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頓涅茨克機場:攻堅現代建筑經典之戰,烏軍戰斗慘狀觸動國民

2017年底,一部名叫《機器人:英雄不朽》的電影在烏克蘭上映,引爆了烏克蘭電影市場。

這部戰爭片沒有大導演坐鎮,也沒有一線大牌明星,但仍然創造了票房記錄。

因為該電影真實反映了烏克蘭內戰里最殘忍的一戰——頓涅茨克機場戰役,觸動了烏克蘭人的愛國之心

《機器人:英雄不朽》是烏克蘭的主旋律電影,曾在國家電視台上播放,以紀念2014-2015年的那場血戰。

在距今8年前的那場戰役里,烏克蘭政府軍和頓涅茨克民兵圍繞頓涅茨克機場大戰半年多,雙方死傷3000多人,最后烏軍幾乎全軍覆沒。

頓涅茨克戰役在國內的名氣較小,但是國外對這場戰役的評價很高。

近幾十年來,世界范圍內都沒有攻打這種大型建筑的戰斗,烏東民兵和烏軍的較量,給世界各國提供了現代戰爭攻堅大型建筑的實例。

那麼,頓涅茨克機場戰役是怎麼爆發的?這場戰役為何打了200多天?該戰役對整個烏東內戰有什麼影響?

一、頓巴斯的明珠:頓涅茨克機場

頓涅茨克機場的全名是「頓涅茨克謝爾蓋.普洛克菲耶夫機場」,它位于頓涅茨克市的西北10公里,始建于前蘇聯時期,是蘇聯早期的軍用機場。

二戰結束后,因為頓巴斯地區的工業發展,這里又被改造成為貨運機場,輻射整個頓涅茨克,吞吐量在烏克蘭排名前列。

20世紀末蘇聯解體,烏克蘭獨立,頓涅茨克機場才被改為民用機場。

2012年歐洲杯在波蘭和烏克蘭兩個國家舉行,頓涅茨克的「頓巴斯球場」成為比賽場地,烏克蘭政府為了迎接整個歐洲的球迷,下大力氣改造了頓涅茨克機場。

改造后的新機場有更長的跑道,一棟寬闊的新航站樓,這棟7層航站樓每天吞吐游客近10萬,是烏克蘭展示國力的國家項目。

2012年歐洲杯結束后,頓涅茨克機場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直到2014年春天,烏東地區的獨立公投讓烏克蘭陷入了分裂,頓涅茨克機場多次出現示威者。

頓涅茨克州舉行公投后,武裝民兵到處占領州內的重要設施。2014年4月,頓涅茨克「東方營」士兵就闖入機場,讓這個烏東地區最重要的機場癱瘓。

烏東民兵控制機場,是害怕烏政府會用機場來運兵,以消滅新生的頓涅茨克政權。

可烏克蘭政府此時還在進行換屆,一直到5月,「糖果大王」波羅申科上台,基輔政府才組織了對烏東地區的軍事壓制。

5月26日,頓涅茨克機場遭到頓涅茨克民兵的攻擊,民兵在當天早上占領了機場,隨后烏克蘭政府軍開始向該處派兵,并于下午進行爭奪戰。

外媒把5月的頓涅茨克機場爭奪戰稱為「第一次頓涅茨克機場戰役」,這次烏克蘭政府軍占盡主動,派出陸航團和空軍配合陸軍進攻機場。

在戰斗中,烏軍的武裝直升機就對頓涅茨克「東方營」民兵進行了降維打擊。

當時烏東武裝還沒得到俄羅斯的軍火援助,高射機槍和RPG火箭難以解決烏軍的空中力量,烏軍當天下午就占領了頓涅茨克機場,「東方營」傷亡數十人后撤退。

二、無義之戰:第二次頓涅茨克機場戰役

2014年5月,烏東戰爭進入大規模地面戰階段,烏克蘭政府集結數萬精銳穿插頓巴斯地區,民兵疲于應付,讓烏軍在頓涅茨克機場站穩了腳跟。

頓涅茨克機場周圍地勢平坦,機場塔台和航站樓視野開闊,烏軍居高臨下,炮兵觀察哨能精確報告民兵的位置,給頓涅茨克民兵多次造成傷亡,并威脅到了頓涅茨克市的安全。

8月底,為了一舉解決頓涅茨克機場的隱患,烏東民兵以「索馬里營」、「斯巴達營」為主攻, 在俄羅斯特種部隊的幫助下發起了「第二次頓涅茨克機場戰役」。

烏東武裝這時鳥槍換炮,不僅有從后方得到的T72坦克、152mm榴彈炮等武器,還有車載火箭炮、肩扛防空飛彈。

當時頓涅茨克機場已經失去作用,跑道在數月的炮擊中被炸得坑坑洼洼,完全難以修復。所以頓涅茨克軍人直接把颶風火箭炮和240mm提爾潘迫擊炮搬到了前線,一通狂轟濫炸。

提爾潘迫擊炮是攻城重武器,一發炮彈一百多公斤,迫擊炮的高拋彈道能讓該炮從上至下打穿工事,殺傷力很大。

9月初,在火力壓制機場收效后,民兵以坦克開路,200多人的士兵沖進了機場。

但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機場大樓里的烏軍并沒有撤退,他們在廢墟里架起武器反擊,塔台上的炮兵觀察哨還在工作,讓后方的炮兵打掉了民兵的坦克。

9月10日到15日,烏軍和民兵鏖戰幾個晝夜,互有傷亡,民兵占領了機場外圍建筑,但是塔樓和新舊兩座航站樓還在烏軍手里,兩方誰也奈何不了誰。

強大的炮擊毀掉了頓涅茨克機場建筑的外形,但這也讓這次攻堅變得更艱難。

據烏軍稱:俄羅斯的「格魯烏部隊」曾經多次發起夜襲,但是被他們埋伏打退,整個航站樓內有大大小小數百個房間,要攻堅這種設施實在是難如登天。

烏軍白天躲在航站樓和地下工事里,派遣觀察哨出去盯著敵人,晚上就出來布置工事和陷阱,他們拆掉所有能用的材料打造掩體,把頓涅茨克航站樓修成一座死亡迷宮。

進入10月,頓涅茨克民兵開始有點絕望,他們終日炮轟機場,但是每次進攻都會遭到烏軍的反擊。

也正是在這時,一些民兵將頓涅茨克機場守軍稱為「機器人」或「鋼鐵人」,他們說:

「我們每次進攻都被阻擋,看看那棟建筑,我不知道是誰在里面堅持,可能是機器人吧。」

頓涅茨克民兵的進攻不暢,但是機場內的烏軍也不好受。

烏軍第79旅空降旅、特種作戰第3旅、第93旅的一小部分人和一些民族主義分子在機場堅守。機場里約有幾百人,但是彈藥和藥物緊張,情況不容樂觀。

作為一個失去價值的機場,連烏軍自己都認為死守頓涅茨克機場是不明智的,但是基輔政府還是堅持向機場派兵支援。

據后來頓涅茨克民兵抓到的俘虜陳述,上級部隊向一線戰士下命令「去頓涅茨克機場接傷員」,把士兵派往機場,士兵到地方之后卻被分配戰斗任務,填到了一線,這種欺騙性的任務讓很多士兵產生厭戰情緒。

三、頓涅茨克民兵最終慘勝,烏克蘭軍人值得尊敬

10月以后,民兵武裝每天往機場發射一次火箭炮,坦克和迫擊炮也直射航站樓和塔台,烏軍很難進行有效的反擊。

當時頓涅茨克民兵已經威脅到了機場的補給線——機場南方的皮什基村,烏軍不得不向這里派出增援部隊解圍。

11月,頓涅茨克民兵發現機場烏軍已經半個月沒有換防,可能是后方出現了問題。民兵趁機加緊對機場的進攻,俄羅斯特種兵帶著敢死隊殺入航站樓,依靠廢墟和烏軍打陣地戰。

12月,因為歐洲各國的調停,頓涅茨克機場戰役暫時停火,此時烏軍已經撤出舊航站樓,兩棟航站樓基本只剩鋼架結構,外表看起來非常滲人。

12月底,索馬里營、斯巴達營以舊航站樓為據點,全力進攻新航站樓,民兵「斯巴達營」帶著大口徑火炮進攻烏軍的補給線皮什基村,終于啃下了這個關鍵點。

皮什基村的烏軍頑強反擊,但是在民兵的優勢火力下傷亡慘重,要麼戰死,要麼被俘。丟掉皮什基村,頓涅茨克機場守軍基本進入了死胡同,被民兵四面包圍。

2015年1月12日,頓涅茨克民兵殺入新航站樓,控制了該建筑三分之一的面積。

這時候新航站樓已經被炸成廢墟,上面4層全部崩塌,下面3層也只剩鋼架結構和碎石堆,烏軍傘兵在建筑里頑抗,頓涅茨克國防部長親自勸降烏軍,遭到了對方拒絕。

1月14日,頓涅茨克機場升起頓涅茨克國旗,樓下的烏軍和民兵還在交戰,直到1月19日,民兵把提爾潘迫擊炮搬到機場,轟塌水泥天花板,才把烏軍基本消滅。

1月21日,20名最后未投降的烏軍被民兵包圍,最后他們幾乎全部戰死,第二次頓涅茨克機場戰役至此徹底結束。

這場戰役前后持續了8個月,烏軍和頓涅茨克民兵在這里傷亡2000多人,其中烏軍傷亡700多人,200人戰死,烏東民兵傷亡1500多人,400多人戰死。

頓涅茨克機場戰役雖然敗了,但是烏克蘭政府將其樹立為己方的英雄典型,稱其為「烏克蘭的斯大林格勒」,在后方大為紀念,給參戰部隊辦法榮譽稱號。

在此次戰役中表現最英勇的第79空降旅,被稱為「機器人部隊」或者「鋼鐵人部隊」,成為烏軍主力。

頓涅茨克機場戰役在國際上引起了討論,外界普遍認為:基輔政府讓士兵死守機場,其實是為了宣傳效應,表示基輔還在控制著頓涅茨克市。

雖然這種為了宣傳而犧牲士兵生命的行為讓人不齒,但是烏克蘭軍人和民兵都值得尊敬,尤其是烏軍在如此艱苦的條件下守衛陣地半年多,意志力和軍事素質都很過硬。

至于烏東民兵方面,他們攻占機場的過程非常原始,幾乎和二戰時期一樣。

攻堅戰向來是戰爭里最殘酷的戰斗,哪怕是在今天,除非用重炮和重磅炸彈消滅掩體,否則士兵很難攻入大型要塞工事。

機場之戰也耗費了民兵的元氣,「索馬里營」等民兵組織在之后不得不進行長時間的休息整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