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雇傭兵在烏被判死刑!俄羅斯打算殺絕西方戰士?

最近一段時間,隨著俄烏戰場「一戰式」的血腥撕殺繼續進行,雙方都出現了大量的人力缺口,這就導致雙方都在想盡一切辦法動員可戰之兵為自己作戰,并同時通過各種手段打擊敵方陣營的士氣,恐嚇那些敵人潛在的后備力量遠離戰場。

5月25日,俄羅斯修改了兵役法律,將年齡上限提高到了50歲,以吸引更多的士兵參戰(外國公民也同樣適用)

在這種環境下,雙方都搞出了很多戰場之外的動作。5月23日,烏克蘭基輔法院判決了一名21歲的俄軍士兵「希希馬林」終生監禁,罪名是他在戰爭初期的「基輔戰役」期間射殺了62歲的烏克蘭人「謝利波夫」。這也是這場戰爭當中,烏方第一起明確做出判決的「戰爭罪」案件。

▲圖片來自德媒報道

6月9日,「俄聯軍」勢力一方也做出了一起判決,據「今日俄羅斯」報道,所謂「頓涅茨克共和國最高法院」以「充當雇傭兵」并「試圖以武力顛覆奪取政權」等罪名判處兩名英國公民艾登·埃斯林和肖恩·平納以及一名摩洛哥公民易卜拉欣·薩阿敦死刑。

▲被判處死刑的三名外籍士兵

俄聯軍一方,除了判處三名外籍烏軍士兵死刑以外,并且高調展示了最近在戰場上俘獲的兩名美國籍「雇傭軍」。顯然,俄方陣營的一系列操作,是在向那些還在烏軍一方作戰,或者準備加入烏軍一方的非烏克蘭國籍人士示威:「看好了,你敢來,是沒有好下場的!」

▲最近在戰場上被俄軍抓獲的兩名前美軍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之前已經判決了英國及摩洛哥籍所謂「雇傭兵」的死刑,那麼接下來俄方會不會把所有抓到的「在烏外籍傭兵」也比照之前的例子,全都給處刑了呢?

本期我們就來談談「在烏外籍傭兵」這個話題。

所謂「雇傭兵」,其實就是互潑臟水的耗材

在戰場上為烏軍作戰的外籍戰士,到底是什麼性質?這個問題其實完全看新聞口徑是什麼。按照俄方一些媒體的宣傳口徑,這事看上去似乎非常簡單且正義:首先,俄軍抓到了三個外國雇傭兵,然后根據「傭兵不是烏克蘭人,不算戰俘,不受國際條約保護」的邏輯,直接宣判死刑,最后推出去執行槍決……

但是實際上,并沒有這麼簡單。國際法規和公約對「雇傭兵」在法理上的認定其實是十分繁瑣的,參加烏軍一方進行戰斗的外籍士兵,在按照法律進行處理的時候也并不是簡單的:「你在烏克蘭作戰,又不是烏克蘭人,所以你不受法律保護,直接就能給你斃了。」

要真是這麼簡單,我們早就能聽到有外籍烏方士兵被抓槍斃的新聞了,因為早在2014年烏東戰爭爆發之后不久,烏克蘭政府就開始組建相關的志愿者營部隊了。

▲為烏軍服役的白俄羅斯士兵展示抓到的「俄聯軍」一方士兵,現在在烏軍中服役的「國際軍團」人數大約在2萬人

按照《日內瓦協議第一附加議定書》第47條的標準,一個戰場上的戰士,想要被認定為是「雇傭兵」的話,需要符合第47條第二款的6個條件才行:

第四十七條 外國雇傭兵:

  一、外國雇傭兵不應享有作為戰斗員或成為戰俘的權利。

  二、外國雇傭兵是具有下列情況的任何人:

  (1)在當地或外國特別征募以便在武裝沖突中作戰;

  (2)事實上直接參加敵對行動;

  (3)主要以獲得私利的愿望為參加敵對行動的動機,并在事實上沖突一方允諾給予遠超過對該方武裝部隊內具有類似等級和職責的戰斗員所允諾或付給的物質報償;

  (4)既不是沖突一方的國民,又不是沖突一方所控制的領土的居民;

  (5)不是沖突一方武裝部隊的人員;而且

  (6)不是非沖突一方的國家所派遣作為其武裝部隊人員執行官方職務的人

這6個條件比較拗口,給大家解釋一下:

如果要被認定為無法享受戰俘待遇的雇傭兵的話,需要:1、 被征募來參加沖突;2、直接在戰場上從事一線交戰任務;3、是純粹為了錢來的,且所獲得的報酬,必須顯著的高于其他的正規士兵;4、來源地遠離沖突雙方;5、不是交戰任何一方的正規武裝部隊成員 ;6、不是第三方派來的官方人員。

但是,具體到烏克蘭戰場,符合上述法律定義的所謂「在烏外籍雇傭兵」,可能一個都沒有。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誰都不是傻子,來烏助戰的外籍人士和烏克蘭政府,甚至于普通網友都知道雇傭兵不享受戰俘待遇,而且名聲很差,也因此,沒有任何一個去烏克蘭助戰的外籍戰士,會標榜自己是「雇傭兵」,并隨身攜帶自己是雇傭兵的相關證據。

相對于普通網友,外籍士兵和烏政府,非常清楚該如何將外籍士兵的身份進行「洗白」。

烏克蘭政府為了給來烏作戰的西方志愿兵合法身份,早就訂立了相關法律,允許這些外籍戰士合法地在烏克蘭正規部隊之中服役,并給予外籍士兵和烏克蘭士兵一樣的待遇,發給相應的證件、軍服和標志,用自己的政府行為來為這些外籍士兵提供合法性背書。

▲在2月戰爭爆發之后,烏克蘭為了接納更多的外籍士兵參戰,特別成立了隸屬于「烏克蘭國土防御部隊」的「烏克蘭領土防衛國際戰隊」,現在大約有來自55個國家的士兵在其中服役

不管俄方如何宣傳現在的烏克蘭政府多麼的反動,但是歸根結底,現在的烏克蘭基輔政府,仍然是受國際社會普遍承認的唯一合法政府(我國也只承認這個烏克蘭政府),俄羅斯截止目前為止,也是將現在的基輔政府視為烏克蘭主權代表與之進行相關的談判工作。

這樣一來,在烏作戰的外籍士兵,實際上和法國外籍兵團士兵,以及在美軍中服役的,暫時還未取得美國國籍的「簽證戰士」享有一樣的法律地位。

此次被頓涅茨克法院宣判死刑的外籍士兵,其實是早已在烏克蘭海軍陸戰隊之中服役多時的正規軍士兵,有完整的軍服,身份,以及隸屬關系……

也因此,在相應的判決做出之后,西方輿論大嘩,各路西方媒體紛紛指責俄方這是踐踏國際公約,違反相關法律。

▲對于俄方的指控,西方顯然是不認同的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這樣,俄方為什麼還能宣判這幾個「雇傭兵」死刑呢?其實,這就是戰爭中打擊對手的政治操作。

判處三個外籍烏軍死刑的相關罪名都是所謂「頓涅茨克法庭」根據「頓涅茨克共和國」的「國內法律」所宣判的,而「頓涅茨克共和國」又正好是一個不被國際社會所承認的國家。

截止目前為止,除俄羅斯以外,只有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這三個所謂的「國家」承認「頓涅茨克」。

這反而給了「頓涅茨克共和國」很大的操作空間。「你們又不承認我,我又沒參加什麼國際協定,那我怎麼判,根據我的法律自行解釋不就行了。」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對這一案件的表態也非常的明確:「目前,所有審判都基于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的立法,因為有關罪行是在‘頓涅茨克共和國’境內犯下的」。「其他一切都是猜測。我不會干涉‘頓涅茨克共和國’司法部門的工作。」俄方的這個說辭,顯然就是在故意惡心西方國家了,「我這可是尊重鄰國主權和司法獨立哦!」。

拉夫羅夫在接受BBC專訪的時候,其實也已經把話說的非常非常明白了,「俄羅斯不是毫無瑕疵的(squeaky clean),俄羅斯就是它所呈現出來的樣子,我們對于展示真實的自己并不感到羞愧。」

▲俄羅斯的表態,基本上等于自我解除了一些限制

在戰爭進行到現在這個拼消耗的階段之后,俄方的這一舉動,顯然是在故意打那些支持烏克蘭的西方政客的臉,讓他們陷入「無能援救本國公民」的政治困境之中,并順便通過公開審判,對那些企圖參加烏軍的潛在反俄分子進行心理恐嚇,「不想被我們抓到判死刑話,就趕緊從烏克蘭滾!」。

至于為什麼俄方要用頓涅茨克法庭進行審判,而不用俄羅斯法庭,其實也還有一層原因,因為在俄羅斯軍中,和烏克蘭那邊的同類情況也有很多,俄聯軍當中,也有很多非俄國國籍的「志愿」戰士,現在在烏克蘭境內協同俄軍作戰的著名俄羅斯軍事承包商「瓦格納集團」的性質,其實和之前那些廣受批評的西方傭兵集團也沒什麼區別……在頓涅茨克法庭進行相關審判工作,相對而言,可以讓俄羅斯政府多一些回旋余地。

▲瓦格納傭兵及其標志

就在所謂「頓涅茨克共和國」以「傭兵罪」判決三名外籍烏克蘭士兵死刑之后,6月21日,「頓涅茨克共和國」就明確頒布了法律,允許外國雇傭兵進入該「國」境內,加入頓軍執行作戰任務。顯然,在連續的殘酷消耗戰之后,頓涅茨克方面也頂不住了,需要以一切形式吸納新的士兵。

「真理、法律和道德永遠是戰爭當中第一批死去的。」這是一個古往今來的鐵律,在這場戰爭已經進入血腥廝殺模式的今天,雙方已經沒什麼顧忌了,也因此,兩邊的很多操作也都差不多,「雇傭兵」也一樣,按「需」宣判,那三個被判死刑的倒霉蛋,說穿了,就是雙方政治博弈中的幾個小小「耗材」而已……

雙方都存在同樣類型的很多戰士,在這種情況下,兩邊肯定都會宣傳自己這邊的這種戰士叫「為理想作戰的志愿軍」而管對面的這種戰士叫「為錢而戰或是受人蠱惑的雇傭兵」。

俄烏戰爭中 傭兵都在干什麼

在以往的戰爭,比如:美國攻打伊拉克以及出兵阿富汗的行動當中,因為雙方實力差距過大,美軍在正面戰場上的推進都是一帆風順的,所以,在這些戰爭行動當中的「雇傭兵」或是「軍事承包商」們所扮演的角色,都是輔助意味十足的,他們基本上都是以后勤衛隊,或是「賞金獵人」的形式出現的。

而在這場俄烏戰爭當中,「雇傭兵」或是「志愿戰士」,很多都是在戰爭第一線和正規軍一起投入正面戰線的,他們參與戰爭的深度與廣度,都可以說是現代正規戰爭中的新高峰了。

這是為什麼呢?其主要原因還是在于雙方正規軍的實力。

▲每天,雙方都能公布很多對方的損失

烏軍十分缺乏熟悉北約制式先進武器的教官和相應的專業操作人員,以及能帶著動員兵打硬仗的戰斗骨干;俄軍則因為之前的「瘦身軍改」和遲遲不能進行「戰爭動員」的原因,而尤其缺乏精銳的步兵來填充戰線。

這導致雙方實際上都很難受,沒有專業人士,會讓烏軍即使拿到先進武器也遲遲難以形成真正的戰斗能力,沒有戰斗骨干,也會讓烏軍動員起來的二線部隊很容易出現被輕易打垮的情況。

而俄軍填線步兵的缺乏,則讓俄軍不得不放慢進攻的腳步,一點點的往前打,不然的話,俄軍的戰線就會到處是可供烏軍小分隊滲透的「篩子」。

▲在烏作戰的俄方武裝人員,要是人員充足,俄軍的戰果會比現在大很多

在這種情況下,盡一切可能搜集能為自己服役的士兵,就成為了雙方的重點工作。雙方通過各種方式搜刮來的士兵,也就被填進了戰線的各個角落。

前段時間在行動中因駕駛SU25戰機執行任務而被烏軍擊落身亡的,那位原俄羅斯空天軍的少將飛行員,據報道當時就是以瓦格納合同兵的身份參戰的。

這個之前曾多次在「涉俄利益沖突」中出鏡的「瓦格納傭兵集團」,可以算是俄式傭兵的一個代表,該集團的金主和創始人都和俄羅斯政府高層關系密切,其在熱點地區執行任務時的許多情報支援與后勤保障工作,也和俄軍密切協同,實際上相當于俄羅斯政府的「白手套」。這也是為什麼,這個傭兵集團居然連空軍飛行員都有的原因。

雇傭兵 各路牛鬼蛇神的大雜燴

在網絡傳說和影視文藝作品當中,「雇傭兵」們個個都是那種高度專業的「大哥級人物」,一個能打普通戰士一個班的存在,但是實際上,「雇傭兵」是一個上限確實很高,但是下限也非常非常低的職業。

之所以會有如此懸殊的戰斗力差異,本質上還是由雇傭軍的性質所決定的,雇傭兵相對于國家長期建設的正規軍,它的特點在于「雇傭」,這種雇傭是一時的,也就是臨時被請來幫忙的。

這種「拿錢打工,按雇主的要求,臨時進入救場」的行動模式,也就決定了雇傭兵之間參差不齊的行業「準入門檻」,當雇主的要求很高時,只有那些在精銳部隊服過役的專業人士才能勝任,而當雇主對傭兵的技能要求很低,數量要求卻很大時,那雇傭兵就成了很多缺乏出路的人的選擇了。

▲在非洲執行任務的瓦格納傭兵

頂級財團或是情報組織雇傭的那些從「海豹」「三角洲」退役的頂級高手,可以叫「雇傭兵」,沙特在也門使用的那些,批量廉價買來的純粹充當炮灰的文盲壯丁,從性質上來說也和「雇傭兵」沒什麼區別,無非是專業水平差距極大而已。

▲被胡塞武裝大量生俘的非沙特國籍的炮灰

如果我們不拿嚴格的「國際法定義」去卡,就按樸素的認知,將俄烏戰爭當中,那些雙方勢力中的外籍兵和臨時上陣的「合同戰士」,都看成是「雇傭兵」的話,那雙方的「雇傭兵們」都在前線搞出了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爛攤子」。

有臨時上陣不久就反悔的(因為現在俄羅斯在法律意義上還沒有進入「戰爭動員模式」所以俄軍的合同兵反悔之后是可以解約的,并不用承受特別嚴重的處罰),有連基礎武器操作都沒學明白就被扔進戰壕里的(俄烏雙方都出現了大量這種情況),還有不聽指揮亂開槍的,甚至還有打著打著,心理崩潰,直接脫離戰場進入林子里放棄斗爭的……

這場俄烏戰爭打到現在,實際上已經進入「血肉磨坊」模式了,就是耗火力,耗人命,俄軍憑借體量上的優勢,慢慢推進,而烏軍則一邊節節抵抗,一邊加快將自己的武器裝備變為北約模式,不斷地積累力量,企圖反擊。

在這樣相對緩慢的消耗戰當中,很多各懷心思的牛鬼蛇神都將這場戰爭看成了自己的秀場。有來刷流量的,有來趁機給裝備做營銷推廣的,還有被一紙命令或是合同強行送上戰場的,當然也有真的為了各自的理想而來志愿「打烏」或者「抗俄」的,畢竟那里的民族恩怨十分復雜,誰在歷史問題上都不是什麼白蓮花。

▲韓國的戰術網紅李根大尉已經打完回國了

這樣的大背景之下,在俄烏戰場上出現什麼離譜的事情,也都不算怪事了。現在雙方的武裝部隊實際上都是各路人馬一起組成的「大雜燴」了。

「雇傭兵」飲鴆止渴的毒藥

臨時雇傭而來的「短期合同兵」,雖然可以解決前線一時兵員匱乏的問題,但是由此帶來的一系列后續問題也很讓人頭疼。

首先就是這些臨時拉來的傭兵不一定好用,當征募規模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很多缺乏正經謀生手段的人都會來應征,這些人的文化水平與訓練水平都高不到哪去,而且還存在利用法律空子毀約的風險。

其次就是,傭兵部隊雖然也有一定軍事紀律的管束,但是在嚴苛程度上必然比不上正規部隊,這些「短期合同兵」在戰爭當中的出格舉動,比如搶劫超市,槍殺戰俘與平民的行為,最終都會算在他們的雇主身上,會讓使用方背上沉重的道德與輿論壓力。

▲烏方的格魯吉亞志愿兵,因為歷史恩怨,宣稱不留俄國活口,已經制造出了殺死戰俘的事件,他們的生存信念就是對俄復仇

再次就是,「短期合同兵」由于是臨時性的,也就導致這些經歷過戰火的「臨時戰士」,很快便會重歸社會,等他們回歸社會之后,一旦人生不順,便有可能走上邪路,見識過血腥撕殺的他們,走上邪路的危害,可比一般的毛賊不知道大到哪里去了。

最后就是最大的那個安全隱患了,大型的傭兵公司盡管專業,業務水平高,但是其忠誠是靠金錢買來的,在國家財政充足時,尚可用豐厚的報酬拴住這匹野馬,而當國家財政衰微時呢?他們還會保持這樣的忠誠度嘛?

▲金錢買來的忠誠,含金量不會高到哪去……

歸根結底,真正的可靠的國防力量,還是要依靠長期建設,不斷投入的國家動員體系。能自覺做到「若有戰,召必回」的預備役戰士,遠比臨時買來的士兵可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