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蘇聯B4榴彈炮:一炮摧毀碉堡,德軍見了就逃跑,戰后卻被封存

1945年4月,納粹德國最后的掙扎——柏林戰役開始,蘇聯調集百萬大軍攻城。在進攻前,蘇軍空軍和炮兵轟炸了柏林整整5天,把柏林城炸成了廢墟。

蘇軍艱難地打入柏林市中心后,納粹黨衛隊依靠加固過的國會大廈反擊蘇軍,面對厚厚的水泥墻,蘇軍坦克和工兵無計可施。

最后,朱可夫下令把一種大殺器開到前線,轟塌了國會大廈城墻,把德軍士兵震死在墻里,才讓蘇軍成功殺進樓里。

這種大殺器,就是蘇軍在二戰中的攻城之王——B-4重型榴彈炮。

說起B-4重型榴彈炮,很多人還感到陌生,但是提起它的外號「斯大林之錘」,可能很多人都聽過。

作為二戰時期蘇軍的頂級重炮,「斯大林之錘」幫助蘇軍從伏爾加河打到柏林,一路上無堅不摧,是蘇軍步兵的守護者。

正是因為有它的存在,蘇軍步兵才不用扛著炸藥包去換那些重型水泥要塞。

在柏林之戰里,90門B-4重型榴彈炮給德國帶來最后的制裁,在國會大廈掩體中瑟瑟發抖的德軍以為不露頭就能保命,最后卻被203mm的炮彈給震死在工事里。

那麼,B-4重型榴彈炮究竟是如何誕生的?這種武器在二戰里表現如何?

如此強大的攻堅利器,在二戰結束后為什麼被拋棄了?

一、B-4榴彈炮,差點流產的攻城神器

一戰結束后,歐洲人又開始進行軍備競賽,繼續研究火炮。由于過于粗大的火炮實在太笨重,各國都開始放棄,最后一直把火炮的口徑削弱到200mm上下。

當時新生的蘇聯剛剛結束了內戰,在和「白軍」以及「帝國主義干涉軍」的戰爭中,紅軍迅速成長,成為一支強大的人民軍隊。

紅軍的干部們都是從戰場上鍛煉出來的,其中騎兵和炮兵是紅軍招牌兵種,騎兵對裝備的需求較弱,主要研究戰術,而紅軍炮兵則需要高性能的火炮。

1926年,紅軍炮兵總局開始研究新型火炮,為未來20年的紅軍打造主戰武器。

當時,203mm大炮是歐洲的主流攻堅炮口徑,炮兵總局認為這種武器還會在戰爭里派上用場,于是下令彼爾姆兵工廠著手設計建造。

重型火炮有個最大的問題,那就是太過笨重而不方便部署,一戰時參戰國炮兵團都有配屬的「挽馬團」,成百上千匹馬拉著火炮移動,一旦遇到下雨或者敵襲,整個場面混亂不堪。

蘇聯的設計師們考慮到這個情況,給新型的火炮裝上了坦克履帶,越野能力更強,未來還能升級成自行炮,方便隨時部署。

1927年,彼爾姆兵工廠設計的裝履帶的攻堅火炮,「代號15172」出爐。

雖然當時材料問題和設計細節還沒決定,但該設計還是得到紅軍炮兵局的認可,于1928年開始進廠推進制造。

可就在這時,蘇聯時任的炮兵司令,后來的蘇軍元帥格里戈里·伊萬諾維奇·庫利克卻叫停了這個項目。

庫利克可不是路人甲,他外號叫「察里津炮王」,是蘇聯炮兵的精神領袖。

庫利克叫停203mm攻堅炮的設計有自己的理由,他認為蘇聯的現狀以及國內的地理情況完全不適合機械化部隊,什麼坦克集群啊,履帶重炮啊都是雞肋,笨重而低效。

至于所謂的攻堅任務,讓飛機來完成不行嗎?

他主張蘇聯要因地制宜,用小口徑的靈活火炮擔任主力,因此他大力提倡152mm火炮,火力強又輕巧,一次整幾十上百門齊放,誰都頂不住。

但好在這攻堅炮得到了斯大林同志的堅持,軍事思想比較樸實的慈父同志相信大口徑火炮的未來。

于是乎在接下來3年里,蘇聯軍工設計師對「15172」進行了研究和改動,在1930年拿出了樣板,1931年開始少量列裝部隊。

二、斯大林之錘的哲學:一力降十會

在30年代,英、美、德、蘇等國都在研究203mm榴彈炮,美國有M115榴彈炮,英國有M1917榴彈炮,德國則直接把SK C/34 203mm艦炮搬到了火車上。

而1931年蘇聯列裝的這種203mm火炮,就是后來威震歐洲的B-4重型榴彈炮。

該炮的整體重量達到15噸以上,線膛炮管長達5米,重5噸。該炮的炮彈居然重達100多公斤,人力無法扛動,只能用一台起重機裝填。

一門B-4需要15人的炮兵班操縱,最遠能把一顆炮彈發射到17公里外,射速最快達到每分鐘1發。

在1933年,紅軍還拿出了一種裝發動機的自行B-4,但重量超過了26噸,后來只好又改回了無動力版。

B-4重型榴彈炮不僅重,而且造價非常昂貴,所以制造出來后遲遲沒有下放到一線,只是在紅軍閱兵式上出來溜溜。

甚至在當時,B-4重炮也遭到部隊的懷疑,很多人認為這種武器華而不實,是為了取悅領袖而誕生的怪物。

但很快,1939年的蘇芬戰爭證明了B-4重炮的價值。

芬蘭本是沙俄的一部分,1917年一戰時趁著沙俄內亂而獨立,獨立后的芬蘭對蘇俄政府非常提防,在東南部卡累利阿地峽修建了軍事設施作為防御。

早前,俄國的首都彼得格勒就在芬蘭的邊境上,蘇俄為了安全,選擇遷都莫斯科。

蘇聯雖然遷走了首都,但后來還是覺得卡累利阿地峽地區離列寧格勒太近,沒有安全感。

于是乎在1939年,蘇軍進攻芬蘭,對卡累利阿地峽展開爭奪。

可蘇軍剛越過國境線,就在「曼納海姆防線」被芬蘭人擋住,這條防線前后修建了20年,遍布水泥碉堡群,易守難攻。

加上當地地形破碎,湖泊森林密布,繞行很困難,蘇軍只能正面強攻。

蘇軍的坦克、火炮對「曼納海姆防線」狂轟濫炸,但是這些半地堡式水泥墩子在120mm、155mm的火炮轟炸下幾乎毫發無損,蘇軍反而因為芬軍的偷襲、夜襲傷亡慘重。

最后鐵木辛哥調來了B-4重型榴彈炮,這種勢大力沉的武器給蘇軍和芬軍都上了一課。

當時,B-4重型榴彈炮來到前線,裝上高爆彈,一兩發炮彈就能炸毀芬軍的碉堡,哪怕是沒有徹底炸毀,炮彈爆炸的巨大震蕩波也能殺死里面的守軍。

在上百門B-4來到前線兩天后,蘇軍很快發現工事里的槍炮全部啞火了,芬軍因為畏懼巨炮而撤退。

1940年1月,蘇軍越過「曼納海姆防線」高歌猛進,2個月后,芬蘭投降。 此戰蘇聯雖然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靠著B-4重炮的雄威,還是笑到了最后。

自此,B-4重炮被蘇軍重視了起來,列寧格勒的武器工廠開始以每月5-10門的速度生產這種炮。

但是短短一年后,蘇聯就面臨又一挑戰。

1941年夏天,德國入侵蘇聯,在戰爭的第一年里,蘇軍作戰不力,丟掉了東部大量的國土,損失了400多萬士兵。

B-4重炮則被前線炮兵拆卸后裝箱運往后方,此后的兩年都鮮有發揮的空間。

德軍對蘇聯的進攻在1942年底前都順風順水,直到1943年1月斯大林格勒戰役勝利,蘇聯才投入反攻。

1943年夏天,蘇軍從伏爾加河推進到庫爾斯克,在這場大會戰中,蘇軍以絕對的人數優勢和武器優勢打敗德軍,隨后開始逆轉戰爭局勢。

在烏克蘭東部和白俄羅斯,蘇軍開始和德軍爭奪城市、工廠、村莊,這時候的德軍還不是后來強征來的烏合之眾,而是在東線鏖戰兩年的精銳,戰斗力非常強悍。

德軍在各個城市修建工事和蘇軍巷戰,一個城市常常易手多次還沒結果。

從這時開始,蘇聯的B-4重炮再次派上了用場,這種火炮只要觀瞄準確,裝載高爆彈時一發炮彈就能炸毀碉堡。

德軍士兵對這種武器苦不堪言,后來德國人從望遠鏡里看到卡車拉著B-4來到前線,后方就開始準備撤退。等炮擊結束,蘇軍進城后再巷戰。

到了1944年后,德軍補充來的新兵斗志盡喪,往往看到B-4后棄城而逃。

也在這一時期,「 斯大林之錘」的外號不脛而走,整個東線德軍都不想見到這種武器。

三、重炮末路:大有大的好處,但也有難處

整個二戰里,蘇聯共生產了幾百門B-4,柏林戰役里「斯大林之錘」執行攻堅任務,上百門B-4四處噴吐復仇的彈丸,把廢墟炸垮,將德軍活埋。

可二戰結束后,B-4失去了用武之地,被大量封存起來。

戰后,美國和蘇聯進入冷戰,兩國曾在短期內繼續擴大炮口,50年代美蘇推出了戰后第一代重型自行火炮。

美國的M65自行火炮口徑280mm,蘇聯的2B1「奧丁河」則更夸張,口徑達到420mm,而這兩種武器生產只有一個目的——發射核炮彈。

美蘇真的在冷戰初期想過發射核炮彈,也真的拿出了小型核炮彈做實驗。

這些重型大炮昂貴、笨重、而且易損耗,例如一台「奧丁河」約55噸重,炮管長20米,超過5層樓的高度,運輸是個大問題,在城市轉彎都困難。

而且核炮彈的危險性太大,發射車的安全無法保證,后來被放棄。

當時的飛彈技術正在突飛猛進,和這些巨大笨重的大炮相比,飛彈更小、更快、威力更大,很快美蘇都停產了超大口徑的重炮,專心研究飛彈。

在20世紀中期,大口徑火炮也基本退出了現役,各國的主流火炮在120mm到155mm之間。

因為火藥技術的進步,這些口徑的火炮射程和殺傷力都大大提高,在靈活性和殺傷力、射速、損耗之間完美平衡。

不過一向熱愛「巨炮」的蘇聯人還是保留了「攻堅炮」的獨苗,蘇聯「郁金香」2S4自行迫擊炮有240mm的口徑,是目前世界上最強大的攻堅武器,俄羅斯軍隊還在用。

在如今的俄烏戰爭里,「郁金香」也在攻堅作戰里發揮發熱,據說一發高爆彈就能讓敵人喪失戰斗力,有當年「斯大林之錘」的影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