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之惡到何種程度?看看這個納粹集中營看守的殘暴行為

在二戰中,納粹德國的黨衛隊犯下過太多聳人聽聞的戰爭罪行,如果要理解為只是極少數高層人物下達滅絕人性的命令,底層小人物僅僅是殺戮機器上執行命令的小零件,那麼,這樣的觀點無疑是片面的。

馬丁.索默

今天,小編就來說說一個黨衛隊最底層的小人物,在人性不受約束的環境里,究竟能夠邪惡殘忍到什麼程度。

沃爾特.格哈德.馬丁.索默,18歲加入黨衛隊,擔任達豪集中營看守,作為一個新兵,他在達豪集中營還沒有表現出什麼出格的舉動。后來他調到布痕瓦爾德集中營擔任看守,軍銜也逐步提升,最后晉升到軍士長軍銜,在這里,索默的人性之惡徹底的爆發了。

黨衛隊虐待囚徒

在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索默負責管理一個監區,他終于成為可以掌控一切、可以任意決定別人生死的小魔王,為什麼是小魔王?因為在布痕瓦爾德集中營,還有一對更大的魔王,那就是集中營指揮官科赫夫婦。

科赫夫婦,他們對自己的家人充滿愛心,對集中營囚徒卻毫無人性

很難說索默是不是一個天生的虐待狂,反正他最大的興趣愛好就是想盡一切花樣折磨囚徒、直至將他們活活的折磨至死。

索默折磨人的方式之一,是把囚徒的雙臂綁在身后再反吊到樹干或電桿上,囚徒雙腳離地懸空,不用多久,被吊著的人手臂就會脫臼,這對索默來說,只能算開胃小菜。

折磨人的方式之二,是用鋼絲刷把囚徒的后背刷得血肉模糊,然后把酸性液體倒在受害者的傷口處,看著滿地打滾疼得死去活來的囚徒,索默內心能得到極大的滿足。

馬丁.索默

索默特別憎恨神職人員,某一次,他將兩名奧地利神父頭朝下腳朝上釘在十字架上,饒有興趣地觀看血液灌滿大腦的神父痛苦地掙扎。另一次,因為一名囚徒向神父做禱告,索默一槍把神父斃命。最殘忍的是在寒冷的冬天,他把一個德國牧師赤裸地吊在雪地里,然后再把一桶冷水澆在神父身上,把他活活地凍成冰雕。

索默折磨囚徒

在索默的辦公桌下,有一個秘密的地柜,里面存放著他用來折磨囚徒的各種刑具,這些刑具是他私下里搞來的,為的是「下班」后在夜里可以盡興的滿足自己變態的殘暴行為。把囚徒折磨得奄奄一息之后,索默就會把石炭酸或空氣注射到受害人的血管里殺掉他們,然后把受害人的尸體放在自己的床下,等到第二天再處理掉。

索默的殘忍為自己贏得了「布痕瓦爾德劊子手」的外號,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他的胡作非為并沒有受到任何警告,因為他的長官科赫夫婦,也是與他一樣臭味相投的殺人狂。

很難相信,這些殘忍手段,居然是出自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人之手,它已經不配稱之為「人」,只能肯定地說,雖然他長著人的面孔、說著人的語言,但他實在不能算作是一個人,索默就是一個天生的變態殺人狂魔。

良知尚存的約西亞親王

黨衛隊內部也并非鐵板一塊,并非都是弒殺成性的暴徒,也有少數良知尚未泯滅的人,黨衛隊副總指揮約西亞親王就是一個。他發現了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存在的濫殺和貪污現象,多次向希姆萊舉報,最后希姆萊實在掛不住了,只好在1943年派黨衛隊法官康拉德.摩根進行調查。康拉德也是一位具有正義感的人士,他把科赫夫婦和索默等人一股腦送進了監獄。

具有正義感的黨衛隊法官康拉德

如果你認為希姆萊是出于同情猶太人而下令調查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希姆萊絲毫不會在意集中營囚徒的死活,屠殺猶太人本來就是他的主要任務。猶太人可以殺,但必須嚴格按照他的命令系統性的進行屠殺,私下里大肆殺戮加上貪污錢財等屬于違反命令的行為,在黨衛隊內部也屬于犯罪。不服從命令、自作主張肆意妄為,這才是希姆萊懲罰下屬的原因,絕不是這些看守殺了多少猶太人的問題。

索默受到嚴厲的處罰,他被降級成士兵,送到東線的懲戒營服役,在與蘇軍作戰的過程中,索默被蘇軍坦克炮炸掉了左臂和右腿,魔鬼遭到了報應,這下子他再也沒法去折磨別人了。

報紙刊登索默受審的照片,相由心生,看他的面相就是個兇惡之人

索默被蘇軍俘虜,一直關押到1955年獲得釋放,回到西德后他結婚生子,還獲得了殘障軍人撫恤金,這個魔鬼以為可以就此蒙混過關,可正義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1957年,西德法院對索默提起訴訟,控告他在集中營里謀殺101人,因為缺乏足夠的證據,最終法庭只能認定他謀殺25人,1958年,索默被判處無期徒刑,入獄服刑,這個惡魔終于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價。

索默在監獄關押到1971年,因健康原因出獄轉到醫院監禁,1973年又轉到一家療養院,但始終沒有被釋放回家,1988年魔鬼索默死在了療養院里,卒年73歲,他會下地獄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