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了還嫌棄煮土豆和冷飯團難吃?對朝戰爭中美軍戰俘奇葩回憶錄

小時候吧,咱們總是聽聞美軍全是少爺兵,吃不起苦。等大一些了吧,也知道美軍在二戰中也有不少諸如約翰·巴斯隆,羅伯特·科爾這類硬漢,知道了美軍打仗時也不慫。不過今天我在翻一些抗美援朝戰爭中美軍回憶錄時,看到了一些跌眼鏡的描述...

回憶錄的主角的照片如上,佛蘭克林·傑克·查普曼Franklin 「Jack」 Chapman,率屬于美軍第七步兵師,擔任107mm迫擊炮炮長,在1950年11月30號長津湖戰役中,他所屬的第三十一團級戰鬥隊一股腦的向志願軍行了法式軍禮。

(反正這個人和我寫的故事是真實的,可以順這名字查得到,免得總有人說我編故事,太煩了)

佛蘭克林被俘的時候額頭、手臂、雙腿、屁股都有傷,所以被押往戰俘營的陸上就一路罵罵咧咧的。他的吐槽諸如:

沿路的朝鮮居民拿棍子打他們,朝他們吐口水(廢話,你們是入侵者)

志願軍拿走了我們的隨身物品,只給我們留了一件軍大衣(要不要把槍也還給你們?)

天太冷了,只能步行,而且不少人的腳凍傷嚴重,還有長壞疽的(那段時間大家都冷,又沒搶你們鞋子,嘰歪個啥?)

然後最誇張的就是下邊這段話

有一次,他們給我們吃煮土豆,還有一次是冷飯團。有幾次睡穀倉時會找到一些幹玉米棒子,這可以在行軍路上慢慢嚼。一般來說他們會在出發前一個小時給我們送吃的,通常來說會是大麥或高粱做成的水湯,而且都是冷的,一點都不能禦寒。我們對這些東西感到噁心,但還是設法把它咽了下去。很多時候,我會想象糖果棒,漢堡,薯條或者其他美國美食就在我眼前,但卻拿不到!

嘖嘖嘖,你看看這像人話麼,其他志願軍戰士自己吃的啥你們心裡沒點數???還漢堡薯條?洗洗睡吧,夢裡啥都有

大約行軍了19天左右,他們來到了位于中朝邊境的江界戰俘營,然後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吐槽回憶錄。(其實江界距離長津湖不遠,100公里都不到,但白天天晴時為了躲避美國空軍都不走動。而且志願軍也充分放慢了步伐,19天,100公里,這美軍俘虜還叫的和啥似的...)

抵達江界時已經快過耶誕節了,佛蘭克林表示耶誕節那天志願軍在一個類似穀倉的禮堂裡擺上了花環、蠟燭、聖誕樹,並寫上了聖誕快樂,而且那天還吃到了熱米飯和肥豬肉(平日裡吃的是燉豆子或者燉高粱米),每個人還分到了一些花生、6-7克硬糖以及一些香煙。但佛蘭克林這孫子隨即表示他一點都不開心,因為想到沒被俘的哥們這會兒應該吃的比自己好得多。

當然,日常教育馴化是少不了的,而且日常活動也豐富,沒讓他們幹什麼苦力也是真的,十幾萬字的回憶錄中我就沒查到有多少勞動情節,最多就是讓他們上山伐木用來搭營地、做傢俱,當柴燒或者是參與勞種,但強度都不大。想想被日本人俘的美軍,這群在朝鮮的美軍日子不要太舒服。

還有很扯的一段,志願軍一開始教育他們時非常反對他們的宗教信仰,而且試圖讓這些美軍或者其他聯軍信奉達爾文進化論,結果遭到了戰俘們的強烈譴責和反對。(圖文不能添加表情,不然我一定丟個哭笑不得表情上去)

其實回憶錄很長,因為這傢夥從1950年被關到1953年才回去,期間也有不少同營戰俘的交叉回憶。但多數都是非常帶意識形態的描述,比方說怎麼教化他們,怎麼審訊他們部隊番號之類。當然,更多的是吐槽營地伙食不好、缺乏醫療物資、缺乏衣服被褥等等,回頭想想當時志願軍的運力,自己都吃不好穿不暖的,已經對待戰俘算是仁至義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