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戰的理由可以有多離譜?為爭奪Wifi原始部落和小國軍隊開戰致4死:他們改密碼!

亞馬遜熱帶雨林中,至今仍然生活著很多土著原住民,其中就包括亞諾馬米人。

他們生活在委內瑞拉邊界的亞諾馬米土著保護區,膚色深,個子矮,甚至還保持著幾千年以來的文化和習俗。

就像我們對那些森林原住民的想象一樣,他們仍然生活在刀耕火種的階段。

幾萬亞諾馬米人分為了近百個以血緣關系形成小部落,靠著森林給予的一切生活著。

亞諾馬米人平時種植香蕉木薯、采集水果、用弓箭捕獵動物,或者下河抓魚作為食物。

他們的衣服,來源于編織的藤蔓以及樹葉,而住的房子也是枝干樹葉搭成的草屋,三五年就會倒塌。

但沒有關系,三五年后,他們部落附近的獵物也會漸漸減少,當有草屋倒塌,他們就會遷移到另外一塊富庶的地區,讓森林休養生息。

對于他們來說,森林就是一切:他們保護這片森林,而森林給予他們吃穿用度。

這聽起來是一個很原始的生活方式,然而這段時間,卻有一條讓人頗為吃驚的新聞……

「為了爭奪WIFI,亞諾馬米人和委內瑞拉軍隊發生激烈沖突,造成四名土著死亡。」

是的:沖突的起因,就是我们用于上網的WIFI。

為了拿到WIFI密碼,這些原始部落,有史以來第一次和軍隊發生沖突……

根據媒體報道,這些亞諾馬米人,和當地委內瑞拉的軍事基地,在WIFI上面有共享協議。

交易具體內容,外界并不是很清楚。

美國媒體說是亞諾馬米人有太陽能發電板,而軍事基地提供路由器。而西班牙媒體說是亞諾馬米人提供黃金給士兵,換取WIFI接入。

但無論如何,他們是達成交易的:雙方使用同一個路由器,信號供給兩邊使用。

這個交易維持了很長時間,然而,在今年3月,委內瑞拉軍事基地在更換了一批工作人員后,他們擅自修改了WIFI密碼。

對于亞諾馬米人來說:原本好好的交易被突然單方面打破,他們什麼都沒有做,突然就沒有辦法連上網了。

于是,部落派出了幾十個人,就準備去管軍事基地,把新密碼要回來。

可是,面對這些土著人,駐守的士兵卻一口拒絕他們的共享密碼要求。

拒絕變成了口角沖突,進而升級為前所未有的致命沖突。

一方是委內瑞拉使用槍支的現代軍隊,一方是使用弓箭的原住民。

這種一邊倒的局勢下,原住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部落中有4人死亡。死者中包括1名45歲女性,1名30歲男性還有2名22歲男性。

除此之外,還有6人受傷——但由于亞諾馬米人的規矩,他們不想要離開森林,只能讓外科醫生進來,給他們包扎。

有亞諾馬米的女子在哭泣著:「我們什麼都沒做,你們沒有權利使用槍支。你們過來是應該保護我們的,你們不需要動用這樣的武器。」

委內瑞拉的人試圖讓原住民出去,與更高級別的人交談,然而原住民卻拒絕了:「我們的法律規定,在亞諾瑪米保護區土地上發生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在這片土地上解決。」

他們憤怒,然而卻并不后悔。

即使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在他們的習俗中,如果有人侵犯了他們重要的事物,亞諾馬米人會賭上自己的生命來抗議。

如果有人在他們村子里面殺了人、侵犯了部落的女性、或者偷走了他們的刀,就會被他們的弓箭手包圍、指控、最終殺死。

當他們帶上弓箭前往委內瑞拉軍方的基地要說法——就意味著嚴肅的最后通牒,乃至宣戰。

這場WIFI之戰,并不是單純的「沖動」,而是他們認為,這是在保護「不可或缺」的東西。

對于亞諾馬米人而言,他們這次可不是為了一個普普通通的東西就大動干戈:WIFI不是可有可無的娛樂品,而是生存必需品。

和他們的弓箭與刀一樣,是保護他們、保護這片森林的武器。

美國媒體指出:過去幾十年來,亞諾馬米部落不斷與出現在當地的非法淘金者發生致命沖突,不斷有人死去,但是只擁有冷兵器的他們,并沒有對抗非法淘金者的辦法。

對于亞諾馬米人來說,他們生來就要守護這片森林,必須與這些非法淘金者對抗,無論什麼樣的辦法。

所以,在武器無法對抗的時候,他們需要聯絡委內瑞拉政府,派遣軍隊幫助他們處理掉前來非法采礦、伐木、毀壞森林的淘金者。

這是能夠救命的東西,甚至可以說,這是血的教訓帶來的「WIFI」。

2020年6月,有非法淘金者殺害了兩名亞諾馬米人,然而因為他們地處偏遠的森林深處,這個消息需要整整兩周,才能夠到達外界,為時已晚。

所以,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他們才不得不引入了現代設施,在部落里面安裝了天線,連上WIFI,讓暴力事件得以迅速控制、緩和。

引入現代科技,是他們不得已的選擇。

在整個地球的人類都已經進入現代文明的現在,亞諾馬米人想要守護他們原先的文化習俗,需要對抗的東西越來越多。

曾經,他們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只需要與森林中的危險野獸對抗。

然而1970年,亞諾馬米地區發現了黃金后,引來了大批非法淘金客,同時也帶來了麻癥、傷風等疾病,對于這些病毒毫無抗體的亞諾馬米人大批死亡。

他們靠著族民的驍勇善戰,一次次和入侵者戰斗著,勉強維持著自己幾千年來的習俗。

后來,委內瑞拉政府為他們劃分了保護區,留出了為他們保留習俗的一塊「孤島」。

然而,在現代文明社會的人們試圖「保護」亞諾瑪米文化的時候,總會有人需要和亞諾馬米人接觸,帶來屬于外界的東西。

當亞諾馬米人不再與世隔絕,現代文明也慢慢浸染進來——無論善意,還是惡意。

而一旦改變,它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顯然,WIFI并不是亞諾馬米人部落中唯一的現代物品。

當第一個非法淘金客走入這片森林,和與世隔絕的土著們接觸的時候,流傳了幾千年乃至上萬年的亞諾瑪米文化,就注定要走向衰亡。

代代相傳的自然原始文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老習俗,在森林中靠著時節交替生活的獨特文化……

這一切,在現代文明的沖擊下,顯得那樣脆弱。

最先流入的是鐵器——當他們打敗淘金客時,對方的武器自然也會留到他們的部落之中。

而后,是衣服和鞋子。

亞諾瑪米人傳統中,無論男女幾乎都只是遮蔽下半身——這不僅是因為熱帶雨林溫度很高不需要保暖,也是因為原始方式制成的衣服本就脆弱簡陋,和現代化的衣物無法相比。

再后來,是「醫學宗教」。

亞諾馬米人信仰的薩滿教,靠著草藥、致幻藥物和傳統巫醫來祛除人們的疾病。

但是,一旦他們見證了現代醫學帶來的「奇跡」、認識到那些幾乎堪稱「藥到病除」的藥物,他們就不會再相信薩滿。

「現代醫學」替代了宗教,成為了他們的新信仰。

流傳了千萬年的薩滿教,已經在許多亞諾瑪米人的定居點完全消失。

某種程度上,這些都是為了「保護」亞諾瑪米文化,或者說讓他們有能力在現代文化面前保護自己,而不得不流入部落的現代之物。

但是,同樣也是這些現代文明下的產物,給傳統文化,甚至是亞諾馬米人的人身安全,帶來了巨大的沖擊和威脅。

駐守在此地的軍隊,成為了他們經常互相交流、互通有無的對象;前來記錄他們生活的人類學家、攝影師,支持他們的非政府組織人員,前來幫助他們的醫生,都成為了外界文明流入的方式。

沒有人能夠責怪這些好奇的亞諾馬米人——越天真,越想要觸碰,越想要模仿。

照相機、攝像機、DVD播放機旁邊永遠圍繞著很多亞諾馬米人,前來治病的醫療隊永遠會受到簇擁。

年輕人圍在外來者的身邊,看著這些新奇的東西,學習著使用。

各式各樣現代文明社會的東西,一個接一個地進入這些部落。

醫療設備、電腦、各種藥品、火柴、巴西餐、流行歌曲、葡萄牙語、現代時尚、握手和擁抱……

真心想要保護亞諾馬米文化的人會盡量控制外來文化的流入,但這里絕對不止有「保護者」,更有很多心懷不軌之人。

過去這些年,亞諾馬米地區大約有兩萬名進入此地破壞森林非法開礦的淘金客,很多亞諾馬米人因為和他們發生沖突而喪命。

他們是亞諾瑪米人的敵人——但有的時候,他們會假裝自己沒有惡意,帶著高度數的蒸餾酒、乃至违禁药品作為「友誼的見證」大量供給給亞諾馬米的男性。

因此,很多對此毫無防備的原住民男性都沾染上了酗酒和使用违禁药品的惡習。

這當然不是「好心」,甚至曾經發生過外來淘金客趁著部落中的男性喝得爛醉,揚長而入侵犯部落中的女性,包括未成年的小女孩,或者已經有丈夫的女性。

上個月,就有一名12歲的亞諾瑪米小女孩遭逢噩運。

那些淘金客進入部落,從小女孩的姑姑那里帶走了她。姑姑試圖保護這個孩子,但沒有成功。

而最終,小女孩被殘忍杀死。

人類學家卡洛斯·福斯托稱:「在這些非法淘金客大量入侵的亞諾瑪米保護區,侵犯身体和死亡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此外,當地駐守的軍隊,本應是為了保護亞諾馬米人而存在,卻也同樣在傷害著他們,試圖與土著女性發生關系。

軍隊士兵長期駐守此地,于是有很多人都想要和原住民女性發生關系。

曾經有一名土著女性在接受采訪時稱:「他給我外面絲線和食物作為禮物,我同意和他發生了關系。」

部落中的男性會認為這是恥辱進行抗議:「他們自己有老婆,卻和我們的妻子女兒發生不正當關系,毫不尊重我們的權利。他們不應該這樣对待我們。」

然而,當地士兵卻覺得:「這是成年人,你情我愿,沒有必要干涉。一段關系持續兩三年,怎麼能叫侵犯待呢?這再正常不過了。」

無論是否應該進行道德譴責,但這是不爭的事實。

現在,有些亞諾馬米人的部落中,一個100多人的村子,甚至會有十多個混血兒。

混血兒不會被視為亞諾馬米人,而會被視為「Caboclo」,不享受政府給予土著的特殊待遇和保護,也無法繼承亞諾瑪米的文化,很有可能會和父親一樣去外界生活。

而長此以往下去,亞諾瑪米村落的人,將會越來越少。

直到最終——種族滅絕。

這是表面上的「你情我愿的自由戀愛」,但實際上,是這些士兵利用他們與這些原住民女性并不來自同一世界的優勢,對與世隔絕的亞諾瑪米人進行一場來自文明社會的傾軋。

就像是成年人和幼童,或者老師和學生,他們之間的關系,實際上并不平等。

對于與世隔絕的年輕亞諾馬米人而言,外界的誘惑力難以抵抗,而且來源單一。

于是,這幾乎變成了一種控制手段。

這次的WIFI戰爭,只是正在消亡的亞諾瑪米文化的一個縮影。

他們的文化被保護著,卻無可奈何地走向消失。

有志愿者想要幫助他們保護傳統文化,可外來者的干預,又成為了讓文化徹底消失的一部分。

而這些部落中的亞諾瑪米人,他們之中有很多都向往著外界的文明,卻又僅僅因為出生在此地,就一輩子無法享受現代文明帶來的便利與快捷,不得不過著最原始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