人出動了大量的MG42。雖然精准度並不是MG-42機槍的缺點,但它的彈藥消耗速度和槍管發熱的速度都太快了。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整個小隊的所有成員都有義務斥候好這把槍。

大量彈藥的負擔被均勻地分散在小隊成員中。MG42每發射200至250發子彈就需要更換一次槍管。只要槍管沒有被熱壞,它就會被放在一邊冷卻,直到它足夠涼爽才可以再次使用。機槍小組成員有時候會有多達六個備用槍管。

儘管槍管的更換可以在不到20秒的時間內完成。當武器過熱,需要更換槍管時,機槍手和副射手很容易受到攻擊。所以這時候步槍手就起到了保鏢的作用。

操作MG-42是一項艱巨的任務,被委任者來說既是詛咒也是祝福。MG42主射手的軍銜一般是上等兵,手下有一名彈藥手和一名副射手。MG42空重11.5公斤,三腳架20公斤,以及若干彈藥箱和彈鼓,由三人小組分擔。

優秀的MG42機槍手必須是一個頭腦清醒、視力超絕、體能優異、右手壯碩的雅利安男兒。一個士兵被選為機槍手之後就會進行嚴格的訓練———包括如何安裝三腳架、換槍管、以及持續和間接火力戰術等。

除了定點射擊之外。在實戰中,機槍手還要知道怎麼從不同部位行進間開火,例如肩部、腰部、臀部。用上半身的力量微妙地觸發控制。

把MG42放在防空高腳架上需要時間。當隊伍突然遭遇敵軍飛機來襲的時候,機槍手只能把兩腳架搭在另一位異常勇敢的士兵的肩膀上開火。

這時,被搭在前面的人必須忍受震耳欲聾的槍聲、猛烈的壓力和眩目的槍口閃光。

五、戰後命運

美軍一般不會把繳獲過來的MG42拿來用,原因有三:一是美軍有充足的武器、二是操作MG42需要很多技巧、三是MG42的槍聲太獨特了,容易招來友軍60毫米迫擊炮的招呼。

第二戰場開闢之後,大量繳獲的MG42被拆解運回美國本土進行研究和測試。他們發現通用機槍這種概念特別符合現代戰爭的需求,于是自己研發了M60機槍,並一直沿用到今天。

二戰結束之後,全世界幾乎沒有一個國家繼續再用7.92毫米口徑子彈了,北約和華約兩大軍事組織的輕武器幾乎都是5.56、7.62口徑標準彈的天下。MG42也隨之下架了。

1958年,德國萊茵金屬公司結合MG42的圖紙,造出了MG3通用機槍,延續著這把機槍的傳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