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密集的炮火覆蓋時,普通士兵究竟有多恐懼?

俄烏戰爭打到現在,俄軍已經沒有開戰時的大縱深作戰的氣象,變成了曾國藩的「結硬寨,打呆仗」。這個時候就看到炮兵大發神威了,俄軍把冷戰后封存的很多重炮拉了出來。

很多人就覺得俄軍太low了,竟然還用這麼落后的東西。大概是被美國大片影響了,只覺得隱形飛機投智能彈藥才是高技術戰爭,其他的全是上個世紀事情。其實炮兵已經誕生幾百年了,應該是中世紀以后的。但要在戰場上說什麼武器最有效,炮兵說第二,航空兵絕對不敢說第一。(本文只討論面殺傷武器)

火炮威力的由來

槍炮本是一家,都是采用化學能轉化為動能推動彈丸發射的基本原理,只是以口徑進行區分,口徑大于20mm的為炮。但就是這一點區別,造成了威力的迥然不同,說簡單一點就是身大力不虧。肯定越大的東西越可以往里面填東西,一開始的炮彈都是實心的,打出去平飛一段后很快就蹦蹦跳跳著把路上的一切蕩平。

這樣殺傷范圍不是很大,于是鏈彈、葡萄彈之類的可以擴大殺傷范圍的彈種很快就出現了,一直到可以在炮彈中填充炸藥的高爆彈問世,擴大炮彈的殺傷范圍的努力告一段落。高爆彈的誕生也意味著炮彈殺傷效率的一個高峰。在炮彈引信上面可以做到在需要的高度、時間或者破壞堅固物體程度上的控制。

5.5寸榴彈炮

炮火覆蓋

火炮最巔峰時刻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那時它是戰場上的統治者,進入塹壕戰階段后幾乎每一場大會戰都是火炮開始大合唱, 有時候能夠持續十幾天,消耗幾百萬發炮彈,不把地表打成月球表面都不會停手。整個歐洲戰區的地圖經常因為這個原因而更改,雙方軍人為了存活只有更深的挖掘塹壕,建造更加堅固的隱蔽部,努力減少在火炮覆蓋時在地表的各種活動。

所謂炮火覆蓋是指針對某一區域的目標發射密集的炮彈,然后步兵要跟隨炮火徐進,最后奪取敵方陣地。這種戰術既可以削弱防守方的實力,緊接著上來的步兵就可以掃蕩戰壕徹底消滅敵人有生力量,達到占領該地區的目的。

步兵最恐懼的就是這個狀況了,光挨打還不了手,實在是難受。而且這時炮彈的威力已經到了高爆彈的最大值了,造成的傷害與現在沒有區別了。炮彈的傷害不僅僅只是爆炸威力和破片的傷害,口徑越大其他的附加傷害也越大。

爆炸時的沖擊波可以造成人的內傷,而且從外觀上一下子看不出來容易延誤救治時機;同時火焰帶來的高溫氣體會讓正在張口呼吸的人員肺部嚴重灼傷;巨大的震動帶來周圍不穩固物體的移動,造成砸傷和碰撞傷等附加傷害。

一旦遭到炮擊,普通士兵只有臥倒躲避,而且雙臂和腳必須支撐起來使身體不接觸地面,雙手捂住耳朵深吸一口氣,嘴要張開并避開可能的火焰方向。這時如果有能力分辨出來襲炮彈彈種,還要特別擔心有沒有榴霰彈。 榴霰彈在空中炸開,彈片之下沒有死角,就是臥倒也沒用只能在隱蔽物遮掩才行。

迫擊炮和火箭炮

戰場上應用最多、最普遍的就是步兵之友——迫擊炮了。迫擊炮一般看著人畜無害的,個子小,口徑小,爆炸威力也不大,看著感覺像是泰迪。其實它才是對步兵威脅最大的面殺傷武器。

因為它方便攜帶,不用攜行車輛隨時可以保持在最前沿。 迫擊炮的射擊彈道是曲射,也就是說只要你被發現了,哪怕是躲在戰壕里,只要炮手射擊技術過硬一樣很快就會把炮彈送到你的頭上。現在有小型無人機可以長時間在空中偵察,士兵被發現的幾率比以前放大了無數倍。

這些已經夠讓人頭疼的,但二戰時期蘇聯又研發出來火箭炮,這更是面殺傷武器的一個大拿。幾十枚火箭彈在很短的時間呼嘯著向一個區域飛去,在那個區域的人員是無處可躲,殺傷區域比身管火炮大了很多。 炮彈爆炸產生的沖擊波和熱浪可以融化掉覆蓋區域一些熔點不高的金屬,如果沒有正好躲在隱蔽部之類的堅固工事內就更是死路一條。

俄國旋風-G火箭炮

遭到炮火覆蓋時,不要以為簡單臥倒就可以逃過一劫。形象的情況就是如果能夠看到155mm高爆彈飛了過來,而且正好在50-60米的殺傷半徑里,除非躲在經過加強的高標號鋼筋混凝土工事里,否則就祈禱下輩子做個好人吧。即使就是躲在工事里也有可能挨上一枚半穿甲戰斗部,打進工事爆炸那就更沒有殺傷死角了。

有人說在坦克里就安全了,其實高爆彈爆炸后的彈片很可能打穿坦克的油路,緊接著的高溫和火焰會把燃油點燃,坦克會燒成一個大火炬。新聞報道里的很多炮擊后燃燒的坦克就是這樣造成的。

溫壓彈覆蓋的場景

現在又有了溫壓彈這種更加殘酷的彈種,不但能夠有上面種種殺傷能力,還可以消耗空氣,這樣就是躲在工事里也不安全了。 只要在戰場上被發現,很難有什麼方法保證絕對安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