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直視!可愛海豚竟是超級好色海底流氓!騷擾女明星,發情不分物種

動物之間跨物種的友誼常讓人感到溫暖甜蜜,不過去年玻利維亞的一場跨物種「友誼」,真相卻令人哭笑不得。

2021年8月,一組生物多樣性研究人員在玻利維亞的蒂亞姆奇河附近觀察到了有趣的畫面:

幾只當地特有的馬德拉河豚,把頭露出水面,嘴里還輕輕銜著一條巨蟒,與巨蟒一起游泳。

這是一個并不尋常的場景,因為這種海豚通常不會把頭露出水面游泳,只會露出鰭或尾巴,這次它們出水的時間格外長,所以一下引起了研究人員的注意。

這張照片和研究被發布在了上個月出版的《生態學》期刊中。

如果不讀研究的結果,人們很可能會給這張照片配上一個可愛的童話故事,比如:「海豚一家幫助巨蟒過河」,「海豚和巨蟒成了朋友一起戲水」之類的。

但研究人員打破了大家對海豚的可愛濾鏡。文章表示,巨蟒是一種半水生動物,它可以在水下憋一段時間氣,但并不能長時間在水底生活。

他們拍攝的視訊里,這條巨蟒軟趴趴的,頭埋在水里被海豚整整拖行了7分鐘,八成已經死了。

研究員初步排除了海豚是在捕食巨蟒的猜測。因為這群海豚和巨蟒來回互動了六七分鐘,并沒有要吃它的意思。

鑒于海豚是一種玩心很大的生物,無論是人工飼養的還是野生的都喜歡找樂子,所以研究人員又懷疑海豚是搞了一只死巨蟒當玩具玩。

海豚不像它的外表一樣人畜無害,相反它是兇猛的捕食者,有時甚至以虐待弱小為樂。

蘇格蘭科學家就發現當地的港灣鼠海豚(鼠海豚屬下,并非海豚)被沖上岸的尸體常常四分五裂,死相非常慘。調查后才發現這是它們被海豚「單方面」玩弄后的下場。

其中一只落單鼠海豚被海豚們頂翻,甚至頂出水面,海豚還會用回聲定位鼠海豚的要害部位,重點對這里進行攻擊。把對方打得奄奄一息后才離開。

鼠海豚既不是當地海豚的食物,也不威脅海豚的生存資源,海豚虐待港灣鼠海豚完全是因為沒事閑的。

BBC的紀錄片中也拍到海豚用類似的方式玩弄河豚,像拋接球一樣把河豚扔來扔去,不玩個半小時根本沒夠。

這不光是因為河豚像個球,玩起來很帶勁。科學家還認為海豚攝入少量河豚毒素會產生像人類[吸·毒]后一樣的幻覺和「快感」,四舍五入就是在搞一些K藥party。

然而,當研究員更加仔細分析影像資料時,他們又開始質疑剛才提出的「玩耍」理論。

因為叼著巨蟒的雄性海豚的下體伸出,做出了交配的姿態——他們可能把這條巨蟒當成了泄欲玩具。

紐約亨特學院的海洋動物專家戴安娜·雷斯認為,這群雄性海豚在發現巨蟒之前,可能進行了一場多豚運動狂歡趴但還意猶未盡。

這時他們發現了巨蟒,于是把巨蟒拖走當「x玩具」來用了...

專家表示海豚有用下體摩擦其他東西獲得快感的習慣。所以,這只可憐的巨蟒要不就是活著被海豚拖走淹死,來了一場,要不就是死后尸體被海豚拖走,來了一場。

研究人員表示:「我感覺巨蟒不太享受這個過程」。

人類對海豚充滿好感,這可能是因為它們擁有超高的智商和美麗的微笑,但撕掉這層濾鏡,海豚就是徹徹底底的海中老泰迪,水下臭流氓!

許多哺乳動物都有固定的發情期,但很多雄性海豚一年四季都在發情。雄海豚的丁丁被認為是哺乳動物里最逆天的形態,伸縮自如,可以旋轉,還能像觸手一樣纏住、抓取東西。

所以當他們找不到雌海豚時,他們就會搞天搞地,一切皆可葷素不忌。

比如,鰻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神經科學教授大衛·林登觀察到,一只雄性寬吻海豚為了解決自己的性需求,將一條活鰻魚纏在自己的下體上。

想要掙脫不停蠕動的鰻魚,發情的雄海豚,你們懂的。

比如,死魚。還有網友在水族館拍到雄海豚把魚頭咬掉,魚身掏空,然后塞在自己的下體上大干一場。所以那條大蟒蛇,很可能也是這個用途。

再比如,同性。喬治敦大學生物學教授珍妮特·曼發現,以[性.欲]高漲著稱的寬吻海豚的性取向非常有趣,雄性很多是雙性戀。

他們在年輕的時候會與同性發生關系,把下體[插·入]對方的呼吸孔中。

澳大利亞拍攝到同性海豚多豚運動

他們會通過[性.行.為]與同性p友結成聯盟,這樣等他們年老時,就可以通過一幫雄性p友,合伙勾搭雌海豚。大量雄性寬吻海豚會在雌海豚群中,挑出比較好欺負的那只。

隱藏攝像機直擊多豚運動現場

然后一群雄性沖向她,把她逼到孤立無援的水域,包圍她。當然,雌性會反復嘗試逃跑,這時寬吻海豚會集體用尾巴,頭和身體猛撞雌性,咬她們,逼她們屈服。

覺得這已經很「沒下限」了?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欲],雄海豚甚至會殺死自己的孩子。

一些研究者認為,雌海豚在生產后的一段時間通常對交配不再感興趣,雄海豚有時為了鏟除障礙,就會把自己的娃撕巴了。

不過搞天搞地的水中泰迪,其實是快槍手。巴西一所大學的研究發現,雄性海豚交配時通常只能堅持10秒。但他們可以1個小時里不停重復交配,看來是一位走量的選手。

其實,不光雄性海豚好色,雌性海豚也彼此彼此。

馬薩諸塞州研究者發現,雌海豚是除人類外的哺乳動物中,少見的能在交配時感到快感的。

雌海豚發情也不光是為了繁殖后代,也常常是為了尋歡作樂,所以雌性海豚的同[性.行.為]也不少見,她們會用鼻子和尾巴相互摩擦獲得快感。

當然,尋找快樂的路,走著走著就走偏了。人類在近百年里作為海豚越來越親密的高智商好友,逐漸被海豚列入了p友名單。

根據2003年出版的《海洋哺乳動物:漁業、旅游和管理》一書中記載。在29只孤獨的海豚中,至少有13只試圖與人類、浮標或過往的船只發生關系。

巴西一名游客被海豚騷擾

這些年里,被海豚霸王硬上弓的男男女女數不勝數,甚至在臉書上還有個「海豚受害者互助小組」。

組內的人類對海豚這種流氓動物頗有怨言,甚至還為海中泰迪寫了段子。

「為什麼海豚要過馬路?因為它想去睡那個站在馬路對面的人類」。(梗出自歐美經典笑話,原句為:雞為什麼過馬路?因為它想去馬路對面)

水下攝影師這工作的危險指數真的被低估了。

攝影師Michael Maes曾在水下攝影時,被雄性海豚霸王硬上弓。他被拖到水底,壓在海豚下數次,在試圖掙脫時氧氣幾乎用光,幸好最后海豚沒有得逞,他活著回到了海面上。

作家馬爾科姆·布倫納稱自己在70年代時曾與一只叫多莉的雌海豚談過六個月戀愛。當時他是一名攝影師,負責給多莉拍照。

多莉不久后開始「引誘」他,用身體摩擦他,甚至擺出姿勢讓布倫納為自己解決[生·理·需·求],布倫納認為自己也愛上了這只海豚。

不過六個月后多莉被調到了其他動物園,不久后就死了,布倫納因此與抑郁癥斗爭了5年。

海豚飼養員也是刀尖上舔血的高危職業,英國某水族館的飼養員表示,他們的海豚已經嘗試與多名飼養員發生關系。

荷蘭水族館飼養員被發現與海豚發生了奇怪的關系

近年來,法國西北部海濱城市蘭德文內克海灘,也受到了一只非常好色的雄海豚的威脅。以往夏天,無論男女老少都喜歡在這里游泳。

然而一只被取名外號扎法爾的海豚,在失戀后脫離族群,在這片水域孤獨生活。一開始它因愿意讓人類撫摸它,而深受喜愛。

但人類不知道,這是它為了吸引性伴侶的小伎倆。不久后它開始試圖與游泳者、船只和皮筏艇發生關系,導致很多船只被掀翻。

一名女性游客被扎法爾圍困,被阻止回到岸上;另一名女性被扎法爾頂出水面。嚇得當地政府禁止人類下水與它互動。

海豚聰明就聰明在會試探人類,它會先裝成可愛小動物,讓你摸摸它,它再蹭蹭你。一開始是輕輕地觸碰,看人類不拒絕后,就會變本加厲。

著名女星黛米·摩爾就是受害者之一。當年他與前夫布魯斯威利斯帶著孩子和當時的男友一起去水上樂園。她獲得了和海豚游泳的機會,卻被這只海豚瘋狂性騷擾。

這只海豚一開始用嘴拱黛米·摩爾的身體,看摩爾沒有反抗,動作開始越來越劇烈,身體不停抽搐還做出交配的動作。嚇得女演員拼命逃跑,最后靠工作人員合力才「逃離虎口」。

諾丁漢特倫特大學的馬克·格里菲斯博士研究發現,雄性海豚更容易被人類女性吸引,因為她們發出的信息素與雌性海豚類似。

也是因此,歷史上有不少人都與海豚自愿發生過關系。不過,海豚的交配是非常激烈的運動,如大西洋寬吻海豚等海豚還會得尖銳濕疣等性病。所以,想和海豚親密接觸還是先想清楚比較好。

目前,玻利維亞海豚與蟒蛇的故事還沒有最終解釋,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無論是哪種故事的走向,肯定都是少兒不宜的。

當然我們并不該用人類的視角評判海豚的行為,只不過,下回去水族館著實不敢直視海豚的眼睛了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