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寫給英國國王的信,全文976字盡顯愚昧,至今藏于大英博物館

18世紀末期,英國國王收到了來自東亞地區的一封手寫信,滿篇皆是文言。不難看出,寫信給國王的,是一個學習四書五經之人。這個人,名叫 愛新覺羅•弘歷創造康雍乾盛世的最后一名帝王: 乾隆皇帝。

這封信當真是乾隆皇帝所寫, 他為何要寫信給英國國王,又寫了些什麼呢?

乾隆大壽,英國使者上門試探

1793年,承德避暑山莊內熱鬧非凡,乾隆皇帝八十三歲壽辰臨近,前來賀壽的人絡繹不絕。 有一行人卻顯得尤為獨特,長得金發碧眼、身材魁梧,他們正是來自英國的使臣。

他們所為何來呢?當然是為著野心勃勃的殖民事業。

18世紀的中西,有著強烈的對比,英國完成工業革命后,將貪婪的觸角指向了遠在亞洲東部的清王朝。 1792年,英國國王派出使臣馬戛爾尼、斯當東,分別擔任正使、副使,帶著五艘船的貨物出發了。

歷經九個月的跋山涉水,英國使臣們終于踏上了清王朝的國土,正興致勃勃地準備上書給乾隆帝,向其表達英國國王的意向。令人意外的是,馬戛爾尼一行人,差點兒就被驅逐出境,無功而返。

原來, 乾隆皇帝早就收到英國使臣將要來訪的消息,他任命內務府大臣徵瑞與軍機處,共同負責接待英國使臣的相關事宜。按照原計劃,清政府各地官員一路護送英國使臣抵達北京,途中輾轉浙江、天津以及通州多地。

等馬戛爾尼一行人抵達北京,乾隆帝已然身處承德避暑山莊。因此,乾隆皇帝下令,就在避暑山莊內,接見這些英國使者。一切準備就緒,卻因為馬戛爾尼的一個拒絕行為,驟然叫停。

清王朝一向尊自己為「天朝上國」,以前的多數外交場合中,異國使者乃至君王,都要向皇帝行跪拜禮。這一次,清王朝也不例外,他們告訴馬戛爾尼,前來拜見的所有英國使者,都要向乾隆皇帝行三跪九叩之禮,以表對天子的尊重。

馬戛爾尼聽聞此要求,即刻表示拒絕,認為若是行如此大禮,無疑是折損英國王室的顏面。他提出向乾隆皇帝行英國覲見禮節,即單膝下跪,自然被清政府否決。

會見一事就此擱置,清政府為逼迫馬戛爾尼,不但直接取消覲見活動,還對使團采取「裁抑」政策,使團得到的賞賜和供給,也一日不如一日。更為嚴重的是,這批人面臨被驅逐出境的威脅,馬戛爾尼就無法完成國王交付的使命。

行禮爭執,以兩方的協商妥協完美解決。覲見活動分成兩日,八月初六日以英國禮節會見使團,八月十三日英國使臣則需在大殿上行三跪九叩之禮。

等到八月十三日,馬戛爾尼他們兌現承諾,并獻上來自海洋另一端的禮物,共計590余件。其中,不乏奇珍異寶, 更多的則是工業革命的產物,諸如槍炮、刀劍、科學器物等等。最為特別的是,馬戛爾尼帶來一個縮小版的 「君主號」戰艦模型

一一介紹禮物后,馬戛爾尼笑臉盈盈地等著乾隆皇帝的夸贊和艷羨。誰知,乾隆帝仍舊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隨手拿過太監手中的放大鏡,認為放大鏡甚是有趣。此時的馬戛爾尼,不禁腹誹,乾隆帝竟對軍事武器毫無興趣,只喜歡沒什麼用處的古怪玩意兒。

五花八門的禮物和三跪九叩之禮,令乾隆帝龍顏大悅,接連幾日賞賜給英國使臣財寶,供給美食佳肴,甚至還宴請招待了幾回。馬戛爾尼卻愈發坐不住,他一等再等,都沒有等到乾隆開尊口,他不免有些著急。

幾經周折終表意,乾隆嗤之以鼻

馬戛爾尼為何如此著急呢?

一是國王交給的任務遲遲沒有完成。馬戛爾尼可不單單是來給乾隆皇帝祝壽的, 他是來撬開中國的各大通商口岸,以便英國貨物的進入,為英國掠奪中國財富創造條件。

二是回國之期就要來臨。當時的清王朝,對使臣來訪的限制很是嚴格,別國使者,一般不能在清王朝境內停留四十天以上。如今,英國使團逗留時日已久,返航之期在即,乾隆卻什麼也不提,馬戛爾尼不甘心此般灰溜溜地回國,準備找朝中大臣幫幫忙。

還沒等他找到合適的人選擇,乾隆皇帝下令,要再次召見馬戛爾尼。 在英國使團剛剛抵達京城的時候,馬戛爾尼就找到了長期在京活動的傳教士,將自己此行目的、國王旨意,一一告知傳教士,希望他能轉達給乾隆皇帝。正因他委托傳教士轉送旨意,乾隆才會下令二次召見。

馬戛爾尼收到消息,趕忙跟隨太監,面見乾隆皇帝,他還提前準備好通商選址和合作祝詞,卻一個都沒用上。乾隆直言:「通商并不必要,我們有的東西,你們沒有,而你們有的,我們都有。」如此自負狂傲的話,明顯是搪塞英國使團,也是在彰顯國威。

1793年的中國,還沉浸在「天朝」的虛幻之中,乾隆一如既往地實行著「閉關鎖國」政策。倒是有不少西方傳教士涌入國內,但自恃國力強盛的乾隆,壓根兒沒有將這些西方人放在眼里,甚至認為英國只是個蠻夷小國。

馬戛爾尼等人試圖游說乾隆皇帝,乾隆依然不為所動,命令大臣客客氣氣地將一行人送回使臣驛館,并刻意強調,馬戛爾尼使團應在元旦前,起程回國。回到驛館后的馬戛爾尼氣憤不已,不甘心無功而返的他,著急眾人一同商議,私自寫信一封,又呈交給乾隆帝。

這封信名為「大不列顛國王請求中國皇帝陛下積極考慮特使提出的要求」,假托英國國王之口,希望乾隆考慮下兩國的合作。然而,這封信加快了馬戛爾尼的回國步伐,因為它徹底暴露英國的狼子野心。

在這封信中,馬戛爾尼表示, 英國想要在中國北京、天津、寧波等多個地方經商,甚至還要在北京開設洋行,希望中國能打開各地的通商口岸。在宗教事務方面,馬戛爾尼希望清王朝可以允許傳教士的大批進入,在中國境內宣傳天主思想。

此外,它甚至想侵占清政府的土地,讓清政府劃分島嶼來,供英國商人居住。

信上的每一個字,都彷佛長出爪牙,要將清王朝的土地吞入腹中,種種不合理要求,亦應對鴉片戰爭后的一系列不合理要求。

英國沒有采取直接武力征服清政府, 一方面是因為東亞距離歐洲路途遙遠,清政府的詳細情況無從得知,另一方面是清政府當時政治實力較強,英國在未知全貌的情況下不敢輕舉妄動。但無論如何,英國的目的很明顯,就是獲取財富利益。

收到信的乾隆皇帝,不再保持原有的客套話,回復馬戛爾尼:「天朝尺土皆歸版籍,疆址森然,即島嶼沙洲,亦必畫界分疆,各有專屬。」

乾隆的意思很明確,清王朝的版圖廣大,不可以分出去一分一毫,就算是小小的海島、沙洲,英國都不應該妄想。馬戛爾尼本以為乾隆皇帝會屈服于英國的軍事力量,卻沒想到被重頭到腳給潑了一盆冷水,只能和其他使者一樣的不知所措。

英國的不軌之心完全暴露,乾隆皇帝自然不會容忍這樣一群使者,還在清王朝的境內逗留。以免滋生事端,他命令軍機處官員,緊急處理英國使團回國之事,并要求各地官員們配合中央指令,沿路監督、催促英國使團返回大不列顛。

馬戛爾尼返回英國,帶回乾隆親筆文書

訪問任務徹底失敗,清政府又催促不已,馬戛爾尼縱使有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帶著自己的隊伍,踏上了返回英國的路程。就在他收拾妥當一切,準備離開之際, 竟意外收到一封乾隆皇帝的親筆書信,要求他親自將信交給英國國王。

乾隆這封親筆書信,全篇976字,簡略記述此次英國使團訪問中國的情況,著重表達清政府不會開放通商口岸的決定。內容核心簡單明確,但字字都彰顯出乾隆的無知與自負,也讓人窺見清王朝即將走向落幕的征兆。

乾隆在信中將清王朝稱作「天朝」,稱呼「英國國王」為「英咭利國王」,直接將英國當成了自己的一個附屬小國。「爾國」一詞在信中重復多次,對其嗤之以鼻的態度毫不掩飾。其中,最為重要的一句是:「至爾國王表內懇請派一爾國之人住居天朝照管爾國買賣一節,此則與天朝體制不合,斷不可行。」

短短一句話,既表明不允許英國來華經商的堅決態度,還搬出「天朝體制」來鎮壓英國國王,試圖在氣勢上凌駕于英國。當時的清政府,已經強盛多年,國家版圖尤其廣大,加之環境閉塞,長期以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和傳統手工業為主要發展方式,將英國當作番邦小國,也情有可原。

加之康雍盛世的輝煌成績,乾隆每年要接見的屬國使臣,數之不盡,一直被捧在「天朝」的位置之上。面對英國此番意圖分割島嶼、在境內肆意售賣貨物的行為,他字里行間的傲慢,也勉強算是捍衛主權的表達,只是嘲諷英國獻出的禮物粗陋無趣,現在的人看來,就更多是愚昧無知。

乾隆皇帝寫下這封信,或是想恫嚇英國國王,扼殺英國人企圖謀求中國的陰謀。可惜,他并沒有終結英國的覬覦之心。首次訪問清王朝失敗的事情才過去20年左右,英國國王又在1816年,派出使者訪問清政府,卻連覲見皇帝的機會都未得到。因為使者羅爾.阿美施德等人,堅持拒絕行三跪九叩之禮,直接被驅逐出境了。

19世紀30年代,英國先后經歷一次工業革命、二次工業革命,成為歐洲的老大,也已經成功打入清政府境內。然而,商品的銷售并不通暢,中國老百姓對那些先進的機器制品很是排斥,反倒是英國商人們,一見到中國的絲綢、瓷器,就挪不動腳。

英商們眼見銀子嘩啦啦地流走,只得利用「鴉片」這一邪門歪道,來掠奪中國人的銀子。鴉片的蠶食之下,無數中國人的身體受到摧殘,林則徐不忍人民殘敗凋零,在虎門銷毀了大批鴉片。此舉震動國內,卻被英國人當作借口,發動了具有侵略目的的鴉片戰爭。

清政府第一次認識到西方槍炮的力量,簽訂無數喪權辱國的條約。而乾隆皇帝引以為傲的「天朝」,也在他死后百年,和他一起,化作歷史的一座墓碑,一去不復返。

時至今日,乾隆皇帝的這封親筆書信,還放在英國博物館之中,文字中的盛氣凌人和愚昧無知,還能被世人所知曉。

若是乾隆皇帝在當時同意了英國的提議,后來的歷史會怎樣發展,難以預測。歷史已經成為歷史,再多的推測也沒辦法改變既有的現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