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明彈在機艙里誤炸!B-29通訊員忍受千度高溫,徒手撿起扔出機外

太平洋戰爭末期,美軍在關島部署了大量B-29轟炸機,不間斷地對日本本土進行戰略轟炸,發生了很多精彩的戰斗故事。

今天要講的是主人公雖然沒有擊落一架敵機,也沒有投過一枚炸彈,但是他的英勇行為挽救了整個機組的生命,自己被嚴重燒傷,最后獲得了榮譽勛章。

主人公的名字叫亨利·歐文,他出生于1921年,1943年1月參軍。經過培訓后,歐文成為了一名航空通訊員,軍銜為中士,先在B-17上服役,后來成為了B-29無線電通訊員。

▲今天的故事主人公——亨利·歐文中士,是B-29上的無線電員。

▲紅圈處為B-29無線電員的座位,旁邊是領航員的座位。

1945年1月,歐文中士被分配到關島的第21轟炸機司令部第29轟炸機大隊第52中隊,座機的昵稱叫「洛杉磯城」,序列號為42-65302,共有11名機組成員。

1945年4月12號,第21轟炸機司令部出動了超過250架B-29,轟炸日本郡山化工聯合生產區,這也是歐文中士的第18次任務。

這天凌晨兩點,第52中隊的B-29陸續從關島升空。早上9點30分,這些B-29將抵達距日本海岸280公里的青之島匯合點。其他中隊的共167架B-29將在這里組合成更大的編隊,繼續向日本飛去。

▲「洛杉磯城」號機組成員合影,機組共11人,前排右2是歐文中士。

在這次任務中,「洛杉磯城」號是領航機,第52中隊指揮官尤金·斯特勞斯中校就在該機擔任機長,歐文中士照例坐在無線電通訊員的座位上。由于要保持無線電靜默,匯合編隊時需要使用信號彈來指揮。

第52中隊抵達青之島匯合點后,斯特勞斯中校命令歐文中士發射信號彈,。正常情況下,信號彈會被放到投擲槽里,按動投擲鈕即可發射出機外,然后打開降落傘并點燃。

這活歐文中士做了很多回了,他挽起了袖子,拿出信號彈跪在投擲槽旁邊,拔出了保險,在信號彈點燃前有8秒鐘時間進行投擲。

▲飛行中的第52中隊的B-29,「洛杉磯城」號作為領航機,需要發射信號彈指揮編隊。

然而這次歐文中士照例按動投擲鈕后,信號彈沒有被順利發射出去,而是卡在了投擲槽里!很可能投擲槽底部的翻板閥出現了故障。

6秒鐘后,信號彈在投擲槽爆炸并反彈回機艙里,擊中了歐文中士的臉,超過1300度的高溫立即灼傷了他的雙眼和鼻子。

歐文中士回憶道:「我被完全點燃了,衣服上全是火,皮膚也粘上了燃燒劑。」燃燒產生的白煙迅速彌漫了機艙,機組成員看不到任何東西。

更要緊的是,四處濺射的燃燒劑把艙壁的金屬熔化了,而后面就是3噸炸彈,形勢十分危急,必須馬上把燃燒的信號彈丟出去。

▲信號彈在機艙里燃燒,把歐文中士的眼睛和手臂灼傷。

離歐文中士最近的是領航員,他站起來想查看發生了什麼情況,但是無意間放下了折疊桌,這給歐文中士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信號彈落到了歐文中士的腳下,他回憶道:「我伸手下去,用右手抓住了它,但是太燙了,我便脫下飛行夾克包住它,然后摸索著向前爬行。」

然而前進的道路被領航員的桌子擋住了,歐文中士無法用一只手松開桌子的閂鎖,他只好把信號彈揣在懷里,在抬起桌子的幾秒鐘內,燃燒劑已經把骨頭燒出來了,整只手的印記被烙上了桌面。

▲B-29上無線電員的座位,旁邊是領航員的座位。

▲領航員的座位,旁邊是前往駕駛艙的通道。

歐文中士忍受著劇烈的疼痛,跌跌撞撞地挪進了駕駛艙,大喊了一聲:「把窗戶打開!」此時機上其他人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斯特勞斯中校聽到歐文中士的呼喊后,立即打開了側面的窗戶,歐文中士摸索著把信號彈扔了出去,然后倒在了飛行員座位之間,昏死過去。

這個過程只有短短22秒,歐文中士回憶道:「感覺像過了好幾個世紀,我在飛機上僅挪動了大約4米,但似乎是一段漫長的距離。」

雖然信號彈扔出去了,但是危急還沒有解除。機長斯特勞斯中校回憶道:「我什麼都看不見,飛機開始上下波浪狀起伏,還好有自動駕駛儀,才不至于徹底失控。」

為了不進入失速狀態,斯特勞斯中校推桿俯沖加速。當煙霧漸漸散去,斯特勞斯中校發現高度僅有90米,他急忙改出俯沖,不免有些后怕:「如果再晚一些就墜海了。」

▲歐文中士的宣傳畫,右下角是他的妻子。

斯特勞斯中校重新控制住飛機后,立即放棄轟炸任務,朝硫磺島返航,那里是最近的急救點。

投彈手扔掉了炸彈,「洛杉磯城」號爬升回巡航高度,斯特勞斯中校打破無線電靜默,安排了替補領航機。

再看歐文中士的情況,飛行工程師弗恩·席勒中士用滅火器把歐文中士身上的火焰撲滅了,直到煙霧散去,其他機組成員都不知道歐文中士做了什麼,看到后者時都驚呆了。此時歐文中士清醒了過來,說了一句:「我還好。」

歐文中士本來是機上急救員,他受傷后,威廉·洛施中尉臨時充當起了急救員的角色。歐文中士的手臂被嚴重燒傷,根本找不到血管,洛施中尉找了好久才在腳踝或其他地方注射了嗎啡。

在整個急救過程中,歐文中士都保持著清醒,他讓洛施中尉不要注射太多嗎啡,還詢問了其他人是否有事。

▲一架B-29在硫磺島折缽山上空盤旋,該島是美軍重要的據點。

斯特勞斯中校以最快的速度飛到了硫磺島,醫護人員第一時間將歐文中士拉到了手術室。有燃燒劑嵌入了體內,被取出來時接觸到空氣會燃燒,手術全程都很折磨。

手術結束后,歐文中士幾乎全身都被紗布包裹著,當時醫護人員認為他活不過一周,3天后歐文中士被后送到關島海軍醫院。

李梅將軍得知歐文中士的事跡后,立即向上級遞交了榮譽勛章推薦。華盛頓在極短的時間內批準了,為的是可以在歐文中士活著的時候頒發獎章。

1945年4月19號,陸航太平洋戰區司令威利斯·黑爾少將在在夏威夷陸軍總部取出一枚榮譽勛章,飛往關島,并在當天將勛章授予歐文中士。

▲全身纏著紗布的歐文中士在病床上被授予榮譽勛章,雖然醫生估計他活不過一周,但他堅持了下來。

出乎醫生的預料,歐文中士頑強地活了下來,傷勢逐漸穩定,但是還需要進行手術。在未來30個月內,歐文中士經歷了41次手術,恢復了大部分視力,其中一只手臂也康復了。

1948年1月,歐文中士退伍后去了退伍軍人管理局工作,并在那里工作了37年,過上了平靜的生活,最后逝世于2002年1月16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