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有福之人兩腿毛,無福之人毛兩腿」是何意?老祖宗觀人術

「山林得趣身長健,門館無私物自春。」人們身上的毛發,之于現在的我們沒有多大意義,最大的意義可能就是儀表的美麗。一個女孩有一頭飄逸的頭髮,可塑造出心儀的髮型,也就僅此而已,對于其他礙于儀表美觀的毛發都可以棄之。然而,這對于古人是萬萬不可的,毛發之于他們可不僅僅是毛發,而代表著非同一般的意義。

有這麼一個場景:一位滿臉皺紋的老奶奶,慈祥地用雙手摩挲著孫子那雙腿,口中不停地嘟囔著 「這小娃兩腿毛,將來必定是有福之人呦!」這一民間的小小故事,帶給我們的卻滿是深思,這腿毛與福氣是怎麼聯系上呢?這兩者之間真的存在著關系嗎?

在《增廣賢文》中就有這麼一句諺語:「有福之人兩腿毛,無福之人毛兩腿」,這聽起來和繞口令似的,可這卻是我們老祖宗在生活實踐中磨練出來的智慧。

古代人的「毛發情節」

《孝經·開宗明義》有語:「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揚名后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古時人的毛發情節找到了淵源,那時候我們人身上的任何毛發,肌膚都受之于父母,不能有任何損傷,否則就是對父母的不孝敬。

中國人素來以「孝道」著稱,既然毛發與孝道扯上關系,可不是一件小事。因此古人這句「有福之人兩腿毛,無福之人毛兩腿」就是「毛發情節」的深刻體現。

那為什麼又說 「有福之人兩腿毛,無福之人毛兩腿」?

中國古代,歷代歷朝,實行的都是「重農雙杠,輕商賈」,即重農抑商。因此,古代人們主要的生活來源于農活,生活貧困的他們,只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天一天,不停的地干活,才能養活家人。

為了方便于干活,在炎熱的天氣時,勞動人民就挽起褲腿,腿上的毛在干活的過程中不斷摩擦,逐漸掉落,腿上的毛也就越來越少。但相反的,地主財富,達官閑貴,他們生活優越,養尊處優,天天無需干活,自然腿毛也無法掉落。這可能也就是腿毛和一個人的富氣掛鉤的實質原因吧

那為什麼又說「無福之人毛兩腿」呢?

在古代「毛」與「忙」讀音相似,所以才有「毛兩腿」這個詞,正確的應該是「忙兩腿」。這樣對于這句話,我們就比較好理解了,為了生計的窮苦百姓整日不停勞作,疲于奔命了,那自然雙腿就不能停歇,兩腿就一直忙碌著。

一句俗語看似簡單,卻富含著千般滋味,在這麼簡單一句話中,我們看到了古代勞動人民生活的艱辛,「吃的苦最多,受的罪也最多,但收回的回報卻少之又少」,無論朝代變更,國家興衰成敗,受苦的永遠是他們,正如張養浩在《山坡羊·潼關懷古》中所描述的那般:「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在封建社會中,思想制度固化,普通的百姓幾乎沒有改變命運的途徑,只有世世代代為農,世世代代做同樣一件事,而在封建制度那個「階級固化」的年代中,普通的勞動人民幾乎沒有改變命運的可能,只能世世代代生活一片黃土地上,「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力盡不知熱,但惜夏日長」,而我們能「聽其相顧言,聞者為悲傷」。

在魯迅先生的筆下有「穿長衫的孔乙己,表明有文化的人都穿的是「長衫」,而下地干活的勞動人民只能穿著便于行動的「短衫」。那麼這和 「有福之人兩腿毛,無福之人毛兩腿」這句俗語異曲同工。魯迅先生只是用這一形象的寫出農民與其他人員的區別,當然不是泛指。

從古至今,窮人們的日子都是不好過的,只是相對于現在,古代人的生活環境更惡劣,勞作也更辛苦,現在我們的農民,可大不一樣了。社會現代化社會,科學的發展,農業也用上機械化,農民們的農活力度相對減輕不小,并且,國家對農民的各項優惠政策,使農民們的生活日新月異的變化著。

老祖宗的俗語只代表一時性,卻不代表永久性。它只針對于那時的生活,體現出當時的生活狀態,卻不代表著永遠是這樣。我們要學會用變化的眼光看事情,不能聽風就是雨,要用科學的眼光對待身邊的一切,做到不傳謠,不信謠。

參考資料:

《憫農》

《山坡羊·潼關懷古》

《增廣賢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