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最成功的刺殺行動,手雷里裝毒藥,成功殺死德國情報首領

1941年12月,一架從英國倫敦起飛的飛機借助夜幕的掩護,成功突破了德國在西歐的防空網絡,在飛抵捷克斯洛伐克首府布拉格城外的一片森林時,有兩名傘兵從機艙中一躍而下。這兩名傘兵隸屬于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分別是詹·庫比什和約瑟夫·加布契克,他們此行可謂是身負重任,因為他們將一舉殺掉納粹德國國家安全總局局長兼波西米亞總督的萊茵哈德·海德里希。

可怕的對手

對于英國政府而言,海德里希是一個可怕的對手,這位被稱之為「金發野獸」的情報高手年齡尚不超過四十歲,卻已經在情報戰線上多次擊敗了英國情報機關。

而且身為德國最年輕的總督,海德里希對于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保護國,也就是現今捷克領土的統治只能用穩固來形容。因為在海德里希的統治之下,當地民眾已經忘記了故國捷克斯洛伐克,轉而紛紛支持起納粹德國。

海德里希在當地重新統計谷物和家畜,以鐵腕手段打擊了市場那些囤積居奇、哄抬物價者,迅速穩定了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保護國的糧食價格, 并將從投機者手中收到的糧食迅速送到了各個工廠、礦廠的食堂去,對工人們實施免費的食物供應,使其待遇可以比肩德國本土工人。

這一措施大大提高了當地對納粹德國的支持度,因為他們的待遇已經被大幅度提高,在吃飽飯的情況下誰又會在乎那麼多呢?

除此之外,海德里希還加強了對當地民眾的社會福利待遇,不僅廢除了將捷克人貶為二等公民的政策,還改革了其原本落后于德國的社會保險制度。 在他的規劃之下,當地的老年病殘養老金添加20%,遺孀福利添加30%,孤兒福利添加75%,還征用了波西米亞最為豪華的酒店作為工人的療養中心。

這一舉動徹底收服了當地民眾的心,讓其產生了一種德國人比原政府更加在乎和關照他們的感覺。

那麼在當時的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保護國,捷克人是如何看待海德里希的呢?他們將海德里希視為他們的「拯救者」和「父親」,將其看作是「創造奇跡的人」。當地的報紙上滿是他會見社會代表和工人代表,宣布新的福利政策的照片,普通的民眾更是對他頂禮膜拜。

當地民眾已然歸附于德國不說,隱藏于地下的反抗組織也如同過街老鼠一般,稍有動作就可能會被民眾出賣。完全可以這樣說,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保護國已經成為了德國的領土。

這樣的局面顯然不是英國所樂于見到的,尤其是在海德里希不僅完美地統治了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保護國,還成為了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的情況下,那就更是厭惡這個人了。

因為當時除去英法等國之外,國際刑警組織剩余的29個成員國都對海德里希抱有厚望,都希望海德里希能夠遏制當時愈演愈烈的國際[毒·品]貿易、走私、詐騙等問題。而擁有天神一般超乎常人精力的海德里希,也確實在諸多方面遏制了這些國際犯罪問題。

毫不客氣地說,如果納粹照一下鏡子,那麼鏡子中所映射出的雅利安人形象就應該是海德里希。如今的海德里希,不僅僅是納粹德國黨衛軍的全國總指揮,更是希特勒心目中最理想的接班人。

如果這個人繼續活著,那麼他一定是英國最為可怕的敵人,所以絕對不能讓他繼續活著。故此,才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英國情報機關決心殺死海德里希,為此他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刺殺海德里希

刺殺海德里希的行動代號「類人猿行動」,由英國情報機關和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共同制定。可是,這件事說起來容易,真要執行可就難了。畢竟海德里希自己就是個情報高手,平時對于自己的行蹤掩蓋得幾乎滴水不漏。

想要提前獲悉海德里希的行動,并且在其行動路線上采取伏擊實在是難上加難。更為致命的是當地的抵抗組織已經大不如前,兩名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的傘兵,能否殺死海德里希可是一個未知數。

詹·庫比什和約瑟夫·加布契克落地化妝為了德國軍官混入了布拉格,并與一名叫做包曼的地下抵抗組織成員接頭,三人隨后開始研究如何刺殺海德里希。一開始他們計劃直接襲擊海德里希位于布拉格的住所。

但這一方案很快就被廢棄,因為這里被黨衛軍保護得滴水不漏,尋常人想要靠近都是不可能的,更遑論潛入后刺殺海德里希了。故此,這一計劃不得不放棄,轉而需要采取其他方案。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詹·庫比什和約瑟夫·加布契克很快發現了海德里希的一個私人習慣,那就是海德里希時差會不帶任何護衛,獨自駕駛敞篷汽車在布拉格兜風,至多會帶他的私人保鏢兼司機克萊因。

想來是這個家伙過于相信自己在當地的民望,也相信不會有人能刺殺他,所以才會如此膽大妄為。這麼想來,最好的辦法就是搞清楚他的行蹤,然后在他的必經之路上設伏,方能將其一舉擊殺。

可話是這麼說,難點在于如何弄清海德里希的行蹤,不然設伏就無從談起了。因為難以獲得準確的情報,詹·庫比什和約瑟夫·加布契克一連數月毫無進展,直到1942年5月23日,當地抵抗組織的一名成員化妝為鐘表匠混入了海德里希居住的城堡,并得知他將在5月27日從一座鄉村別墅返回住所。

這一情報讓詹·庫比什和約瑟夫·加布契克興奮異常,隨機勘察地形,決定在里拉彎道刺殺海德里希,因為此處有一個U型彎道,任何車輛在這里都必須減速,想要殺掉海德里希必須在此地設伏。

海德里希之死

關于如何殺死海德里希,英國情報部門也早有準備,他們密令研究生化武器的法爾茲博士開發了一種特制的炸彈。 表面上看這不過是一個重達一磅的炸彈,可實際上里面填充了肉毒桿菌毒素,炸彈不僅可以和常規的炸彈一樣爆炸,其彈片上還有致命的肉毒桿菌毒素。

海德里希就算僥幸沒有被炸彈炸死,也沒有被詹·庫比什和約瑟夫·加布契克用槍打死,那麼彈片上的毒素也會要了他的命。

1942年5月27日,詹·庫比什和約瑟夫·加布契克與另一名抵抗組織成員瓦爾錫潛伏在了里拉彎道旁的草叢里,在10點30分等來了海德里希乘坐的敞篷轎車。

約瑟夫·加布契克在海德里希的轎車過彎減速時,當即沖上公路想要射殺海德里希,但是手槍卻意外卡殼,作為替補的詹·庫比什急忙從草叢中投擲了那枚特制的炸彈,希望能夠一舉炸死海德里希。

恰好這一天,海德里希的司機克萊因有事外出,替補司機經驗不足,在炸彈扔過來時竟然減速,結果導致炸彈丟到了汽車底部,爆炸直接重創了汽車。

海德里希是幸運的,因為他的敞篷轎車是經過處理的防彈轎車,這枚一磅重的炸彈并沒有要了他的命。憤怒的海德里希雖然負了傷,卻暫時沒有什麼大礙,甚至他還跳下汽車,舉著手槍準備抓捕兇手。

詹·庫比什和約瑟夫·加布契克見狀以為行動失敗,遂叫上瓦爾錫準備撤退,并和海德里希爆發了槍戰。 不過,海德里希到底是受了傷,炸彈的彈片多處命中海德里希,最終他因傷勢加重失血而昏迷。

聞訊而來的德國黨衛隊立刻將海德里希送往了布拉格的勃羅夫卡醫院進行救治,雖然他的肺部和下肋多處受傷,但好在傷勢并不嚴重,醫生很順利的就取出了彈片。擁有超人般精力的海德里希在手術后就恢復了過來,可以做到獨立進食和與人交談。

然而,醫生沒有發現海德里希已經身中肉毒桿菌毒素,并引發了胸膜炎這一致命病癥,6月3日海德里希的情況急轉直下,到了6月4日就一命嗚呼死在了醫院里。

結語

海德里希就這麼死了,對于納粹德國而言是個巨大的打擊和損失,希特勒惋惜于海德里希的英年早逝,故而為其舉行了盛大的國葬。而詹·庫比什和約瑟夫·加布契克這兩名英雄則未能得到屬于他們的榮譽——他們在6月18日被德軍包圍在了布拉格的一處教堂里,連同5名地下抵抗組織成員一起戰死。不管怎麼說,海德里希終究是死在了他們的手上,或許這一消息也足以讓他們含笑九泉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