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夸張!基因武器威力遠超核彈,人類已具備研制能力

1945年,美國在日本的廣島和長崎分別投下一顆原子彈,導致30多萬日本人死亡,可怕的破壞力直接將這兩座城市夷為平地,人類第一次見識到核彈的恐怖破壞力。后來前蘇聯還研制出爆炸當量超過1億噸TNT當量的巨型三相彈,因找不到合適的測試地點,不得不將威力削減一半,試爆后恐怖的威力竟然將整個亞歐大陸板塊推動2公分。

大伊萬核彈爆炸場景

在很多人眼里核彈是最可怕的武器,然而實際上核彈仍然不是最可怕的武器。最可怕的武器是基因武器。如果說核彈是一種殺人于有形的恐怖大殺器,那麼基因武器就是一種殺人于無形的可怕武器。

基因武器也稱遺傳工程武器或DNA武器,是指利用基因工程技術研制的新型生物戰劑,又稱作第三代生物戰劑。具體來說,就是通過基因重組,在一些致病細菌或病毒中接入能對抗普通疫苗或藥物的基因,或者在一些本來不會致病的微生物體內接入致病基因而制造成生物武器,合成生物學的發展,可實現人工設計與合成自然界并不存在的生物或病毒等。

它能改變非致病微生物的遺傳物質,使其產生具有顯著抗藥性的致病菌,利用人種生化特征上的差異,使這種致病菌只對特定遺傳特征的人們產生致病作用,從而有選擇性地消滅敵方有生力量。

生化兵

基因武器特點:

1、殺傷精準

2006年出版的《自然》雜志上報告表明,人類基因只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五相同。不同種族之間的基因差異不超過0.5%。很多人以為0.5%的基因差異很小,但實際上這種差異已經很大了,因為人類和猩猩的基因差異也不過1.23%。

2005年9月1日,來自世界各國20多個科研機構的67名科學家,在《自然》雜志上首次發表了黑猩猩基因組序列草圖。在對比了人類和黑猩猩的24億個堿基對后,研究人員發現了基因組序列間有1.23%的差異。其實這些差異僅僅代表基因結構單元之一DNA水平的差異。

因此,研究機構完全可以根據這0.5%的基因差異來針對性研制基因武器。

DNA鏈結構圖

基因的表達形式就是蛋白質,可以針對某些人種的特有基因表達的蛋白質,針對性設計可與與之結合的病毒。這種經過改造的病毒只會針對性感染目標人種。這就好比長了眼睛的生物飛彈,只會針對性跑去感染目標群體。

以表現很詭異的SARS病毒為例,外國感染者中華人的占比高達96%以上,具有非常明顯的基因武器特征,但究竟是不是基因武器,至今仍因找不到確鑿證據而無法下定論。

從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數據看,截至20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累計確診病人為8437人,而非典累計病人集中在中國內地以及香港、澳門和台灣等地,加上華人比較集中的新加坡,合計7960例,再加上加拿大華人非典確診病人,共占全球非典確診病例的96%以上。

世界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余地區,合計不足400例。全球非典累計死亡人數為813人,內地、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新加坡為762人,如果再加上加拿大華人死亡病例,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

2003年4月13日,香港大公報報導稱,俄羅斯醫學科學院院士卡雷辛科夫認為SARS病毒是麻疹病毒和流行腮腺炎病毒的混合體,在天然環境中不可能發生,只有實驗室才有辦法培養出來,所以斷定SARS是一種生物武器。

雖然我們無法確定SARS病毒是不是生物武器,但這種病毒卻自帶基因武器特點。即便不是基因武器,我們也可以通過這種病毒來推測基因武器實戰后的真實威力。

2、投放方式非常隱蔽

基因武器的可怕之處在于可自我復制、且能精準攻擊目標群體的人工改造生物,例如病毒、細菌等等,它可以攻擊人體器官,大腦、肺、肝臟、腎臟等要害器官。可在短時間內造成感染者病危甚至死亡。

由于太過于微小,幾乎是無孔不入,且看不見,摸不著,防御難度遠比各種冷兵器、熱兵器大得多。一旦有國家通過候鳥、野生動物、寄生蟲、水源等投放基因武器,受害國也根本找不到確鑿證據,更難以快速找到傳染源。

如果是通過呼吸道傳播的基因武器,那麼一旦投放,這種武器還可以通過空氣大肆傳播,傳播速度遠超水源傳播、接觸傳播、體液傳播,就如同新冠病毒那樣防不勝防。

即便受害國知道是誰制造了這種基因武器,最終也會因為找不到確鑿證據而無法找罪魁禍首索賠。

3、成本非常低廉,破壞效果卻大得驚人

2021年,總部位于紐約的 Humane Genomics 構建了一個病毒合成平台,該平台可以從頭開始設計殺死癌癥的病毒,還可以比其他方法更快、更低廉地進行生產。

Humane Genomics公司內部照片

該公司創始人Weijmarshausen 說:「我們可以在一周的時間內制造出一種新病毒,而且成本只有幾百美元。」

相比之下,使用基于 CRISPR 的基因編輯來修飾自然中發現的病毒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且成本需要數千美元。

設計出一種針對癌癥的病毒成本如此低廉,甚至不如小型炮彈的制造成本,理論上這種技術也是可以用來改造出針對某些人種的基因武器。即便成本增加1000倍,也仍然十分低廉,卻足以給受害國造成十分可怕的巨大損失。

一方面是十分低廉的成本,另一方面是十分驚人的破壞效果。這種驚人的反差遠不是核武器能比較的。核武器雖然威力恐怖,但制造成本也十分高昂,二戰期間,為了制造原子彈,美國啟動了「曼哈頓工程」,參與項目的人數超過30萬,花費的成本堪稱天價。朝鮮為了制造原子彈,甚至造成用電慌,可見核武器的研制成本是十分高昂的。

4、可針對性提前設計解藥防止誤傷

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各國交往十分頻繁,基因武器一旦投放,很可能會導致投放國自己的部分國民被感染。因此,為避免誤傷,還必須在投放之前先設計「解藥」,例如研制疫苗,或者研制特效藥等等。這方面幾個世界主要強國都有能力做到。

實際上開發疫苗的技術難度比設計基因武器更低,理論上來說,只要某個國家有能力設計出基因武器,那麼它也有能力自行研制疫苗。

綜上所述,基因武器是一種遠比核武器更可怕的武器,因為它看不見、摸不著、無聲無息,傳染源非常難找,防疫難度非常大,更難以找到確鑿證據從而找到罪魁禍首。使用這種武器攻擊競爭對手不容易引發戰爭,還能在和平時期極大擾亂對手社會、經濟發展。最為關鍵的是這種武器成本十分低廉,攻擊卻十分精準,還能提前設計解藥仿制誤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