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家的歷史:德國和日本的學校里,是如何講述二戰的?

  對待歷史的態度,考驗的是一個民族的修養。尤其是,如何看待戰敗的歷史。

  一般而言,在任何戰爭之后,無論贏家還是輸家,學校教授的歷史都傾向于偏向于自己一方。然而,這在德國不可能發生。

  鑒于戰后的暴行揭露,德國人對納粹的歷史深惡痛絕,年輕的一代只想忘記并專注于新目標,比如經濟。德國的主流社會的共識是永不戰爭。

  德國的教科書里,對于納粹意識形態和暴行是毫無掩飾的譴責。在德國,除了照片和視訊紀錄片,大多數學校還組織前往大屠殺紀念館,通常是集中營,并向學生推薦當時歐洲納粹主義和種族仇恨問題的文學作品,甚至是猶太人的故事,比如「穿條紋睡衣的男孩」以及安妮·弗蘭克日記,每個德國人都非常熟悉。相反,納粹名將隆美爾的非洲戰績,很多年輕人茫然不知。

安妮日記在德國家喻戶曉

  對于戰爭本身,德國教科書選擇淡化戰爭領域的細節,其原因是,展示戰爭前兩年德國占領的巨大版圖和勝利,可能會導致學生萌生民族主義的盲目自豪感。相反,德國老師教歷史時,對境內的「納粹抵抗者」大書特書,比如著名的抵抗組織「白玫瑰」,就被德國民眾視為英雄。

白玫瑰組織索爾兄妹被譽為」我們的良心「

  德國人對待二戰歷史,有一個共識:即戰爭期間造成的重大破壞和生命代價不是盟國造成的,而是納粹政權本身造成的,納粹政權是發動不義戰爭的肇事者。而德國本土的大部分破壞都是在戰爭最后一年造成的,德國人認為這是不投降的頑固造成的,被視為納粹對其人民缺乏最低限度的關懷。而希特勒、希姆萊等人的結束自己,則被視為懦弱和不敢負責的行為。

  所以,在德國教科書里,盟軍對德國城市的占領被稱為「解放」,在過去幾十年的德國戰爭電影里,我們能看到德國人對于納粹帶來的民眾瘋狂,作出深刻反省和思考。

《我們的父輩》,一部偉大的德國電影

  同樣二戰戰敗國,再看看日本的歷史教科書。

  日本人絕對不會譴責天皇制度,也不會反省軍國主義帶來的全民狂熱等等意識形態,而喜歡強調客觀原因,總有一種故意模糊。比如,日本歷史書里描述「滿洲事變」的起因,是「經濟危機、中國收回國權運動」等,使「軍部產生強烈的危機感」,不承認偽滿洲是傀儡而是「新國家」。對盧溝橋事變,則稱是政府「迫于軍部的壓力」,而中國做出的「堅決抵抗」的姿態,終于讓戰爭「泥沼化」。

1937年日本全民慶祝」南京陷落「

  日本教科書里,對侵華戰爭(日本稱為「日中戰爭」)寫得不多,對「南京事件」一筆帶過,著重落筆的是太平洋戰爭,描述日本的前期勝利、美國的反擊、日本的戰時經濟崩潰,直到戰敗。其中一個重點,是描述日本人民「蒙受」的戰爭苦難(原子彈和東京大轟炸),在這方面,日本方面大量的圖片、回憶、書籍、紀錄片,把自己形容為戰爭的犧牲品。

日本教科書里的歷史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教科書里對于日本戰敗的直接原因,強調是兩點:第一,美國扔了兩顆原子彈;第二,蘇聯「背約」進攻中國東北,所以天皇終于「圣斷」結束了戰爭。自始至終,日本形形色色的歷史書籍,都把鍋甩給軍部,而非天皇和政府。

身穿舊日本軍服的老兵,這在德國是無法想象的

  總而言之,日本對于二戰的反省,對于自身意識形態上的反省,與德國完全不在一個層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