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十大禁用武器排名:中國三棱軍刺上榜,核彈只能位居第二

這是最令世界膽寒的10種武器!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后,各國的軍事裝備飛速發展,逐漸產生了10種威力最大的武器。

其中,有五種是戰術武器,五種戰略武器,由于他們極其滅絕人性,不得不被各國聯合禁止!

首先,排在第十位的,是來自于東方大國的三棱軍刺。

作為排行榜上唯一一款冷兵器,三棱軍刺能排進來,說明它的破壞力確實十分霸道。

實際上,三棱軍刺的破壞力主要體現在其棱刃上。

軍刺上的三條棱刃,不僅是由經過熱處理的特種鋼打造的,硬度和韌性驚人,它們還經過精心設計,各自面向三個方向,中間的空隙就形成了三面血槽,而這樣做有三大優點。

第一,血槽能大量放血。與一般的刀劍不同,帶血槽的刀劍刺進去能立即讓敵人的血液,通過血槽不斷大股流出,止也止不住。

第二,三棱軍刺造成的三角形或方形傷口,難以治愈。這種形狀傷口的內部,會由于肌肉擠壓而難以愈合,并且三棱軍刺造成的外部傷口太大,不容易縫合。

第三,血槽能帶進空氣。三棱軍刺在攻擊敵人的時候,三面大開口能把大量空氣帶進去,阻塞和破壞敵人的機體組織,同時帶進去的空氣,也使得軍刺更容易被拔出來。

因此,中國的三棱軍刺憑借其強大的破壞力,在戰場上打出了相當亮眼的表現,讓各國驚懼不已,因此被列入了被禁武器第十位。

其次,排在第九位的禁用武器,是曾讓戰場軍人害怕不已的達姆彈。

達姆彈于1897年由英國發明,根據其特性,又稱開花彈。顧名思義,開花彈在進入人體內部后,會立即爆炸開花,對敵人身體機理造成巨大的破壞。

而開花彈威力強大的原因,是它采用了特殊的彈頭。

與常見的、高強度的銅彈或鋼彈不同,開花彈的彈芯是由鉛制作的,僅在外部用薄薄的黃銅包裹。

因此,質地較軟且含有劇毒的鉛芯在進入人體內部后,很快就能爆散開來,形成一朵朵奪命鉛花,對人體組織造成普通子彈難以比擬的大出血。

而受到開花彈攻擊的有生目標,因為內部臟器被撕裂和劇毒感染,只能在痛苦中等待死神降臨。

正因為這種特殊的子彈極不人道,所以不得不被各國禁止使用,并簽訂了《禁用射入身體后變形槍彈的聲明》。

但值得一提的是,美國不顧國際抗議,至今還在使用變形槍彈,并改良出了更不人道的空尖彈,讓其他國家無比警惕。

而排在第八位的禁用武器,是人們耳熟能詳的地雷。

可能有人會產生疑問,地雷在現代戰爭中不是很常見嗎,為什麼還是被禁武器呢?

其實自上世紀90年代起,各國人權組織就在國際上展開了一系列抗議地雷的活動,即國際禁止地雷運動。

在這項運動的促進下,100多個國家于1997年,在挪威召開了第一屆國際地雷大會,并簽訂了《禁止殺傷人員地雷公約》。

而地雷按照功用的不同,可以分為人員殺傷雷、防軍武地雷和特種地雷。

因此,國際上禁止的其實是殺傷人員的人員殺傷雷,以及專門針對人員的某些特種地雷,而針對軍事武備的地雷并未被禁止。

不過,殺傷人員類地雷被禁止,有著兩大原因。

其一是隨著人類科技的不斷進步,地雷的威力也在不斷加大。尤其是在美蘇冷戰期間,兩國展開了軍事競賽,地雷炸藥的更新一日千里,威力成倍增長。

其二是該種地雷的隱蔽性越來越強。自上世紀70年代起,大規模集成電路和微處理機技術相繼被研發出來,美國隨即將其用在了地雷上。

有了這項技術,地雷具備了一定的智能,能夠通過相關感應或者人為操控,精準且隱蔽地定時、定向爆炸,讓戰場上的軍事人員防不勝防。

正因如此,殺傷人員地雷排在第八位。

此外,排在第七位的是集束炸彈。

彈如其名,集束炸彈是一種集合了大量小炸彈的大型炸彈,里面的小炸彈被稱為「子彈」,外面安裝有推進器的彈殼則被稱為「母彈」,合稱「子母彈」。

根據戰爭的需要,母彈里面可以裝填不同的子彈,包括一般的炸彈,和具有特殊功能的破片彈、燃燒彈、電磁彈等等。

而子母彈這種特殊設計的威力也極為不俗。在往下掉落的過程中,其母彈會逐漸脫落,子彈則一步步四散開來,形成比常規炸彈更強大的疊加爆炸。

不僅如此,這種投擲爆炸方式還有一個特殊之處,那就是不確定性。

子母彈中的子彈在分散過程中不受控制,會對地面人員造成無差別攻擊,并且子彈落下后不一定會爆炸,成了被投擲地區的隱患,讓當地人民夜不能寐。

美軍在多次入侵戰爭,如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中,就曾使用過集束炸彈,對他國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

在此之后,各國簽訂了《集束彈藥公約》,力求銷毀現存的集束炸彈。

而排在第六位的,是知名的貧鈾彈。

這里的貧鈾不是少鈾的意思,而是該炮彈使用的鈾238,是一種相對于制造核武器的鈾235,更加常見的普通鈾核素,放射性比較弱,所以稱為貧鈾。

不過盡管如此,貧鈾彈的威力也不容小覷。

據發明它的美國相關研究部門稱,貧鈾彈不僅能夠殺傷人員,還能污染敵方的土地,從而削弱敵方的戰爭潛力。

實際上,由于有了鈾這種高能元素,貧鈾彈的穿透能力和爆炸威力不是普通炸彈能比的,而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中,美軍就大量使用過貧鈾彈。

在穿透伊軍精心布置的坦克堡壘后,貧鈾彈攻勢不減,還能夠劇烈爆炸并釋放鈾238粉塵,對堡壘內的伊軍造成高溫和化學殺傷。

眾所周知,鈾的半衰期比較長,能夠長期存留。因此,貧鈾彈的產生的鈾238粉塵,還會對受到攻擊的地方,產生永久性輻射。

據統計,海灣戰爭后,伊拉克當地的癌癥發病率提高了整整40倍,就是因為美軍大量使用貧鈾彈。

因此,貧鈾彈也成為了國際上強烈呼吁禁止的武器。

接下來的五種武器,無一不具有戰略意義,而排在第五位的,是激光武器。

1916年,著名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搞清楚了激光的原理,自此這一被稱為「致命死光」的戰略武器,進入了飛速發展階段。

到了新世紀,激光武器已經具備了實戰功能,并且此后會越來越強大,而這種武器具有兩大特點。

一方面是射速快,光的速度是30萬千米每秒,而激光的原理與光差不多,是指原子受到刺激后釋放的光能量。

因此激光能以光速前進,快到不可思議,可以說激光在瞄準射出后,任何人和物體都不能躲開。

而另一方面,激光武器還具有射程遠的特點。在真空環境里,只要沒有其它物質干擾,光就能無限前進,因而激光在理論上具有無限射程。

當然,激光武器的威力也很大,在科幻片中,就有許多使用激光武器殲滅星球的例子,而這也正是當今世界激光武器發展的遠景。

正因如此,聯合國于1995年簽發了《關于激光致盲武器的議定書》,禁止不人道的激光武器。

而排在第四位的,是氣象武器。

氣象武器,又稱環境武器,顧名思義,這是一種能夠利用自然環境制造巨大破壞的戰略武器。

人們對大自然的威力有目共睹,在以往的世紀里,冰雹、雷暴、旋風、地震、海嘯等等自然災害,對人類世界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

據科學雜志估算,一次小台風、雷暴造成的破壞力,分別堪比10億噸TNT炸藥和一枚200多萬噸級的核彈。

而氣象既然有著如此大的威力,一直追求世界霸權的美國早早就開始了氣象武器的研究。

在冷戰時期,美國曾建造過一個面積龐大的氣候實驗室,其中光是海洋研究部門的面積,就達到了6萬平方千米,用以研究氣象武器。

在大額資金投入下,美國的氣象武器進展神速,先后研發出了熱風、溫壓、寒冷、云霧、夕陽等氣象武器。

其中,夕陽武器又稱云爆彈,里面裝填有特殊化學物質,爆炸后能消耗目標地的大量氧氣,致使武器失靈和人員缺氧而死。

因此在1992年,聯合國頒布了《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禁止各國研發氣象武器。

此外,燃燒武器排在第三位。

燃燒武器是一種利用燃燒產生的熱能,殺傷人員的戰略武器,自古以來就有運用。而到了現代,其中最殘忍的是凝固汽油彈和白磷彈。

凝固汽油彈使用的凝固汽油,炸彈里面摻雜了粘著劑,在爆炸后能附著于人體身上。而且不管怎麼弄,燃燒的火都弄不滅,動靜越大,它燒得越烈。

美軍就曾在越南戰場上投放了將近40萬噸凝固汽油彈,不僅對越方有生力量造成了極大殺傷,還對當地的自然環境造成了不可修復的破壞。

而白磷彈而不遑多讓,炸彈里面的白磷本就是極易點燃的物質,在接觸到人體后,白磷會一直黏在人身上燃燒,無法撲滅。

不僅如此,白磷彈產生的火焰是一種「冷火」,其燃燒的傷害能深入骨髓。而且這種火還會波及周邊目標,形成大面積破壞。

受到這兩種炸彈攻擊的有生目標,會在掙扎中被活生生燒死,很不人道。因此,聯合國于1980年公布了《禁止或限制使用燃燒武器議定書》。

而排在第二位的是我們所熟知的核武器。

核武器是一種利用鈾原子核能的戰略武器,其中又分為核裂變武器和核聚變武器,按常見的武器稱呼,那就分別是原子彈和氫彈。

核武器的威力可以說是目前世界現存武器中威力最大的,要知道,僅僅一克鈾變化產生的能量,就足以抵得上20噸TNT炸藥爆炸。

但是核彈使用的鈾何止一克,著名的前蘇聯沙皇核彈爆炸釋放的威力,換算成TNT炸藥,足足有5000萬噸。

不僅如此,核武器更令人害怕的一點,就是它爆炸后形成的核輻射。

受到核攻擊的土地,會長期處在強輻射之下,寸草不生。而幸存下來的人們,基因也會因此產生病變和畸變,不僅自己痛不欲生,這種基因還會遺傳給后代,貽害無窮。

因此,聯合國大會曾通過了《禁止核武器條約》,禁止核武器使用和傳播。

不過,核武器雖然威力強大,但比起下面這種,仍然是小巫見大巫。

而排在第一位的禁武,正是臭名昭著的生化武器。

生化武器包括生物武器和化學武器,前一種利用的是微生物,主要作用于動物和植物;而后一種利用的是化學物質,主要作用于人類。

不過不管是針對動植物還是人類,這兩種武器的原理都是從細胞層面破壞有生目標的機理,且破壞力極強,所以合稱生化武器。

在越南戰場上,美軍就曾投放過生化武器,包括催孕劑和空孕催乳劑。

這兩種藥劑不人道到何種地步呢?由于其具有細胞層面的潛伏性,至今仍有將近500萬的越方人員,正在遭受其折磨和荼毒,當地患癌率節節攀升。

不僅如此,生化武器最令人恐懼的一點,是該武器中最惡劣的基因武器。這種武器能直接改變乃至重組一個人的基因,殺人于無形。

因此,上世紀九十年代起,各國先后簽訂了《禁止化學武器》和《禁止生物公約》,禁止了慘無人道的生化武器。

以上十種禁武,無一不是破壞力驚人。然而,害人終將害己,和平才是當今世界的主題,各國都應該繼續抵制,防止它們反噬人類。

參考資料:

艷菲《笑傲未來戰場的十大武器》

三土、明光《「惡名」之下達姆彈的傳說與現實》

劉學虎《回眸百年以來引領軍事變革的十大武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