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名媛嚴仁美至今尚在,107歲高齡依舊優雅從容,回首皆是傳奇

嚴仁美

美貌女子向來都會是權貴政治的犧牲品,沒有背景注定會被時代拋棄,可有這樣一位女子卻做到了,在大時代下激流勇進。

她世家出身,卻遇上了封建專權的父親,一生不服安排抗爭命運,嚴仁美的回憶過往細數下來皆是傳奇。

曾經名動上海灘的嚴仁美,容顏俊麗讓日本人都窮追不舍,如今107歲生活安穩幸福。

身體硬朗的她,耳不聾眼不花,精神狀態也很好,每日還都會固定時間看看書、練練字。

雖半生坎坷,但因為正確的選擇,使得她經歷失敗婚姻后,終是覓得良緣,幸福了晚年。

嚴仁美

嚴仁美從出生,就在和世界做抗爭,她母親劉承毅懷孕八個月,高燒引的不得不提前生下她。

因為她的出生不順,劉承毅痛苦了三天三夜,而當時的醫療水平有限,如果不小心,兩人都會有生命危險。

經過努力,嚴仁美還是被生了下來,當時社會重男輕女,劉、嚴兩家都是世家,都是希望第一胎就是男孩。

結果孩子生下來,卻是個女孩,而且因為不足月,孩子又瘦又難看,劉承毅看見她就哭了出來。

還是家里爺爺心態好,直安慰著劉承毅,然后給孩子取了「美」字,嚴仁美,越長越美。

嚴仁美爺爺嚴子均

但命運的責難并沒有放過這個可愛的女孩,1921年,劉承毅在生完孩子后,因為高燒不退離世了。

同年年底,嚴仁美親生的奶奶也因為年紀大病逝了,那時才六歲的她每天都難過地掉眼淚,兩歲才回嚴家的她,沒幸福多久就失去了親人。

她每天在院子里玩著玩著就難受得大哭,眼淚掉下來,奶媽跟著怎麼哄都沒用。

當時是她的太婆,也就是她太爺爺的妾室見她可憐,才總把她抱在身邊教養。

同時,她太婆還把自己的外孫女吳靖和朱增容接到了上海來陪她,這才讓嚴仁美之后的日子過得比較開心些。

后來也是她靠著爭取,才得到了和吳靖一起在外學習的機會,而那幾年,也成了被關在宅院里多年的嚴仁美最快樂的時光。

讀書三年,吳靖便離開了上海回去了天津,走的時候兩人各種不舍,嚴仁美還想著和她一起,但最后只能眼巴巴看著吳靖離開了上海。

吳靖一走,她又被家里接回了嚴家私塾學習,這可不是嚴仁美想要的,但是父輩卻始終不聽她的哭求。

所以之后的日子,嚴仁美雖然有書本和課業陪伴,但她始終都覺得心里難受與煩悶。

直到幾年后,嚴仁美的五姑在大學畢了業,要去中西女中當老師,才讓在家里無比無聊的嚴仁美又有了想要出宅院的想法。

嚴仁美又像是央求著太婆一樣地央求她五姑嚴蓮韻,她五姑受不了她撒潑打滾裝可憐,只得無奈地笑著同意。

嚴仁美

但翻過一座大山竟然還有一座大山,嚴仁美的父親黑著臉軟硬不吃,說什麼也不讓她去。

嚴仁美委屈極了,可又不能大逆不道的忤逆父親的決策,于是她又找到了五姑幫她。

嚴蓮韻只說自己也沒辦法,但要是她能求到爺爺的答應,說不定還會有一線生機。

為了自己自由的生活,嚴仁美又跑去找了爺爺嚴子均,而嚴子均對于嚴仁美上學的事非常贊同。

所以不管父親再怎麼不滿,嚴仁美還是破規矩的地上了中西女高,但因為年齡太小,當時只能跟著初一一起學。

這是嚴仁美第一次戰勝了命運,打破了她父親對自己的安排,這讓她對往后的學習也更加的渴望。

吳靖

可沒過多久,家族里卻發生了一件改變嚴仁美命運的大事,以前和她關系非常要好的吳靖竟然和別人私奔了。

而嚴父竟然開始勒令嚴仁美不許去學校上學,原因就是怕她會像吳靖一樣有悖家族安排和父母包辦。

嚴仁美當然不會同意,她上學的事是爺爺同意姑姑安排的,怎麼可以說變就變,于是她開始在家大鬧。

已經享受過自由帶來的滋味,再讓她回到曾經的境況,她怎麼可能會習慣?

于是為了自己的自由,她每天都會去找父親,或辯解或懇求,但她父親始終是一個態度,那就是不同意。

上海中西女中

一想到未來會一輩子困在這樣的院子里,嚴仁美就感到內心恐懼與壓抑,她心里斗爭,還是決定,如果再不能改變她一定會想辦法逃走。

可能是她有些沉默的表現,讓嚴父懷疑,怕她學吳靖那樣離家出走,最后嚴父提出,如果她能每門功課都拿90分以上,會允許她讀書。

但這個條件,就當時的嚴仁美而言,其實是很難完成的。

因為中西女中是教會學校,教書的老師是美國人,課堂上全都是純英語教學。

雖然嚴仁美以前在家有老師教她英語,但和當時課堂的水平可不是一個概念,嚴仁美對學習有興趣卻也還是學得很艱難。

那就更不要說每門功課都90分以上了,這是她父親變相讓她放棄,可嚴仁美自己偏憋著一口氣。

嚴仁美(右二)吳靖(左一)

憑什麼別人都可以在外讀書生活,只有她被困在高墻之內,吳靖可以做到了,她也一定可以。

她夢想著像家里姑姑一樣出人頭地,成為有學識有教養的新時代女性,學無止境,她不想止步于此。

于是,嚴仁美便開始了與書本之間漫長的奮斗努力,她以為自己達到了父親的要求,就可以不被束縛。

但其實,這時候的嚴家已經給她安排了婆家,這根本不是父親的妥協,只是怕她逃走的借口。

嚴仁美在這場為自由的戰役里,注定會是輸得最慘的那個人。

成績下來那天是嚴仁美最激動的時刻,她拿著成績單去找父親,并讓父親履行承諾時,才知道這個驚天噩耗。

她知道自己終是逃不掉家庭安排,但她卻不想現在就嫁人,她心心念念的全是學業安排和自己未來的路。

可父親的計劃,卻是實實在在打亂了她所有的安排。

她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的房間,只覺得自己的心在一點點往下墜,她根本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

但同時她又為自己的命運不甘心,憑什麼她要屈服這些,她想到自己飽讀詩書的姑姑,想到為愛奔逃的吳靖。

于是內心逐漸堅定的嚴仁美,也想要為自己的未來,努力爭取一次,她開始整日不吃不喝,每天和他人爭吵,誰來管都不好使。

可她父親就只是冷眼看著,不管嚴仁美怎麼鬧,也只等婆家人來商量婚事后,把她嫁出去。

嚴仁美

她父親才不在意她內心的想法,即便家里的其他女孩都有追求自由的權利,可到了嚴仁美,她父親就只把她看做是鞏固家族權勢的工具。

嚴仁美在斗爭里逐漸消瘦,就像即將要枯萎凋零的鮮花,這可是心疼壞了一直跟在她的奶娘。

于是私下里,奶娘便聯系了嚴仁美外祖家的人,這消息可是氣壞了她外公外婆,直接帶著她五姨就上了嚴家的門。

兩方在嚴家吵個不停,誰都不退步的讓對方妥協,最后還是嚴仁美生了病,嚴父才不得不暫停了這次聯姻。

那次嚴仁美得的是肺病,就是憂思過重、積郁成疾,如果嚴父再一意孤行,可能嚴仁美都挺不過幾年。

嚴仁美

嚴仁美再怎麼說也是他的孩子,所以嚴父還是妥協了,嚴仁美便被帶去了杭州外公家住了一年。

外公一家把她當寶貝一樣照顧,嚴仁美也享受到了勝利和自由的滋味,病漸漸也下去了。

而這一年里,嚴仁美也和父親和解,并成功讓父親做出承諾,讓她嫁人可以,但學業不可以停。

這是嚴仁美與家族傳統的斗爭,她成功地打破了傳統社會對女性的束縛,成功為自己爭得了自由。

也就是這樣,她嫁給了并不怎麼熟悉,但家庭富庶的馬家做了新婦,因為馬家的少爺對她是一見鐘情,所以在婚后生活上對她很好。

剛開始嚴仁美在馬家的生活不錯,自己又能兼顧著去學堂上學,日子過得簡直不要太幸福。

但是一年后她就懷孕了,而且因為懷孕,她的生活質量也開始出現下降趨勢。

婆家以保胎為由開始不讓她上學,并且在孩子出生后還讓她專心帶孩子,接著不讓她上學。

為了孩子,嚴仁美還是放棄了她一直心心念念的大學校園生活,待在馬家成了一個居家夫人。

之后她又為這個家生下了一兒一女,馬家也從她這里開枝散葉起來,但這些年下來,嚴仁美始終心里都不爽利。

這根本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在馬家生活雖然衣食無憂,但每日無所事事的感覺也讓她覺得實在虛度時光。

她曾經和父親苦苦拉扯斗爭的一切就像是笑話,從嚴家的深宅又跳進了馬家的大院。

而且在夫妻兩人之間的新鮮感過后,她的丈夫竟然開始有了逾越的行為,和狐朋狗友到處花天酒地。

婆家人根本不管這種事情,只勸她是男人間的交際應酬,但嚴仁美知道,如果自己再聽之任之,等后來事態嚴重,那一切都晚了。

往事如煙卻歷歷在目,嚴仁美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坐以待斃下去了,于是在家人朋友的支持和鼓勵下,嚴仁美和她丈夫馬冠良離了婚。

這是她對自己命運的反擊,也是對不甘婚姻的抗爭,嚴仁美只覺得自己一生都在抗爭,勝負參半,但自己都有所收獲。

也是失婚才讓嚴仁美更加堅定自己的內心,她知道,凡事只有她抗爭與努力爭取,才能有屬于她更好地發展未來。

嚴仁美一家和奶媽

于是,那些年,嚴仁美自由地就像叢林里穿插飛翔的胡蝶,交際聚會,做自己想做的一切,享受著屬于她的勝利。

而她在之后還會再結婚,是因為1941年發生的那件大事。

當時是嚴仁美的干媽盛關頤因為戰事原因打算離開上海去重慶發展,于是找到了嚴仁美把自己家的房子鑰匙交給了她。

那棟房子在新康花園15號,是個建筑外觀非常漂亮的洋房,這房子嚴仁美之前就非常喜歡。

于是請人重新打理了一遍,她便開始馬不停蹄地設計翻修。

而隨著戰事的逐漸爆發,一些在上海的日本人,開始越來越肆無忌憚起來。

嚴仁美和李祖敏

當時很多的日本人或是日本軍官沒有錢,在上海根本買不起高檔洋樓,便開始打起別人家的主意。

看上了對外說是租房子,其實就是明搶罷了,可畏懼槍桿子,很多權勢不高的人只能咬牙搬走。

有個叫山本的軍官也是這樣,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這個日本人不光看上了嚴仁美的房子,還看上了嚴仁美的樣貌和嚴家的家財。

這件事可是嚇壞了嚴仁美,她隨便收拾了一下洋房,都沒來得及住進去,就趕緊跑了。

可放棄了房子也不行,山本還是天天派人盯著嚴仁美的行動,她躲到誰家,日本人就去騷擾誰家生意。

隨著山本一步步的逼迫,嚴仁美越來越覺得上海待不住,她托家里聯系了在重慶的干媽一家。

嚴仁美和李祖敏

盛關頤一聽這事,直接就托人給她帶了信,讓她來重慶生活,手續他們負責,讓她趕緊離開再說。

可臨到要走出了事,馬家不讓嚴仁美帶走孩子,甚至連小女兒都被要了回去,她實在舍不得,只能含淚留了下來。

嚴家為這事急得團團轉,實在都拿不出主意,叔叔嬸嬸一家人聚在一起好幾天,最后才決定把嚴仁美再嫁出去才能保住她。

于是大家便開始多方打聽家里性格純良,做事穩重的男子,最后選擇了李家坤房老四房的老六李祖敏。

李祖敏家和嚴家一樣都是經商的大家族,但由于常年在外學習,所以在親事上張羅較晚。

嚴仁美和孩子

而且他老實本分又學識淵博,對孩子也好,和喜歡讀書的嚴仁美很是般配。

商量好便聯絡,怕日本人發現,還是偷偷找的人,最后商量下李家同意,才在布置期間放出些消息。

1943年4月12日,兩人只籌備了三個月的婚禮便在衡山路國際禮拜堂舉行。

為了防止日本人來搗亂,李祖敏還和弟弟打了個招呼,讓他找一些安保人員。

結果他弟弟李祖萊竟然請來了十個高大的保鏢過來,伴郎伴娘一個沒有,新人旁邊站著保鏢,這樣的婚禮屬實是當時特殊的存在。

嚴仁美

但即便是倉促結婚,兩人婚后其實過得還算幸福,李祖敏忠厚但卻讓人很踏實,嚴仁美和他在一起非常有安全感。

李祖敏也有學識,知道讀書對人的重要性,所以并不會一味地要求嚴仁美在家相夫教子。

為了嚴仁美向往的自由生活,李祖敏總會帶她去很多地方游玩,來彌補她嫁人后的損失。

嚴仁美與他之前雖從未接觸過,但卻很享受李祖敏對她的尊重,這一生抗爭,也就這場婚姻讓她覺得值得。

而她婚后,唯一的遺憾就是她之前的三個孩子,她認為馬家不好,想把孩子帶在自己身邊照顧,但始終不得辦法。

嚴仁美和李祖敏婚禮

直到新中國成立后,出了新的婚姻法,再獲得丈夫的許可后,她才通過律師的幫助要回了三個孩子的撫養權。

這也讓她對新中國越來越有好感,每天為了國家事業早出晚歸的幫忙,甚至在1951年抗美援朝運動中,主動為士兵捐款。

并帶動親朋好友一起支持祖國事業奮斗,貢獻突出,還在當時被選為徐匯區第一屆人民代表。

她傳奇而輝煌的一生也在20世紀末逐漸平靜下來,那年與她相伴五十多年的愛人李祖敏病逝后,嚴仁美就像是突然停下了一般。

直到愛人離世,她才感覺,自己努力一生,可以稍作休息,因為社會已經改變,未來還可以期待。

孩子們都已長大,再不是需要她保護的脆弱少年,他們擔心她的身體,把她接到了深圳一起生活。

讓嚴仁美能享受到四世同堂下的溫馨與幸福,也方便他們照顧嚴仁美的身體健康。

這些年風雨她也早已垂垂老矣,人生最后的路,她也開始學著放慢自己的腳步,享受屬于當下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