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召回127公斤超胖將軍重返前線,想靠體重壓垮烏克蘭?

正所謂「將軍百戰死,馬革裹尸還」,自俄烏開戰以來,在烏克蘭和西方的宣傳中,俄軍被「擊斃」的將軍已經在兩位數以上,而校尉級軍官的傷亡更是成百上千,雖然這些報道真真假假,虛實難辨,但俄軍各級指揮官遭受嚴重傷亡應是不爭事實。

與之相對應,不斷傳出俄軍召回退役軍官填補前線指揮崗位空缺的消息,正是在這一背景下,一則圖片消息迅速躥紅網絡,引發強勢圍觀。

▲就是這張照片,位于正中的老人的身材非常引人注目。

照片似乎是一個有平民和軍人參加的活動現場,而畫面C位的一位體型異常肥碩的老年軍人特別引人注目,他滿臉胡茬,表情威嚴地斜視鏡頭,渾圓壯碩的身體裹在顯然是特別裁剪的超大號迷彩服中,與其身材相比,頭頂上的大檐帽都顯得渺小了許多。

美國男胖子多,俄國女胖子多,似乎是公認的事實。大家都說,俄羅斯美女年輕時身材沒得說,但年過40就沒法看了,而這位老軍人頗有俄羅斯大媽的風范。

▲俄羅斯女性大多逃不過的變身魔咒。

這幅照片的文字介紹稱,這位老軍人是67歲的俄軍退役將軍帕維爾,有著非常耀眼的從軍履歷,在超過40年的軍旅生涯中,長期擔任俄特種部隊指揮官,曾在阿富汗血戰游擊隊,在車臣痛擊分離武裝,在敘利亞力挺阿薩德,這次因為俄軍將領損失過大,被普丁從首都莫斯科市郊的家里特別征召到烏克蘭前線。

更有甚者,一些人還煞有介事地講述了很多老將軍的生活細節,說他一天要喝掉一升伏特加,還要吃五頓飯,老將軍能吃能喝也能打,就是太胖了,需要兩套防彈衣才能蓋住肚子。

這條消息看起來就很離譜。普丁就算再缺人,也不至于非得讓這位恐怕連步戰車都鉆不進去的老將軍上陣吧?畢竟就算傳聞靠譜,所謂的特「腫」兵司令「帕維爾將軍」,也不是庫圖佐夫元帥那種救國將軍啊,難道就非他不可嗎?

▲在1812年衛國戰爭中力挽狂瀾的庫圖佐夫將軍。

事出反常必有妖。荷蘭的新聞事實核查網站Knack和VRT NWS決心揭開這條新聞背后的故事,讓我們跟隨他們的腳步一起來探究一下這位神秘的「帕維爾將軍」吧。

調查人員了解到,是英國小報《每日星報》在2022年6月25日首先報道了「帕維爾將軍」的事跡。除了上面提到的那些關于「帕維爾將軍」的有趣細節之外,《每日星報》還說他的體重達到了127千克。

▲英國《每日星報》最早推出這條新聞。

隨后大批歐美小報包括《太陽報》和《紐約郵報》以及一些八卦新聞網站等都轉載了這篇新聞。

使用「帕維爾將軍」的關鍵詞在網絡上進行搜索,并沒有得到有價值的結果,倒是出現了一位同名的捷克總統候選人。         

▲彼得·帕維爾,捷克退役將軍,前捷克陸軍總參謀長,前北約軍事委員會主席,6月29日宣布參加2023年捷克共和國總統競選。

此「帕維爾」明顯非彼「帕維爾」。再用新聞中的圖片進行搜索,結果發現這張圖片最早是在6月5日,由一位烏克蘭用戶上傳到社交媒體,當時被冠以「食堂總司令」的稱號。

▲這張照片最早是在6月5日出現在社交媒體上的。

隨后網友們開始惡搞,但并沒有人關心圖片上的人究竟是誰。調查人員使用波蘭的一個人臉搜索引擎PimEyes搜索「帕維爾將軍」的面部,還是沒能找到他。

▲波蘭面部識別搜索引擎PimEyes。

于是新聞調查人員轉而搜索照片上和他在一起的其他人,這回很快就有線索了。站在「帕維爾將軍」右手邊的那位男子,原來是距離莫斯科約800千米的伏爾加格勒州葉蘭斯基區的地方政府人員,看起來「帕維爾將軍」似乎并不住在莫斯科郊外。

▲經過人臉搜索發現紅框內的男子是俄羅斯伏爾加格勒州葉蘭斯基區的一名地方政府人員。

看起來照片似乎是在一處類似公園的地方拍攝的,因此調查人員繼續檢查葉蘭斯基區最大城鎮葉蘭鎮上的中央公園,這里雖然沒有谷歌街景,但卻有一些游客留下了照片。終于,在查看了幾十張照片之后,調查人員發現了新聞照片中也出現過的紀念碑,在另外一張照片上可以發現這里的地面磚和新聞照片中的地面磚非常相似。

▲上圖是游客在葉蘭鎮中央公園留下的照片,可見與下圖新聞照片中的紀念碑是一致的。

▲在游客留下的照片(上)中可以看到地面磚與新聞照片(下)中的地面磚非常相似。

現在基本上可以確定,「帕維爾將軍」的照片就是在葉蘭鎮中央公園拍攝的,附近有一個紀念碑。可是他究竟是誰?在那里干什麼?調查還需要繼續。

在上面的圖片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很醒目的紅綠相間的柱子。熟悉俄國的人很容易聯想到,這就是俄羅斯國境線上的界碑。

▲俄羅斯邊境界碑。

這個發現把調查人員的注意力引向了俄羅斯邊防軍,再看照片中「帕維爾將軍」和其他軍人頭戴的藍綠色大檐帽,正是俄羅斯邊防軍禮儀用軍帽。俄羅斯邊防軍隸屬于俄聯邦安全局,并非正規軍,主要負責邊境防衛,通常不會承擔野戰任務,更與特種部隊相去甚遠,這樣看來,「帕維爾將軍」被普丁征召回來派往烏克蘭前線的可能性已經很渺茫了。

▲正在參加檢閱的俄羅斯邊防軍士兵,可以看到他們標志性的禮儀用軍帽。

接下來再以「俄羅斯邊防」+「葉蘭」的關鍵字在俄羅斯搜索引擎Yandex上進行深入檢索,發現當地新聞網站于6月1日發表了一篇文章,講述了5月27日「邊防戰士節前夕,在葉蘭鎮中央文化休閑公園象征性的紅綠色邊防界碑和邊防戰士紀念碑附近舉行了莊嚴的集會」。每年5月28日,是俄羅斯和其他許多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邊防日」。

▲俄羅斯當地新聞網站對于「邊防日」活動的報道。

現在我們知道,那張新聞照片反映的是「帕維爾將軍」在今年5月27日在葉蘭鎮參加俄羅斯邊防日活動時的場景,當地新聞中可以找到一張未經裁剪的原始照片,還能看到「帕維爾將軍」站在話筒前講話的照片。

▲當地新聞報道中的原始照片,可見后來網上流傳的照片是經過了裁剪的。

▲當地新聞報道的照片中,「帕維爾將軍」在話筒前行軍禮。

但是,直到此時我們仍然不知道這個所謂的「帕維爾將軍」到底是誰,只知道這名字大概是假的。

調查人員繼續深入到俄羅斯社交網絡Odnoklassniki上進行搜索,發現了一個葉蘭邊防軍退伍老兵小組。在這里,調查人員最終找到了照片上的這個人。

▲俄羅斯社交網絡上的葉蘭邊防軍退伍老兵小組。

他的名字果然不叫「帕維爾」,而是伊萬·伊萬諾維奇·圖爾金。他的年紀也不是67歲,而是58歲。圖爾金在1999年調往與阿富汗交界的烏茲別克城市吉扎克和特米茲的邊防部隊,直到2011年退伍。從2013年起,他好像每年都會參加葉蘭的邊防日活動。

▲伊萬·伊萬諾維奇·圖爾金的社交網絡主頁。

破案了!他根本就不是什麼特「腫」兵司令,也不住在莫斯科郊外,而是遠在伏爾加格勒州葉蘭斯基區葉蘭鎮的一名邊防老兵。

可是他現在到底在不在烏克蘭?

從那個社交小組的帖子上來看,圖爾金大爺近期獻上了一些俄羅斯當紅歌手的視訊、幾條勵志名言、以前的老照片以及俄式美食的食譜。

▲邊防老兵圖爾金在社交網絡上分享俄羅斯美食食譜。

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他返回現役,就更不用說去烏克蘭了!

在這個信息泛濫成災的時代,特別是戰爭時期,各種假消息滿天飛,它們中有一些純屬娛樂,另一些則別有用心,因此善良的人們一定要擦亮自己的雙眼,珍愛生命,遠離小報。

最后再說一句,現在的AI和人臉識別太可怕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