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齡價值2億的麻花手鐲,戴到離世:第一任主人僅花費4萬大洋

翡翠又稱翠玉,是玉石的一種,因為主要出產于緬甸,所以又叫緬甸玉。

中國玉文化源遠流長,但翡翠原本咖位不高,雕刻家們更喜歡羊脂玉、和田玉等等。幸而遇到了一位貴人改變了翡翠的命運,那就是慈禧太后。

慈禧老佛爺特別鐘愛翡翠,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慈禧的個人愛好帶動社會頂層,社會頂層帶動全社會,幾十年下來,翡翠成為了最流行的珠寶原材料。

以至于,直到民國時期,貴婦人們仍以翡翠首飾為彰顯身份的必需品,就連大洋彼岸的西方人,也把翡翠視為東方文化韻味的代表。

麻花手鐲:從孟小冬到宋美齡

宋美齡的一對翡翠麻花手鐲,在翡翠收藏界很有名,宋美齡1997年在自己100歲生日宴會上戴的就是它們,可見她對這對手鐲是何其喜愛與重視。

然而就跟古董字畫一樣,頂級的珠寶是沒有真正的主人的,它們在漫長的時間跨度里不斷在不同的收藏家之間流轉。

如果不算最開始的珠寶商的話,宋美齡是這對翡翠麻花手鐲的第二任擁有者。它的第一位買家乃是上海灘青幫大佬杜月笙。

上世紀三十年代的一天,杜月笙從北京廊房二條胡同的一位珠寶商那里,花4萬塊大洋買下了這對手鐲,送給自己的五夫人孟小冬。

孟小冬戴上大胡子是老生,卸下戲妝則是身材高挑,氣質出塵的大美女。這對水汽氤氳,翠綠無瑕的鐲子跟她別提有多般配了。

在一次宴會上,孟小冬陪同杜月笙到場,曼妙的旗袍配上翡翠玉鐲,頓時成為矚目的焦點。

好巧不巧宋美齡也在現場,一眼就被孟小冬手腕上的鐲子吸引了,以鑒賞為由拿下來看了又看,愛不釋手,好半天才依依不舍地歸還。

杜老板把這一切看在眼里。杜月笙何等情商,怎會錯過這樣一個巴結蔣宋的機會呢?于是沒過兩天,宋美齡就收到了杜月笙送來的小禮品,正是那對翡翠手鐲。

其實對這副手鐲來說,宋美齡可能是一個比孟小冬更好地歸宿。

如果它一直屬于孟小冬,那它無非就是一件價值不菲的珠寶,最終作為杜家財產的一小部分默默無聞。

但到宋美齡手里以后,由于宋對它真的很喜愛,出席很多重要的社交場合都戴著它,因此它也就見證了很多重要的歷史場景,變成了一件文物。

宋美齡跟同時代的很多國內外政要握手時都戴著這對鐲子,這鐲子綠得偏暗,麻花紋略繁復。

宋美齡去世后,這對擁有歷史價值的鐲子留在蔣氏家族手中,如今據多家評估機構評估,這對翡翠麻花紋手鐲價值超過2億人民幣。

翡翠珠項鏈:從霍頓到姆季瓦尼再到卡地亞

就在翡翠手鐲輾轉于孟小冬和宋美齡之間的同時,在大洋彼岸的美國,一代名媛芭芭拉·霍頓正在她的第一次婚禮上盛裝出席。

芭芭拉霍頓1912年出生于紐約,祖父是美國伍爾沃斯百貨公司創始人,父親是紐約投資銀行E. F. Hutton的聯合創始人,外祖母去世后留給她2800萬美元的遺產基金,到芭芭拉20歲時已增殖到4000萬,使她成為了美國的女首富。

芭芭拉不僅有錢而且美貌過人,這使她獲得了無數達官顯貴的追求。

1933年,她與格魯吉亞的王子結婚,婚禮上,21歲的芭芭拉珠光寶氣,長裙曳地,但最引人注目的莫過于脖子上戴的翡翠珠項鏈。

芭芭拉從小錦衣玉食,而且有收藏珠寶的愛好,婚禮上戴的首飾肯定不是凡品,這副項鏈有著怎樣的來頭呢?

這幅項鏈是芭芭拉的父親送給她的結婚禮物。

1932年,老霍頓以5萬美元從北京廊房二條胡同一位珠寶商那里買下一串翡翠珠項鏈,項鏈由27顆翡翠珠組成,最小一顆直徑15.4毫米,最大一顆19.2毫米。

之后他又把項鏈拿到法國卡地亞珠寶行,安裝了紅寶石和鉑金打造的鏈扣。

這樣一條項鏈可以說是寄托了父親對女兒的祝福。可惜的是,芭芭拉跟格魯吉亞王子沒過幾年就失婚了。

芭芭拉一生經歷了7次婚姻。跟王子失婚后,第二任丈夫是一位伯爵,兩人婚后有了一個孩子,可惜伯爵有家庭暴力傾向,這段婚姻只維持了3年。

第三任丈夫是四十年代好萊塢著名男演員加里.格蘭特,第四任丈夫是擁有沙俄貴族血統的F1賽車手,之后幾任也都不是王子就是男爵。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生在沒有貴族的美國所以對貴族特別癡迷,芭芭拉似乎把有貴族頭銜作為自己找對象的標準之一了。

諷刺的是,她的七任丈夫,除了男演員加里以外,每一個都在失婚時分走了她大量財產。

芭芭拉一生揮金如土,既為資助二戰前線慷慨解囊又熱衷于奢侈品,尤其是珠寶首飾,搜集它們是芭芭拉的一大愛好,她的藏品中甚至有俄國弗拉基米爾女大公的王冠、葉卡捷琳娜二世的祖母綠項鏈這樣的珍寶。

第一次婚禮時戴的翡翠項鏈,后來她送給了兒時好友路易莎,路易莎后來嫁入格魯吉亞大貴族姆季瓦尼家族,因此這條項鏈又在姆季瓦尼家族保存了幾十年,所以如今這條項鏈也被稱為赫頓-姆季瓦尼翡翠項鏈。

芭芭拉由于一生婚姻不幸,加上幾次大的投資失敗,晚年她的財富已嚴重縮水。但她的生活質量是降不下來的,因此不得不靠變賣曾經的收藏來維持生活。

最終她唯一的兒子的意外去世徹底擊垮了她,她開始靠酗酒、[吸·毒]度日。

1978年她因心臟病發死在酒店房間里,享年66歲。人們清點她的遺產時發現,她的銀行賬戶里只剩下3000美元。

但赫頓-姆季瓦尼翡翠項鏈的故事還沒有結束。 1988年,該項鏈由蘇富比拍賣行拍出200萬美元成交價。1994年再次拍賣,成交價達到420萬美元。

2014年再次拍賣,當年給這條項鏈制作鏈扣的卡地亞珠寶行以2.14港元拍得。

這個成交價打破了當時翡翠首飾成交價的紀錄。隨后卡地亞珠寶行將此項鏈列入卡地亞典藏,妥善保存了起來。

麻花手鐲和翡翠珠項鏈,兩件珍寶都因著名的佩戴者而獲得了歷史價值, 如今一件值2億人民幣,一件值2.14億港元,可以說是翡翠收藏界的絕代雙驕。然而事實上,更加戲劇性的是,這兩件翡翠首飾出自同一塊料子。

鐵寶亭

這兩件首飾的原材料,出自同一塊質量極佳的藍水綠翡翠。那位賣手鐲給杜月笙,賣翡翠珠鏈給老霍頓的北京珠寶商,就是 民國「翡翠大王」鐵寶亭

大柵欄往北,有一個廊房二條胡同,如今這里好像只有賣爆肚的飯館兒了,但清末北洋年間,這里是玉器珠寶一條街。

其中最有名的一家玉器行,叫做德源興,店主是回族人,姓鐵名廣善,字寶亭,小說《穆斯林的葬禮》的男主角就有一部分故事是以他為原型。

這位鐵寶亭之所以被譽為「翡翠大王」,一是因為從小就跟做這行的父親學本領,加上自己好鉆研,幾十年下來相玉的本領爐火純青。二是因為人品好,講信譽,從不做以次充好,或者乘人之危的事情。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他在職業生涯中做成了幾樁大生意,如上海灘小旅館賭石賺百萬、動員北京玉商搶救贖買溥儀抵押的259件國寶等,都讓鐵寶亭在玉器收藏界成為響當當的人物。

至于后世更津津樂道的宋美齡和芭芭拉的故事,鐵寶亭本人可能并不知道。

當年清帝遜位后,依據跟北洋政府講好的條件,仍然住在紫禁城中,宮中的大量稀世珍寶,仍然被視為溥儀的個人財產。因此,就像芭芭拉沒錢了就賣首飾一樣,溥儀一沒錢就拿國寶出去換。

他倒也不是賣掉,而是拿這些國寶做抵押跟匯豐、花旗等銀行貸款。

問題是他沒錢還貸,因此到最后這些東西還是都成了外資銀行的資產,銀行決定把它們賣掉抵債。

一時間多方買家聞風而來,其中最大的買家就是日本政府,他們對這批珍寶覬覦已久,專門撥款力圖全部收購。

幸而幾家銀行為了在交易中不被坑,打算請一位懂行的專家做顧問,請的正是鐵寶亭。

鐵寶亭為了這批珍寶不流失海外,多方聯絡,加之北洋政府從中斡旋,最終幾家銀行承諾這批國寶只向中國買家出售。

鐵寶亭帶領團隊清點鑒定,整理出總價885萬大洋的259件國寶,全部由包括鐵寶亭在內的中國收藏家購回,可稱得上是中國文物保護的一場大勝利。

當然鐵寶亭不僅只做成品交易,賭石他也是行家。

1930年,鐵寶亭就入手了一塊質量上佳的藍水綠翡翠料子,他請來工匠,以玉料的天賦將其一分為二,一份做成一對鐲子賣給杜月笙,一份做成一串項鏈賣給了老霍頓,無意中又成就了珠寶收藏界的一段傳奇佳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