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情萬種雙面女間諜,一人令5萬法軍士兵戰死,17艘艦艇沉沒!

雙面間諜瑪塔·哈麗

俗話說,色字頭上一把刀,然而一戰時的英法高官們卻留戀其中,尤其是對一名有著悲慘身世、曼妙舞姿又風情萬種的混血兒,那叫一個欲罷不能,這個女人就是瑪塔·哈麗,而實際上她也是游走在法國和德國之間的雙面間諜。

瑪塔·哈麗原名瑪嘉蕾莎,1876年8月7日她出生在荷蘭北部的一個小鎮上,父親是荷蘭農場主,母親是印尼爪哇人,所以瑪嘉蕾莎可以說是一個童年生活相當富裕的小混血兒。

然而好景不長,在她13歲的時候,父親炒股被人割了韭菜血本無歸連房子都賣了,夫妻倆也因此鬧了失婚,母親兩年之后便郁郁而終,瑪嘉蕾莎跟著父親四處漂泊,先后寄養在好幾個親戚家里。

▲瑪嘉蕾莎的故鄉

在瑪嘉蕾莎18歲的時候,報紙上刊登了一名荷蘭殖民軍軍官的求妻廣告,這個名叫麥克勞德的男人不僅有軍官的身份而且還有貴族血統,于是瑪嘉蕾莎在看到這個男版「重金求子」廣告后就去「應聘」了,兩人見面后第六天就結婚了并搬到了印尼生活。

當然了,能在報紙上重金求子的也不是啥好男人,瑪嘉蕾莎雖然因為這段婚姻半只腳踏入了上層社會,但是麥克勞德卻是一個酒鬼,而且還在外面公然保養了情人,對瑪嘉蕾莎還經常家暴。

▲瑪嘉蕾莎的唯一一段婚姻

為了逃避糟糕的婚姻,瑪嘉蕾莎就在荷屬印尼給自己報了個舞蹈班,并給自己取了個藝名叫瑪塔·哈麗,但這終究彌補不了婚姻的破裂,1903年瑪嘉蕾莎與丈夫失婚,而她的兩個孩子也一個夭折一個被丈夫拐走。

1904年,失婚后的瑪嘉蕾莎前往巴黎討生活,干過馬戲團騎師也兼職過模特,但最終迫于生計還是跳起了脫衣舞。1905年3月13日,瑪塔·哈麗在巴黎吉梅特博物館的演出中一夜紅遍全巴黎。

由于是東西方混血,一頭烏黑亮麗頭髮的歐洲人跳起東方舞蹈,讓一群法國達官貴族們為之癡迷,瑪塔·哈麗最著名的舞蹈「七層面紗」說白了就是一層層脫掉身上的衣服,但那些好色的法國老男人們卻稱之為「帶有神秘東方氣息的婆羅門藝術」,不惜一擲千金,只為追求藝術。

為了包裝自己,瑪塔·哈麗還把自己說成是從小學習印度教的爪哇公主,反正當時的法國人甚至都不知道爪哇是什麼地方,于是憑借著悲慘的身世、「藝術含量極高」的舞蹈,瑪塔·哈麗很快成為了很多法國上流人士的情婦。

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瑪塔·哈麗曾回到自己的故鄉荷蘭,并被當時德軍在荷蘭的領事所關注,并出價2萬法郎希望她成為德國間諜,但當時的瑪塔·哈麗并沒有多大興趣。

▲瑪塔·哈麗的故鄉為其修建的雕像

后來她又去到德國演出,底下一群德國老爺們的目光在瑪塔·哈麗移都移不開,其中也包括一名德軍統帥部的軍官,但這名軍官同時也注意到了瑪塔·哈麗的情報價值,于是便說服德國情報部門以重金發展瑪塔·哈麗成為了德國間諜,代號H-21。

由于荷蘭在一戰期間是中立國,持有荷蘭護照的瑪塔·哈麗可以在英法德三國之間暢通無阻,每換一個地方都有英法高官想方設法地想要一睹「帶有神秘東方氣息的婆羅門藝術」的真容,而實際上他們的枕邊話都成了瑪塔·哈麗的情報來源。

▲出色的獵人往往以獵物的方式出現

一戰伊始,瑪塔·哈麗就從一名即將開赴前線的法國軍官口中得知了法軍的行軍路線,這讓德軍提前得以調集兵力對欲圖進攻的法軍一頓暴捶,導致法軍剛剛發兵就像撞到墻了一樣遭遇沉重打擊。

瑪塔·哈麗甚至還去到了兩軍交戰前線,那些前線的法軍將官都積極地邀請瑪塔·哈麗參加聚會,一賣慘、一跳舞,就激起了這群軍官們的保護欲,然后嘴一不把門,就把自己手底下有多少兵、多少炮當成了在這個女人面前顯擺的男子氣概。

甚至是一把年紀的法軍海軍部長也敗給了瑪塔·哈麗的美色,結果在洗澡的時候被瑪塔·哈麗發現了通信密碼本,那些因此死去的法軍士兵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陣亡的原因竟是將軍沉迷美色。

另一邊,法國的盟友英國也因瑪塔·哈麗而頭疼不已,甚至還搭上了陸軍元帥的性命。

1916年,英軍陸軍元帥基欽納準備動身前往俄國商討抗德大計,而在出訪之前卻秘密來到法國,德軍遂命瑪塔·哈麗涉法搞清楚基欽納的訪俄時間和路線,于是瑪塔·哈麗再次在法軍的高官面前翩翩起舞,很快便搞清楚了基欽納的住所。

▲后期修復上色的瑪塔·哈麗照片

原來,為了掩人耳目,基欽納直接住進了法國國防部長的家里,這下可省事了,因為法國國防部長也和瑪塔·哈麗有一腿,于是瑪塔·哈麗就到了法國國防部長的家里「表演才藝」。

雖然基欽納不近女色,但他的副官哈里斯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這怎麼頂得住,當晚就在瑪塔·哈麗的床上把基欽納賣了:基欽納將在6月乘坐漢普郡號巡洋艦出訪俄國。

▲出訪時的基欽納

結果到了6月份的時候,基欽納乘坐的漢普郡號巡洋艦觸雷沉船,英國陸軍司令就這樣葬身大海,死也想不到自己的出訪信息是在床上被人給賣了的。

瑪塔·哈麗總在歐洲各國之間流動,又頻繁接觸各國軍政高層,不可能不引起注意,英國軍情五處其實早就發現了瑪塔·哈麗,并說服法國情報部門招募這個風情萬種的女人,給德軍來個碟中諜!

于是在1916年,法國軍事情報局局長喬治·拉杜找上瑪塔·哈麗,而瑪塔·哈麗也表現地相當高興: 其實我跟德國人也沒那麼熟,巴黎可是我的第二故鄉呀,我也給你們當間諜!

自此之后,瑪塔·哈麗就在法軍和德軍之間游走,在1917年的時候從不少德軍軍官口中套出了重要情報,并在巡演結束回到巴黎的時候將其傳遞給法國情報部門,法國情報部門甚至派瑪塔·哈麗去勾引德國的威廉王儲來獲取情報,并許以100萬法郎的高額報酬。

勾引德國王儲以套取情報的計劃最終以失敗告終,法國還搭進去了6名配合行動的間諜,但實際上還真不是瑪塔·哈麗不賣力,也不是德國王儲不好色,而是因為威廉王儲實際上就是個純純的花花公子,只是王儲集團軍和西線第5集團軍的掛名司令,而法軍卻以為是皇太子親征。

▲威廉王儲

雖然搜集不到什麼情報,但法軍也找到了瑪塔·哈麗的更大價值,當時法軍正經歷尼維爾攻勢失敗引發的兵變,此時推出一個德軍間諜當替罪羊最好不過。而另一邊,德軍也已經不太想與瑪塔·哈麗繼續合作,因為后來她提供的情報已經鮮有價值,大都是她在法國高官們之間養魚的八卦。

▲兵變中被處決的間諜

于是在1917年,德軍用一個自知已經被法軍破譯的密碼本向瑪塔·哈麗發送消息,將其暴露給了法軍。不久,瑪塔·哈麗就被法軍逮捕,并指控其間諜活動導致了5萬法軍戰死沙場、6名法國間諜身份暴露被捕、17艘協約國艦船沉沒,最終以叛國罪判處瑪塔·哈麗死刑。

▲電影還原的處決瑪塔·哈麗的場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