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奇人張宗昌:娶白俄美女5姐妹陪侍,詩詞堪稱空前絕后

「美人梳洗時,滿頭間珠翠。豈知兩片云,戴卻數鄉稅。」美人洗漱時頭上戴滿了珍珠和翡翠,可誰能想到頭上的兩片配飾就能抵過幾個鄉的賦稅呢。這首描寫古代皇帝荒淫無度的詩歌卻從來沒有過時,民國時期就有這麼一位將軍。

他雖不像皇帝一樣 擁有無限的富貴與權力,但他的日子依然過得荒淫無度,極致奢華,他一生共強搶民女二十多人,其中竟然有五人來自白俄羅斯,他是哪位呢?他又是因為什麼如此豪橫呢?

人如狗肉臭:

這位奇人就是民國張宗昌。張宗昌1881年出生在山東省祝家村。在民國軍閥中他算是名聲最差的一位,他手下的軍隊毫無紀律可言, 但凡走過村莊與部落,他的部隊則是能拿就拿,拿不了的燒掉。

可要是換做他身邊的狐朋好友來評價他,張宗昌就是世間最講義氣的兄弟。有張宗昌吃的一口就有身邊兄弟們的一口,那怕是初次見面的朋友,只要臭味相投,張宗昌就會大方的給予禮物。為了他的兄弟情,張宗昌的家鄉山東可就遭殃了,投奔的綠林好漢一進一出, 百姓就遭到了荼毒。

自然山東的百姓也對張宗昌也不客氣,常常寫打油詩來諷刺張宗昌。 「也有花椒也有姜,鍋里煮的張宗昌。早來的,吃點肉;晚來的,喝點湯!」表達出百姓不僅對張宗昌恨之入骨,還嫌其和狗肉一樣腥臊味重,要靠蔥姜壓味才能入口。

看人下菜碟:

天時地利人和。失去人和的張宗昌被百姓恨之入骨,但卻能做到山東將軍的位置,自然他有著與眾不同的本事,張宗昌能活下來的本事就是他 極其擅長看人下菜碟。

民國十二年秋,張作霖派出郭松齡來到張宗昌部隊檢閱,名義上是檢閱,實際上是來遣散部隊的, 正趕上張宗昌在部隊巡視,兩人一見面就吵了起來。張宗昌對郭松齡罵了句:「我X」,郭松齡聽到這句話就故意挑釁張宗昌指著鼻子問他:「你罵誰呢?」

張宗昌看出來郭松齡是 故意找茬,就趕緊把語氣放下來說:「我X這是我的口頭語」郭松齡一看張宗昌要示弱就又提了個調門說:「我X你X,這是我的口頭語行不行。」

要說張宗昌機靈就機靈在這里了,他意識到小不忍則亂大謀,立刻抖了個機靈說:「那你就是我爹了」,之后就給郭松齡跪下來了。在這麼關鍵的時刻一介武夫能夠保持頭腦清醒, 避免了滅頂之災,實屬難得可貴。

這種心思不能常用,但不能沒有。比如在銷售的時候,一定要在顧客開口之前猜測出顧客的需求,并且在顧客對商品猶豫的時候揣測出顧客的顧慮是在價格還是在性能方面。但這種心思用多了就會顯得油膩,像張宗昌這樣能夠做到不失分寸的奉承, 可不是一朝一夕能練成的。

三不知將軍:

張宗昌也靠著這樣的機靈,獲得了「三不知將軍」的名號,不知道自己自己有多少槍,不知道有多少人,還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個老婆。民國時期一般的將軍有個三妻四妾不過分, 但像張宗昌這樣妻妾無數,風流成性的人卻也少見。

張宗昌的原配太太叫做袁書娥,兩人感情很好,每逢張宗昌回家都會深深的擁抱妻子。至于后來為什麼變成了風流成性的男人呢?是因為袁書娥的妹妹與張宗昌通奸,袁書娥也報復性與別人通奸。張宗昌就 借故外出,多日不歸。

最夸張的就是張宗昌在流亡的白俄羅斯女人中挑選了五個年輕貌美的服侍自己,與他的23位中國姨太太有著同樣的待遇,常常帶著這五個白俄羅斯女人走在濟南的大街上,招搖過市,宣稱給中國人長臉了。流氓就是流氓,還給自己帶了個好看的「帽子」, 真是無恥的流氓

愛情這個事,最重要的就是尊重。張宗昌做不到這一點,自然也得不到她如此多姨太太們的忠誠,這些被搶來的女人們也紛紛趁著張宗昌 在外鬼混,與自己喜愛的男人生活在一起。

張宗昌有自己獨特的婚姻觀,共妻是當然是好的,別人的女人和我分享又有什麼不對的呢,我的女人分享出來也沒什麼不妥的,這種話也就是張宗昌能說出來吧。

張宗昌安置這些姨太太的方式就是隨便找了個房子,讓她們住進去,過后就都忘了。等張宗昌后來沒落時,這些女人沒了生活來源,只能重新回到妓院生活,有些好事的嫖客就大叫到: 「走,隨張宗昌老婆去」,真是可笑不已。

那時因為時局動蕩,社會不安穩才有了如此荒唐的婚姻觀念存在。可是在今天我們不應該有這麼 「大度」的婚姻觀,對待別人的愛情我們不嫉妒,對待自己的戀人我們要守護,這樣才是對彼此都尊重的美好愛情啊。

快樂的詩人:

武夫出身的張宗昌看起來 好像不學無術,但張宗昌還是個詩人,寫下不少的詩歌,只不過他寫下的詩給人的感覺往往不是美感,卻總能讓人發笑。

「什麼東西天上飛,東一堆來西一堆;莫非玉皇蓋金殿,篩石灰呀篩石灰」,這種不需要翻譯的詩歌正是出自張宗昌之手,他的文采可謂空前絕后,不需要深度解讀,光看字面就能體會到張宗昌當時所看所聽所想,真是寫實派的代表啊。但當現實生活中有朋友做出這樣的事的時候,也許不能稱贊他,但也請不要嘲笑他,可能這是他平凡人生中的平凡夢想啊。

壞人也能做好事:

人由兩筆構成,不能只看一筆。張宗昌雖然詩寫的不怎麼樣,并且做官荒淫無度,從歷史的角度上看起來是完全的反面角色,但是他的確也曾做過一些好事。他主持并出版了史上印刷和 裝幀最好的《十三經》,他創辦了山東省第一所公立大學---山東大學;他開辦銀行,發展商業,修建水利和公路。

雖然張宗昌總是幫著狐朋狗友辦事,但對家鄉的人同樣也是能幫就幫。 坊間傳言到:「會說掖縣話,便把洋刀挎,會講掖縣腔,就把師長當」。張宗昌的生平,在那個殺人如割草芥的年代并沒有那麼特殊,他的殘忍與愚蠢其余軍閥也沒少做。只不過張宗昌的作風頗為另類,讓人發笑。「大炮開兮轟他娘,威加海內兮回家鄉」。真是可笑可笑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