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軍一天折損10架戰機?什麼年代了為何還要低空突防?

被擊落的蘇-30SM戰斗機殘骸

隨著戰事的深入發展,不少軍迷網友注意到一個奇特的現象:除首日相對稀疏的飛彈精確打擊外,俄軍的戰術打法似乎頗有些復古風,甚至讓不少人想起多年前兩次車臣戰爭。最主要的是,俄空天軍在開戰初期的存在感之低讓人難以想象,而當它最終開始大規模介入戰斗后,卻以損失慘重而上了熱搜。

自3月5日開始,俄軍相繼損失2架蘇-34戰斗轟炸機、2架蘇-25攻擊機、2架米-24/35攻擊運輸直升機、2架米-8中型直升機、1架海雕-10輕型無人機以及1架蘇-30SM戰斗機。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名曾參與敘利亞作戰的功勛飛行員也因其蘇-34被擊落而遭到烏軍俘虜,而他的轟炸領航員則在跳傘后陣亡。

不同于此前烏軍的嘴炮宣傳,這些損失不但有視訊圖片為證,也得到俄軍承認,而上述10架戰機的損失,居然都發生在短短26小時內,這也是俄空天軍開戰后至今最大的單日損失。而且它們幾乎都是在超低空突防時被烏軍單兵防空飛彈擊落,那麼實力強大的俄軍為何要讓本國戰機冒這樣的風險呢?

▲被俘的俄軍飛行員

超低空突防轟炸戰術是怎麼來的?有何優點?

軍用戰機問世以來,陸地/海洋天險作為屏障的作用瞬間大幅降低,而且交戰雙方都有機會攻擊對方部隊后方甚至本土。但這種進攻武器和對應戰術的出現,自然也促使防御方針對性提升自己,例如雷達的出現,就會讓防御方提前進入戰備,進而完全有可能以逸待勞重創對方來襲機群。

▲雷達的出現,在很大程度催生了超低空突防戰術

這樣一來,攻擊方只能利用對方監控漏洞隱蔽。由于雷達往往難以在超低空有效捕捉目標,因此超低空快速突防打擊在二戰中得到廣泛利用。例如英軍就曾依靠蚊式轟炸機以此戰術摧毀法國和丹麥的蓋世太保總部等目標,蚊式不但速度快,而且木質機體難以產生回波,面對此類任務時可謂得心應手。

轟炸機的一大難關在于如何保持自身生存率。二戰中一些轟炸機試圖通過加強防御火力自保,但戰后噴氣式戰斗機以及空對空制導武器的普及,這種方式被證明基本走不通。第二種方式,則是通過提升速度和高度,讓對方看得見也難以夠得著,但地空飛彈的快速進步,讓這種思路的弊端也逐漸凸顯。

▲憑借蚊式轟炸機,二戰中的英國將超低空快速突防戰術演繹到極致

這樣一來,低空快速突防的意義就得到較大重視。雷達仰角下限調整一般都是在緊貼地形障礙物的平均最高點,且多數固定雷達站都建立在較高海拔區域,所以即便雷達技術快速發展,低空盲區問題也依舊存在。如果雷達站附近有山,那麼探測盲點就會增多,而艦艇雷達在海面時,雜波問題就更會加大探測超低空敵機的難度。

以美國為例,其本土防空司令部的各類雷達可以有效監控正常高度下的所有空域,但如果敵機保持百米高度,那麼這一體系就會成為篩子。倘若來襲目標具有低紅外/雷達可視度特點,而且發射的彈藥同樣可視度較低,那麼一般的防空雷達就更難以在防御初期準確捕捉并跟蹤對方。

▲即便號稱本土防空第一的美國,也難以徹底防御超低空突防的敵機

一旦躲過固定雷達,那麼攻方剩下的就只有盡量避開對方機動式雷達,成功攻擊的機率就會極大提升。在本土防御中,一些民用的電廠、網絡通訊機構及交通要道,同樣對戰爭有很大作用,但這些容易受損的設施難以和軍事基地那樣得到密集防御。換而言之,即便美國也不可能在本土發展各種高度上都絕對嚴密的防御網。

目前不少戰機往往配備激光/紅外系統和夜間飛行專用指引設備,還有專門匹配地形的毫米波雷達,攻擊時的鎖定也都有電視攝像作為協助,使用的對地對海制導武器,同樣會自動匹配環境,進而在超低高度快速撲向目標。

▲精確制導武器往往價格過于高昂,是俄羅斯難以大量裝備的

一些常見的飛彈和精確制導炸彈的共同點,就是成本較大,部分型號甚至還需要發射方進行后續指引,這必然會增加攻擊方的危險時間窗口。但如果超低空快速接近目標時,依靠精確的火控裝置,即便投放普通炸彈也會因為攻擊距離縮短而命中率大增。

試想,一個技術出色的飛行員依靠這種方式達到同樣的打擊效果,就會為己方戰爭開支做出很大貢獻。

▲巴比倫行動中,以色列空軍的超低空突防攻擊十分精確

直到今天,很多國家的空軍都要求自己的飛行員能在所謂零高度安全快速飛行。北約國家空軍的很多單位都在英國某個被稱為音速峽谷的訓練場進行超低空突防訓練,他們希望借此超低空快速飛行規避對方防空系統的跟蹤。

超低空突防轟炸有哪些危險?

有得必有失,超低空突防轟炸也會讓戰機和飛行員面對更大的風險。由于高度驟降,飛行員在極大的相對速度下因誤判導致事故的機率也會激增,對方對空射擊的輕型武器也會帶來很大威脅。非但如此,命中目標后往往還會導致大爆炸,如果不及時規避危險區,就可能被破片或沖擊波波及而導致失控!

▲二戰后期,美軍艦載機在超低空任務中往往損失很大

1945年美軍艦載機在東京附近的行動就證明了這一點,當時美軍試圖將神風敢死隊和攔截美軍戰略轟炸機的日軍戰斗機盡量消滅在機場,但日軍布設大量假目標,因此美軍識別困難,加上高空轟炸命中率不佳。所以美軍只能讓艦載機超低空突擊,但這也導致日軍瞭望哨提前察覺了其動向。

同時,日軍還在平冢等地機場的假目標附近隱蔽了大量防空火器,并在美軍機群錯誤地襲擊假目標時驟然開火,導致美軍損失慘重。由于高度太低,不少美軍飛行員甚至來不及跳傘或迫降!據美軍參戰者回憶,這次損失完全出乎美軍預料,甚至導致艦載機聯隊的打擊計劃被迫修改。

對俄羅斯而言,超低空飛行的危險,也是其深刻的痛。蘇軍入侵阿富汗后,美軍為反抗力量提供了大量毒刺系列單兵防空飛彈,并派不少教官親自指導。這一來,蘇軍直升機幾乎從獵人淪為獵物。更可怕的是,游擊隊還經常攜帶毒刺飛彈潛入蘇軍機場附近,專在蘇軍飛機起降時下手。

▲對當年的阿富汗蘇軍而言,毒刺飛彈意味著幾乎醒不了的噩夢

在如此危險面前,蘇軍被迫發明了所謂阿富汗降落法,即在毒刺飛彈最大射高上飛行,抵達機場后極速俯沖下降,臨近跑道時迅速拉平,避免被對方瞄準。但對于高速固定翼噴氣機而言,這意味事故率激增,而且大型運輸機依舊面臨很大威脅,因此蘇軍還要在伊爾-76起降時派遣直升機專門為其「擋槍」。

在今天的技術下,超低空突防襲擊也面臨局限性。目前,軍事大國都有大型或中型預警機,這些預警機都有探測范圍遠超過陸基/海基雷達的空基雷達,下視范圍和有效涵蓋面積都得到長足進步,即便對方機群以零高度來臨,也難免被發現。這樣一來,此類戰術的突然性就會大打折扣。

▲大型預警機的普及,極大遏制了超低空突防戰術

在烏克蘭的俄空天軍戰機為何損失慘重?

自海灣戰爭以來,現代戰爭中十大空襲戰法的概念逐漸得到公認。它們分別是精兵做先鋒的精確制導武器斬首戰、預警機和衛星等設備結合的合成立體偵察戰、多機種協同作戰、外科手術式遠程精確打擊、防區外打擊、電子壓制迷惑和摧毀結合、小分隊多路同時夾擊、隱身戰機加電子戰機配合的突襲、飽和式制導武器重錘打擊以及夜間空襲。

▲如此九宮格,暴露了俄空天軍的重大不足

然而今天的俄空天軍卻根本不達標。例如近日被擊落的一架蘇-34就是在切爾尼戈夫附近被9K310這種上世紀80年代的蘇聯造單兵防空飛彈擊落的,另一架米-24直升機是在十多米高度上被附近地面樹林中突然出現的單兵防空飛彈擊落。盡管這的確證明超低空任務的危險性,但也暴露了俄軍不少問題。

以蘇-34為例,該機配備了新型火控計算機、液晶顯示器、新型數據鏈,可攜帶多種激光制導炸彈或電視制導飛彈,還能掛載數據鏈吊艙進行末段制導。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被擊落的一架蘇-34盒其他被擊落的俄軍戰機殘骸顯示它們根本沒有攜帶制導武器,只使用普通FAB-500一類無制導炸彈!

▲蘇-34居然攜帶如此原始的非制導炸彈發動攻擊

正常情況下,戰斗機或攻擊機會在6千米高度進行精確打擊,此時對方單兵防空飛彈根本不構成威脅。如果使用老式無制導炸彈時,就必須降到超低空,以較平穩的速度和航向接近,此時的戰機幾乎就是活靶子!更糟的是,超低空狀態下反應時間很短,戰機飛行員甚至沒有時間干擾對方飛彈!

烏軍使用的單兵防空飛彈多半是紅外制導類型,各國主力戰機也都有紅外/紫外飛彈逼近告警設備,即通過紅外掃描原件探測飛彈來襲時的紅外熱信號。最新型的產品為凝視型紅外焦平面陣列電掃描探測,它對飛彈的探測范圍更大、報告反應更快,更不容易虛報。

種種跡象表明,由于俄軍預算嚴重緊缺,外加夜戰設備技術相對落后,因此不少戰機的夜間作戰效率大大下降。而預算緊缺,又直接制約俄軍機載精確制導武器的裝備數量,最終那些使用非制導炸彈的俄軍戰機為保證攻擊命中率,就只能在白天展開超低空突襲,但這多少有些胸膛對刺刀的悲壯感。

俄空天軍還存在哪些問題?可能導致什麼嚴重后果?

從海灣戰爭到伊拉克戰爭,美軍密集空中打擊在發動前,總要進行全方面多兵種動員。一旦進攻發起,就會長時間持續,特別是夜間精確滲透斬首打擊后,晝夜持續性大規模轟炸持續時間很長。然而俄空天軍不但技術和對應訓練明顯不足,還要抽調很大部分力量戒備北約,留給參戰部隊的力量和準備條件自然不足。

▲目前,EA-18G這種水平的電子戰機依舊是俄軍難以企及的型號

雖然烏軍防空體系受到很大打擊,但明顯還沒有如當初伊拉克那樣徹底癱瘓,這也和俄軍高度缺乏高性能專業電子戰機有關。冷戰中,蘇軍鑒于西方電子技術優勢,大量配備專業電子戰機,但蘇聯解體后,空軍電子戰部隊幾乎都被裁撤。盡管2008年俄格戰爭后,俄軍開始盡量恢復建設,但時至今日,俄軍依舊缺乏EA-18G或殲-16D一類高性能電子戰機。

2020年納卡戰爭中,無人機的廣泛使用成為此戰的亮點。然而俄烏戰爭中,俄軍察打一體無人機卻遲遲沒有亮相。俄羅斯的財力和電子技術使其很難拿出水平堪比捕食者、翼龍等一流無人機,也正是俄軍這方面的不足,因此面對一些烏軍固守的點時,也只能冒險讓直升機或固定翼戰機代為打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