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年,日本獵戶在山洞發現「野人」,警察抓到他后發現是中國人

1958年1月,日本北海道的冬季與往年一樣寒冷異常,但當地的日本警方卻接到一位獵戶報案稱,他在北海道的大山里發現了一個 傳說中的「野人」

冬季的日本北海道

此時正值北海道大雪封山之時,如果有人在這種冰天雪地里生存,實在是難以想象的事情,日本警方決定出馬調查。但令他們想不到的是,他們最終抓到的「野人」竟然是一個在北海道大山里躲藏了 13年之久的中國人。

被擄走的中國勞動力

當日本警方在北海道大山里發現這名「野人」后,便將其帶回警局,換上了新的衣服。而「野人」開口后,他們才驚奇地發現,此人原來是 一個中國人

在華僑協會的幫助下,大家終于得知,這個「野人」的本名叫 劉連仁,是來自中國山東的普通農民。經過劉連仁的講述, 一段充滿苦痛的經歷被緩緩道來。

劉連仁

1944年9月,此時中國山東正處于日軍占領之下,而劉連仁便是在山東老家 本分務農的老百姓。作為消息閉塞的農民,劉連仁對國仇家恨的認識并不深刻,只想種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照顧好懷孕7個月的妻子。但他沒想到,就連自己本分生活的愿望也是一個奢求。

在9月的一天,劉連仁的家里突然闖入2個不速之客,他們是 鎮上的偽軍,這次前來便是給「太君」們拉青壯年勞動力的。面對偽軍黑洞洞的槍口和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劉連仁看了看懷孕的妻子,選擇了順從。他沉默地坐上了運載數百名當地青壯年的火車,前往山東青島。

被日軍押送走的中國勞工

在火車上,這些老實本分了大半輩子的農民們不清楚日偽軍想要把他們集中起來干什麼,但看守的偽軍告訴他們:「太君是讓你們去 修大工程,你們有大大的工錢。」抱著「做苦力未必不如種地」的想法,劉連仁和同鄉們一路順從地抵達青島,并在一份契約模樣的紙張上按了手印。

不識字的劉連仁當然不知道,這張紙是日軍偽造的「勞務合同」,也就是現代版的「賣身契」,而他們最終的目的地,就是人煙稀少的不毛之地—— 日本北海道明治礦業公司。

日本不毛之地的北海道

逃出礦區

待按了那份手印后,劉連仁與上百名同鄉農民們在日軍刺刀的脅迫下,坐上了 冒著黑煙的汽輪。直到這時,有些機靈的同鄉才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坐船?鬼子要把我們運往哪里?」但在被帶刺刀的日本兵押上船后,劉連仁他們已經失去了反抗的時機,只能聽憑命運的安排。

運載中國勞工的日本汽輪

經過6天6夜的航行,劉連仁與同鄉們抵達了日本北海道港口,并被火車運送到了明治礦業公司的礦區。直到看到臟亂的礦區,劉連仁他們才明白,原來日本人是 要讓他們挖礦

雖然心有不甘,但得知自己已經 身處日本、遠離國土之后,這些農民最后的反抗意志也被冰冷的現實熄滅了,大家只能認命地為了每天堪堪裹腹的伙食辛苦勞動。

按照明治礦業公司給出的指標,劉連仁這些礦工每天需要挖7噸煤, 遠超正常標準。而劉連仁他們為了達成這一指標,每天都需要高強度工作14小時以上。

疲憊的中國礦工

在這樣艱辛的勞動環境下,許多同鄉都因為身體壓力過大倒下了,但生病的礦工日本人絲毫不會浪費資源救助,而是會把他們直接抬走「人道毀滅」。整個礦區就這樣籠罩在黑色的恐怖氣氛中。

短短1年不到,當初被押來的200多名中國礦工,已經有 130多人不幸遇難,死在了異國他鄉的礦區里。劉連仁雖然還未倒下,但1年來的折磨也令他生不如死。于是在求生意志的鼓動下,這個平時膽小的農民決心冒著被日本看守槍殺的危險,逃到附近的大山里,從此躲避起來。

回國時的劉連仁

1945年7月,劉連仁與4位志同道合的同鄉一起秘密策劃了 逃離計劃,大家在一個深夜偷偷赤腳離開了集體宿舍,趁守衛睡熟的機會直接逃出礦區大門,一頭扎進了深山里。

艱難的野外求生

然而,逃出礦區的劉連仁與同伴面臨的第一個危機就是饑餓。雖然大山物種豐富,但劉連仁也看到這里都是日本本土的植物,因此 不敢亂吃。所幸他們在流浪時意外發現了當地的一個村子,有村子就有糧食,于是劉連仁他們下山試圖偷些食物。

但意外的是,他們的行蹤反而被當地人發現,在被追捕時,2名同伴 被捕獲了,而劉連仁則與其余2名同伴走散了。

荒蕪的北海道山區

從此,劉連仁只能依靠自己 農民的直覺在大山里獨立求生。他看到野果、野菜,便依照本能的判斷來決定此物是否有毒,此外他也會偶爾下山,從村子里找些村民丟棄的糧食裹腹。當冬天來時,劉連仁便會找一個深一些的山洞住下,學習動物們的冬眠。寒來暑往,夏去冬來,劉連仁就在這種極端艱苦的條件下硬生生熬了13年。

直到1958年1月,北海道當地獵戶 夸田清治在上山打獵時,與外出透氣的劉連仁意外相遇。看到衣衫襤褸、毛發長如野人的劉連仁,夸田清治驚疑不定,當即下山報了警,這才有了后來劉連仁被日本警方搜尋到的結果。

劉連仁舊照片

聽完劉連仁的講述,無論是當地華僑的工作人員,還是日本警方,都久久地 沉默不語。劉連仁的故事太過痛苦,也太過離奇,但毫無疑問,他本身就是被當年日本帝國主義殘酷迫害的親歷者,也是那段罪惡歷史的人證。

經過華僑組織努力,在3個月后,劉連仁回到了闊別14年的山東老家。見到了當年離別的妻子與 素未謀面的孩子

歡迎劉連仁回家的儀式

1992年,劉連仁向日本政府提出的賠償要求得到了受理,他本人獲得了日本政府2000萬日元——折合人民幣 約97萬的賠償。然而這筆賠償根本無法彌補劉連仁這段人生的痛苦經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