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二戰唯一被俘的德國元帥,希特勒破口大罵:一個人怎能如此貪生怕死?

斯大林格勒戰役結束后,希特勒在最高統帥部會議上破口大罵:「那個人應該舉槍自盡,正像普魯士將軍歷來的光榮傳統一樣!我實在不明白,一個人怎麼會這樣貪生怕死?」

希特勒口中的那個人,就是弗里德里希·保盧斯——二戰唯一被俘的德國元帥。

保盧斯

確實地說,保盧斯是主動打白旗投降的。

1943年1月31日晚,蘇聯第64集團軍第38摩托化步兵旅突入斯大林格勒市中心的百貨大樓,將其從四面八方封鎖。因為,保盧斯的第6集團軍總部就駐扎在那里。

次日早晨六點左右,蘇軍用機關槍和迫擊炮向大樓密集開火后,德方的反擊突然停止了。一面白旗從二樓舉起,有德國人大喊要求「談判」。

第6集團軍總部駐扎的百貨大樓

一個叫伊爾琴科的蘇軍中尉帶人進入大樓,一名德國軍官通過翻譯告訴他們:「我們的最高指揮官想和你們的最高指揮官談談。」伊爾琴科反駁道:「我們的最高指揮官很忙,他不在這里,你得跟我談。」

伊爾琴科無視德國軍官希望他解下武器的要求,大步走向第6集團軍總部所在的地下室,他回憶道:「地下室里擠滿了士兵——這里有數百人,個個面黃肌瘦臭氣熏天,都顯得非常害怕。」

德軍第71步兵師指揮官羅斯克少將和第6集團軍參謀長施密特將軍會見了伊爾琴科,并將蘇聯人帶到了保盧斯的房間。伊爾琴科看到了終身難忘的一幕:「保盧斯元帥躺在鐵床上,沒有穿制服,只穿著襯衫,桌上一節蠟燭頭在燃燒,照亮了躺在沙發上的手風琴。保盧斯沒有向我們打招呼,但他坐了起來。看起來他像一個生病的、體力不支的人,他的臉在緊張地抽搐著。」

占領百貨大樓的蘇軍官兵

接下來,紅軍高層和最高指揮部的代表紛紛來到,幾個小時后,第64集團軍參謀長伊萬·拉斯金少將來到保盧斯的房間。據拉斯金回憶,這位德國元帥用蹩腳的俄語向他們致意:「德國陸軍元帥保盧斯向紅軍投降。」他道歉說,由于元帥軍銜是在1月30日才授予的,新制服還沒有準備好,他只能穿著上將的制服出現。

當時,斯大林格勒市中心的巷戰仍在進行,德國軍官在蘇聯軍官的陪同下乘車出發,命令他們的部隊停止射擊。

終于,所有德國士兵繳械投降了。2月2日,保盧斯得到人身安全保證后,帶著他的參謀和副官走出地下室。

保盧斯和副官走出地下室前往蘇軍指揮部

「就在幾個小時前,蘇聯和德國士兵還互相開火,現在他們平靜地站在院子里,可他們的外表,卻是何等的不同!」保盧斯的副官、第6集團軍上校威廉·亞當回憶道,「德國士兵衣衫襤褸,破舊的制服,薄薄的大衣,瘦得像骷髏一樣,五官凹陷,沒有刮胡子。紅軍士兵則營養豐富,精力充沛,穿著厚實的冬裝……蘇聯士兵會從口袋里掏出一塊面包或香煙,送給疲憊不堪、餓得半死的德國士兵。」

被俘的德軍士兵

一個現場目睹保盧斯被俘的蘇軍中士回憶道:「保盧斯很憔悴,顯然病了。他試圖舉止端莊,但在他的情況下很難應付。在斯大林格勒那個寒冷的早晨,所有紅軍士兵和絕大多數德國士兵都明白,這是他們的結束,也是我們勝利的開始。」

在這次戰役中,蘇軍俘虜9萬多名德軍官兵,其中包括以保盧斯為首的24名將軍。

被俘后的保盧斯

保盧斯麾下的第6集團軍是德國最精銳的陸軍主力,下轄第4、第8、第11、第51四個軍總共20個師,加上德國第8航空軍和第4裝甲集團軍一部,總兵力多達28.5萬,是普通德國集團軍的兩倍,戰斗力頂上好幾個蘇聯集團軍,在波蘭、法國、比利時、基輔等地戰功赫赫,但是全部葬送在斯大林格勒。

保盧斯本人成為二戰中唯一被俘的德軍元帥。

早在第6集團軍被三倍的蘇軍團團包圍時,保盧斯兩次收到蘇聯方面的勸降要求,他電告柏林時,遭到希特勒嚴令拒絕。為了打消保盧斯的念頭,希特勒在1月30日晉升他為元帥,命他堅守陣地到最后。希特勒指出,沒有已知的普魯士或德國元帥投降的記錄,如果保盧斯允許自己被活捉,他將羞辱德國的軍事歷史。

希特勒和保盧斯在1942年

希特勒的意思很明確:保盧斯要自盡。

保盧斯在囚禁期間談到他晉升為元帥的事,說:「這看起來像是自盡邀請,但我無意為這個波西米亞下士開槍自盡。」

保盧斯的投降被俘讓希特勒大發雷霆,也讓他在德國成為千夫所指的懦夫,無數人認為保盧斯應該為30萬德軍精銳的覆滅負很大責任。在斯大林格勒被俘的9萬多名德國戰俘,最終只有6千人幸存并返回家園。

晚年的保盧斯和女兒

被俘后的保盧斯受到了蘇聯方面的優待,囚禁期間他有一個別墅和私人廚師,并被允許在莫斯科看戲劇表演。他也積極與盟軍配合,前往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作證。1953年,保盧斯被釋放,定居于東德的德累斯頓,1957年2月1日因病去世,距他在斯大林格勒投降14年零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