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軍內部「突然生變」!傘兵當步兵用空降兵司令被解職,高層震怒

基輔時間6月21日上午,俄烏軍事沖突已爆發117天。昨天,根據烏克蘭總參和烏方任命的盧甘斯克州領導人海代的說法,俄軍部隊正在從斯拉維揚斯克北接近地、到阿特木斯克的整條戰線上發起猛烈進攻:

在北線,俄軍部隊繼上周在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突破了北頓涅茨克河、奪下數個登陸場后,前鋒部隊已經進抵離斯拉維揚斯克城市圍廓僅有6千米的馬克亞。當然俄軍主力部隊依然在克雷梅涅茨山,對森林進行清掃;

在北頓涅茨克市區,戰斗已經發展到了阿佐特化工廠的廠區內部,部分烏軍國土防御營已經無法抵抗俄軍的猛攻開始投降。當然里面的雇傭軍依然相當強硬,俄軍部隊在上周花了很大的工夫,才最終奪下了北頓涅茨克市郊、由雇傭兵防御的梅季奧爾基涅。

決定性的戰線,依然來自于波帕斯納亞方向:波帕斯納亞以西,俄軍部隊已經對阿特木斯克到利西昌斯克的南線公路完成了火力控制,奪占了多個公路上的居民點,將烏軍到利西昌斯克的聯系,壓縮到了北線的塞弗爾斯克公路上;

波帕斯納亞以北,俄軍部隊據說已經大部分掌控了尼古拉耶夫卡,這里距塞弗爾斯克到利西昌斯克的公路僅有7千米,同時也是封鎖澤勒特、戈爾斯科耶的關鍵節點;

澤勒特烏軍防御區,俄軍的鉗形攻勢即將封口,部分俄軍前鋒部隊甚至已經打到了利西昌斯克市郊,暫時不清楚駐防澤勒特的烏軍坦17旅余部打算怎麼應對,是撤離還是死守;

阿特木斯克周邊地區,俄軍部隊同樣正在展開鉗形攻勢,包圍盧甘斯克火電廠、奪占扎伊采沃,試圖從南北兩個方向迂回阿特木斯克市區。

俄軍近期加大了對北頓涅茨克的炮擊和空襲力度

總而言之,大伊萬認為,以俄軍目前的作戰意圖,戰役的重點依然在于北頓涅茨克城市群,戰役意圖在于全殲烏軍北頓涅茨克集群,并解放北頓涅茨克城市群。為此在戰役布勢和戰役決心上,俄軍的戰役布勢,是將北頓涅茨克城市群外圍的烏軍部隊,分割成幾個小集群(如澤勒特和新盧甘斯克等)。然后分別予以殲滅,待掃清外圍烏軍后,再向烏軍的防御核心發起總攻。

俄軍VDV上將被免職

除了依然在持續進行的烏克蘭戰局,近日,俄軍內部「突然生變」。6月17日,美國戰爭研究所突然報道稱,俄軍免除了其空降兵總司令安德烈謝爾久科夫上將的職務,俄羅斯空降兵司令,由俄中部軍區參謀長米哈伊爾捷普林斯基接任。

謝爾久科夫上將

由于這則消息事關重大,還是美國方面的消息,因此大伊萬倒是沒有第一時間相信,不過,6月18日到20日,俄羅斯國內媒體開始逐步「放風」,大伊萬的一些消息渠道也先后證明了這一消息。因此綜上所述,威震天下的俄羅斯空降兵,確實撤換了他們的總司令,只是不清楚謝爾久科夫上將去職后去向如何。

捷普林斯基上將

但是,無論如何,伴隨著謝爾久科夫上將被捷普林斯基上將替換,這大概是俄烏軍事沖突爆發以來,俄軍內部第一個足夠重磅、也確實實錘了的將領調整。之前烏方宣傳的所謂俄軍「換將」、說德沃爾尼科夫大將被葉夫庫羅夫上將替換,西部軍區司令茹拉夫廖夫上將被免職,近坦1集司令被免職等等,后來都沒有實錘,現在這確實實錘了一位,而且上來就換空降兵司令。

無論如何,這似乎都算不上是一個好消息。畢竟一方面,目前俄軍、俄羅斯空降兵依然在烏克蘭方向鏖戰,尤其是攻擊阿特木斯克到利西昌斯克公路的戰斗,據說大名鼎鼎的俄軍空降76師某團戰斗隊就參與了。在這種情況下,替換謝爾久科夫屬于臨陣換將,即使是正常調整也難免引人遐想;

謝爾久科夫上將

另一方面,按照俄羅斯聯邦目前兵役法的相關規定,上將這樣的高級軍官,最高可以服役到70周歲,比如紹伊古和格拉西莫夫,目前都快要七十歲了還在擔任現職。而相比之下,謝爾久科夫上將是1962年出生,現在還不到60周歲,在俄軍高級將領中不算是年富力強吧,最起碼還可以發揮幾年余熱。現在在這種關鍵時刻被替換,不管怎麼說,大伊萬覺得,這次換人是真的有點「說不過去」的。

如何評價此次免職

那麼,咱們應當如何評價謝爾久科夫上將被替換,此次俄烏軍事沖突,咱們又應該如何評價俄羅斯空降兵的表現呢?先說此次俄羅斯空降兵在烏克蘭戰場的表現,按照大伊萬觀察的結論,俄羅斯空降兵在烏克蘭戰場上,分隊、單兵作戰能力極強,完全可以作為突擊集團的尖刀部隊,配屬給坦克和摩步分隊實施進攻。在布查和伊爾片等地的城市交戰中,俄空降兵部隊的戰斗力更是優勢很大,完全足以對抗烏軍基輔特戰中心、經過北約訓練的特種部隊士兵。

但是,再好的空降部隊,如果用錯了地方,那往往就變成了軍事災難,俄軍空降兵在烏克蘭戰場上的運用,從現在的角度來看,有兩個比較大的軍事災難:

一是沖突爆發首日奪占戈斯托梅利安東諾夫機場的戰斗,戰斗中俄軍空突31旅、空突45旅表現搶眼,迅速奪占了戈斯托梅利機場。但是,接下來面對烏軍國民衛隊行動4旅的猛烈進攻,輕裝突進的空降兵面對重型摩步兵,幾乎毫無辦法,只能暫時退守機場的地下掩體。一直等到25日上午,俄太平洋艦隊海軍步兵40旅的一個營戰斗隊,在坦克的掩護下沖到機場,戰況才瞬間逆轉。

但接下來由于空降部隊未能及時擴大戰果,在戈斯托梅利足足踟躕了四天才推進到伊爾片區,結果28日當天就在伊爾片遭到了基輔特戰部隊的伏擊,導致一個排的裝備被毀,多名空降兵死傷。據稱,在第一階段沖突之中,空突31旅有一百多名空降兵在基輔周邊犧牲,這對于作為精銳部隊的俄羅斯空降兵來說,人員損失其實已經非常巨大了。

二是沖突爆發頭半個月,俄南部軍區空降突擊7師在赫爾松方向的作戰,該師下屬的空降突擊第247團在沖突爆發首日,協同俄黑海艦隊第22軍編內岸防126旅,迅速突破了克里米亞地峽區域。一路向赫爾松方向猛撲,并在27日完成了奪占赫爾松的任務,隨即,247團部隊沿南布格河一路北上,試圖在沃茲涅先斯克方向渡河,繞過尼古拉耶夫直撲敖德薩。

早些時候,俄羅斯斯塔夫羅波爾市郊外米哈伊洛夫斯克墓地的視訊,這里是俄空突第 247團和GRU/GU第25特種部隊的駐扎地,葬禮儀式上有數面來自不同團隊的旗幟以及大量的花籃,由此來看俄軍戰損十分嚴重。

但是,該團在面對烏軍摩步59旅、機28旅和海軍陸戰35旅優勢兵力圍攻后,在野戰狀態下完全無力打破烏軍防線,空降兵裝備的輕型傘兵戰車在摩步兵的坦克、步戰車面前幾乎沒有優勢。經過多日鏖戰,空突247團被迫后撤,一部兵力被烏軍咬住差點沒跑出來,其中空降兵大尉加茲馬戈梅多夫面對烏軍包圍,毅然拉響手榴彈沖入敵群,和烏軍同歸于盡。有消息說,空突247團在第一階段戰役中,有55名空降兵犧牲,這損失同樣不小。

因此,從上面這兩個戰例分析,大伊萬的觀點是,空降兵這個兵種,你說它的戰斗力強,那確實挺強,俄軍在布查和伊爾片打滿全場,跟烏軍特戰打得不死不休的是空降兵,在各條戰線上沖鋒在前的都是空降兵。但是,這個軍種怎麼說呢,它的限制性因素非常大,你一個空降突擊部隊,就是輕步兵,去拔點沒問題,但只要后面的摩步兵跟不上,那就是個團滅的結局。你要是沒有正經的摩步兵協同,光靠那點傘兵戰車等輕裝甲裝備,在大平原一路瞎浪,遭遇到人家的正規摩步兵。就算人家戰斗力不如你,只要有坦克就能把你打得沒有脾氣。

俄空降部隊只裝備了一些輕型空降戰車

這個類似的戰例,其實早在海灣戰爭的時候就出現過。英軍特種空勤團的一個分隊在地上遭遇到了伊拉克軍隊的一個摩步連,就兩輛BMP-1步兵戰車,因為英軍空降兵沒有反坦克武器,居然被伊拉克的摩步兵攆得滿地跑,要不是美軍及時趕來救場子這群英軍就被團滅了。因此從這個角度來看,空降兵這個兵種,雖然一向被俄軍視為絕對的精銳,而諸如BMD和BTD之類的傘兵戰車,更是被俄空降兵視為他們的獨門秘器。將空降兵美其名曰「重裝空降」,認為其戰斗力能夠和摩步兵一較高下,但是真到了戰場上,這差距一下子就出來了。

俄羅斯空降軍第45獨立特戰旅

因此,從這個角度看,目前世界各國的空降部隊,其實也都面臨著轉型,比如俄軍的空降特戰45旅,這支部隊就是個典型的、實驗性質的空降特戰,主要擔負的是海外形勢干預,以及空地引導。該旅也參與了戈斯托梅利機場的戰斗,成功引導了后續機群落地和俄軍的空地火力遮斷。

又比如烏軍,烏軍的空突部隊非常有意思,空突旅的編制和裝備,與典型的機械化旅幾乎沒有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這個旅一般有一個營是完成了機降訓練。這意味著在實戰使用時,烏軍的這種空突旅基本就是當做機械化旅在用,有所不同的是可以抽出一個營戰斗隊,在作戰地幅的戰術縱深實施一次戰術機降,以打破對方當面的防御布勢。在這一任務中,空突部隊實際上只能起到策應的作用,實施正面突破的還是旅以內的摩步兵,且由于空突部隊直接被編在了旅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空地協同問題。

總而言之,伴隨著俄軍空降兵在烏克蘭戰場上的兩次比較典型的、不太成功的作戰行動。尤其是在地面正規交戰時,面對正規摩步兵的無力,咱們還是能看出,空降兵這個兵種的尷尬和無奈的。

閃擊哈薩克斯坦畢竟面對的僅僅是「暴徒」

而與之相對的,則是謝爾久科夫上將在2016年上任時,雄心勃勃地要恢復蘇聯空降兵的榮光,為此先后恢復了空突7師、空降98師和空突106師這三個光榮的番號。而2022年年初謝爾久科夫上將指揮俄軍空降兵閃電出擊哈薩克斯坦,更是讓國際為之側目。

結果在烏克蘭戰場上,俄軍空降兵在正規戰場的表現遠遠不如預期。連大伊萬之前都開過玩笑,說希望第二階段直接給空降兵配備BMP和BTR,讓空降兵直接參與地面進攻算了——從這個角度,謝爾久科夫上將,其實也算是一個有些過時的軍人,這決定了他從雄心勃勃到黯然離職的最終結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