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迷戀的趙四小姐究竟有多美?看完這些老照片,你就明白了

張學良形容她驚為天人,范克明在《張學良傳》中這樣描述她: 「她愛整潔,不愛打扮,但由于她身材苗條,端莊俊秀,有一種像璞玉或水晶般的典雅、純潔、玲瓏剔透的天然美,反倒愈加顯得溢光流彩,楚楚動人。」

她,便是趙四小姐。 趙四小姐,原名趙一荻,又名綺霞,因其出生時天空有一道絢麗彩霞而得名。

其父趙慶華,在北洋軍閥時代,擔任多個重要職務,家世顯赫。

趙四小姐從小飽讀詩書,氣質優雅,才藝卓絕,而且倍受寵愛養成其性格活潑,落落大方,極具個人魅力。

這樣一個女子,無疑是眾人目光的焦點,對于風流貴公子張學良,有著極大的吸引力。

初相遇

張學良原本就與趙家兄弟熟識,時常到趙家做客,趙四小姐的父母對其印象很好。

只是彼時趙四小姐年幼,嬌養閨中,并不常與外人結交,所以與張學良一直不曾相識。

直到 趙四小姐年滿16歲,家人帶她去參加舞會,年輕的姑娘眼神清澈,貌美如花,舉手投足之間透露出良好的教養,往人群中一站,便 吸引了眾多年輕公子的目光,張學良也是其中之一。

16歲,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性格開朗活潑,對所見的人和事都有足夠的好奇心,而張學良,容貌俊秀,言語幽默,鮮衣怒馬的少年郎,很容易贏得姑娘的歡心。

兩人一見傾心,即使相差11歲,依舊很快墜入了愛河。

熟識之后,兩人時常到趙四小姐的父親所開的香山飯店的高爾夫球場打球。

夏日酷暑之時, 張學良與趙四小姐還有趙家兄弟還曾到北戴河避暑,盛夏過去之后,張學良讓其副官送趙四小姐回天津。

之后,張學良父親被殺,張學良迫不得已回東北任職,在擔任東北邊防司令長官之時,曾給趙四小姐打長途電話,邀她去奉天旅游。

陪伴余生

然而此時,張學良已有婚配,且妻子是他父親為他選的大家閨秀,兩人雖說感情不算濃厚但也不可以隨意拋棄,趙四小姐若想與張學良在一起,便不得不承受這些。

而且當時, 趙四小姐的父親知道其與有婦之夫在一起后,還曾將其軟禁,晝夜派人看守。

兩人的感情受到阻礙,這使得趙四小姐內心極其痛苦。

但是趙四小姐是一位思想進步的女性,受當時新文學的影響,內心獨立奔放,她想要勇敢追求自己的愛情,為此, 不惜與父親斷絕關系,毅然決然地去追隨張學良。

她不計較任何名分, 甘愿以秘書的身份陪伴在張學良身邊。

之后,張學良原配妻子于鳳至,感念趙四小姐的一片深情,雖未給其名分, 卻親自監工在府邸東側建起一幢小樓,將趙四小姐安置在此居住。

趙四小姐選在東側的原因,就是在窗邊一抬頭便能看到張學良書房的燈光,這讓她感到心安和幸福。

趙四小姐和張學良唯一的兒子也是在此出生。

隨著局勢的日漸緊張,為了民族大業,為了促成國共的合作,張學良聯合楊虎城于1936年發起了「西安事變」,囚禁了蔣介石,迫使其與共產黨合作,由此被蔣介石懷恨在心。

之后張學良念及舊情,親自護送蔣介石夫婦回南京,誰知此一去, 便被其軟禁,失去了自由,開始了長達幾十年的被困生活。

幽禁之初,張學良的夫人于鳳至與趙四小姐商量, 輪流陪伴張學良,每人一個月,有時兩人也會一同陪伴在張學良身邊小住幾日。

但此時趙四小姐的兒子尚且年幼,還需要人照顧,于鳳至便勸趙四小姐回去照顧孩子,自己留下。

之后三年, 于鳳至陪張學良輾轉各地,身體受到了很大傷害, 得了乳腺癌,[乳.房]爛瘡日益嚴重,必須去醫院救治,且當時中國并沒有可以治療此病的醫術,她必須去美國, 張學良便向戴笠提出申請,讓于鳳至出去治病,由趙四小姐來照顧自己的生活。

趙四小姐收到張學良電報之后,放棄了自己安定富足的生活,把幼子托付給了朋友照顧,再次毅然地去陪伴張學良。

自此,趙四小姐便再也不曾與張學良分開。

他們與世隔絕,相依為命,過著艱難的生活。

兩人一切的希望和歡樂,都寄托在彼此的身上。

長達幾十年的囚禁與凄苦,趙四小姐陪著張學良輾轉各地, 無論生活多麼艱辛,依舊不離不棄。

或許是年齡的增長,也或許是想尋求內心的寧靜,張學良漸漸開始信奉基督。

然而基督教是一夫一妻制, 張學良必須得做出選擇,必須放棄一個才能被接納。

再三思索之后,他給妻子于鳳至寄了一封信,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和緣由,希望妻子可以成全自己。

于是在1964年,張學良的妻子于鳳至,為了張學良也為了感謝趙四小姐對張學良這麼多年無微不至的照顧, 選擇退出這段婚姻,成全了張學良和趙四小姐。

同年7月, 張學良與趙四小姐正式結為夫妻。

此時趙四小姐已經52歲,已經陪伴張學良度過了36個春秋。

自此直到 1990年,張學良結束幽禁生活,去往美國,最終定居夏威夷,趙四小姐始終在其身邊。

世間追愛的女子何其多,但是有勇氣和毅力在艱難困苦中始終陪伴的又有多少呢?都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想必對于張學良來說,趙四小姐便是他凄苦的幽禁生活中的那道光吧。

生死相依

但是,長期的幽禁,給趙四小姐帶來的不僅僅是生活的艱辛,還有身體上的傷害。

長期居住較差的環境,營養也跟不上,她患過紅斑狼瘡、骨折,而且因為長期抽煙,得了肺癌動了手術,切除了半邊肺葉,導致時常呼吸困難。

2000年6月, 趙四小姐已經88歲,昏迷了數日,醒來后便已不能再講話,只能注視著身邊每一個人。

張學良坐在輪椅里,緊緊握著趙四小姐的手,低聲喊著對她的昵稱,無限依戀又無限悲傷。

十幾分鐘后,醫生給趙四小姐拔掉了氧氣管,注射了鎮定劑, 在她昏睡期間,張學良一直沒有松手。

兩個小時以后,儀器上的心跳已不再起伏,張學良對朋友的安慰置若罔聞,直到趙四小姐的手漸漸變冷,他的淚水才一滴一滴地落下來。

這個女子,陪伴了他72年,如今走到了人生的盡頭,他又怎會舍得呢?

2001年10月14日,張學良病逝于檀香山,按照其生前遺囑,將其與趙四小姐合葬。

「與你同行,為你祈禱,生死相依,跟隨你到天涯海角。」

愛的結語

趙四小姐為張學良付出了自己的一生。

張學良說,他這一生,欠趙四小姐太多。

曾經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富家小姐,在其后的幾十年里,穿著粗布麻衣,種地、施肥、喂雞、織毛衣、做各種家務,還要無微不至的照顧自己的愛人。

她卻并不為此感到苦悶和埋怨,溫柔賢良,永遠身姿挺拔。

而且 長期的軟禁生活,使張學良逐漸變得暴躁,喜怒無常,發脾氣摔東西,甚至會無緣無故地責罵趙四小姐,但是對于這個心愛的男人,趙四小姐選擇了包容和原諒,還經常開導張學良。

為了打發時間,兩人還一起學習古籍、詩文,幽禁在台灣期間,趙四小姐還發表了許多著作。

這樣一個豁達、樂觀、勇敢、堅強的女子,成了張學良生活和精神上的依賴, 即使晚年的趙四小姐被疾病折磨,也依舊盡心料理張學良的各種瑣事。

他們的感情,即使不曾被人祝福,即使受到阻撓,甚至在「九一八」事變之后,趙四小姐被人指為紅顏禍水,但依舊沒有擋住他們互相奔赴的步伐。

或許,正是趙四小姐對感情的這一份堅持,才讓張學良最終選擇了她。

有美貌有家室的女子不知凡幾,但是能讓風流公子張學良收住心的,不僅僅是有這些條件就能做到的。

趙四小姐對待愛情的魄力,是很多女子都做不到的,而且多年的陪伴,在兩人之間形成了一種羈絆,他們彼此溫暖,惺惺相惜,這是一種難得的情感。

至于這份感情的對錯,局外人也許永遠無法評判。

張學良虧欠了于鳳至,趙四小姐也虧欠了自己的家人。

如果不是幽禁生活,或許張學良依舊會有很多女人,但不管是陰差陽錯,還是命中注定,他們的相遇,就像寂寞夜空的一顆璀璨流星,綻放出絢麗的光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