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式輕機槍端著沖鋒?戰爭片越拍越離譜,輕機槍到底該怎麼用?

ZB-26式輕機槍,中國稱之為捷克式輕機槍,結構簡單性能可靠,從土地革命時期到新中國成立,一直都是當時各路中國軍隊手中最常見的輕機槍。如今這款輕機槍也是國產戰爭片中出鏡率最高的武器。

不過,在絕大多數國產戰爭片中,對于這款槍的用法都是主角或士兵端著輕機槍當沖鋒槍一樣沖鋒陷陣。比如《亮劍》中圍剿山崎大隊時,張大彪端著捷克式一邊掃射一邊沖鋒;第一集李云龍回去救張大彪的時候也是端著捷克式沖在最前。

不得不說這麼拍在畫面上確實很有沖擊力,對于大多數不關注軍事細節的觀眾來說,看得很過癮,但是這樣的畫面其實是十分離譜的。也不知道為什麼,盡管這樣的拍攝方式有著明顯的硬傷,但是無論是抗日神劇,還是一些口碑較好的影視劇,幾乎都會出現這樣的畫面。

那麼那個時代的輕機槍到底應該怎麼用呢?

首先,捷克式輕機槍全槍重9公斤左右,這還不包括射手身上的彈匣等其它裝備,而戰場上步兵的沖擊距離基本上是400米,一般士兵徒手400米障礙人都要累垮,更別說端著機槍沖鋒了。

無論是革命戰爭時期的軍隊,還是現代軍隊,輕機槍都不是一件單兵武器,它是一件需要多人協作的武器裝備。雖然現代軍隊的輕機槍已經普及到了班里,通常情況下可以由單人操作,但是輕機槍火力的部署需要由班長或者其他干部來指揮,也需要彈藥手來協助攜帶彈藥。

而革命戰爭時期的槍組成員則更為復雜,更考驗團隊的寫作。革命戰爭時期的中國軍隊,由于比較窮,有的部隊一個團里也不見得有幾挺重機槍,因此輕機槍一般都會作為上級單位的支援武器使用,不像現在一樣配置到班里,于是就有了我們經常聽說的機槍班、機槍排、機槍連。

而機槍班、機槍排里也不是每人一挺機槍,以1936年國軍《步兵操典草案》中的輕機槍槍組成員的配置為例。一個輕機槍組需要3到4人,包括:射手(攜帶機槍和射擊)、副射手(攜帶備用槍管、傳遞彈藥、射手替補)、彈藥手兼傳令兵(攜帶彈藥、修槍零件包、向副射手傳遞彈藥、在指揮官和射手之間傳遞信息)。

在電視劇《我的團長我的團》以及一些老式國產戰爭電影中,就可以看到機槍射手旁邊一直要跟一個副射手,當然對于有的部隊來說,在人員缺編的情況下,副射手可能要身兼多職,像《我的團長我的團》中機槍手迷龍的副射手豆餅就一直背著一個箱子,里面裝的就是彈藥、槍管以及其它槍支零部件。

這里要強調的是,傳令兵在正規軍中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影視劇中卻很少有體現。由于機槍往往擔負著火力支援的任務,因此如何讓有限的火力發揮無限的作用實際上考驗的是指揮員的指揮藝術,而非機槍射手想怎麼打就怎麼打。

機槍的射擊方式、射擊角度、射擊位置的變化,保證機槍不會打到沖鋒中的友軍,都需要由指揮員來進行部署,甚至有的時候指揮員會直接跟著機槍班組進行指揮,這一細節在《亮劍》圍攻山崎大隊中有過體現,772團團長程瞎子旁邊一直就待著一名機槍手。

如果輕機槍伴隨步兵進行沖鋒,指揮員在后方上不去,這時候就需要傳令兵來傳達,當然隨著現代通訊器材的普及,傳令兵基本就很少見到了。

也正是因為輕機槍作為支援火力的關鍵角色,機槍手就更不可能端著機槍沖在最前,反而多數時候都是躲在進攻步兵的側方或者后方在保持隱蔽的情況下進行射擊。

當然戰場環境瞬息萬變,不排除會出現機槍手完全單人操作輕機槍和敵人面對面的情況,但這種時候也不會出現電視劇中端著槍突突突的「超級士兵」畫面。

還是以《步兵操典草案》為例,里面提到了機槍射擊最好依托掩體,打開腳架以臥姿射擊,盡量避免站姿。

如果遇到在極近距離下,如在樹林中、戰壕內、城市街道上,不得不以站姿端槍進行射擊,這種射擊方式也是有規定的,通常要將皮帶從頭上套過掛在左肩上,將槍身固定在身體右側,右手握槍把扣扳機,左手則要麼握提把,要麼握槍腳架基部。

電視劇中左手直接端著槍管的打法就過于離譜了,因為連續掃射一會兒槍管就會發燙,手是絕對握不住的。另外,像是捷克式輕機槍使用的都是7.92x57mm全威力毛瑟步槍彈,這個后坐力是很大的,立姿射擊要控制這個后坐力怕是很困難。

還有一個細節也是國產戰爭片經常忽略的,輕機槍在當時作為一種比較珍貴的火力支援武器,無論是正規軍還是游擊隊對輕機槍都是很保護的,《步兵操典草案》中有專門的章節敘述在各種戰場環境下應該采用何種姿勢保護攜行輕機槍,對于翻越障礙時也強調了需要多名士兵團隊協作運輸槍支,避免因槍支磕碰、被泥沙侵入而導致發生故障。

當時的中國軍隊缺少的不僅是槍支彈藥,用于維修的槍支零部件也十分稀缺,一旦發生故障或損壞,成本是很高的,有的時候士兵甚至會為了保護機槍而犧牲自己,所以基本不會出現士兵端著機槍沖鋒甚至和敵人肉搏的情況。

當然不排除在特殊情況下,單兵只能依靠輕機槍正面面對大量敵人的場面,比如抗美援朝戰爭中,經常出現一處陣地上只剩下一名士兵依靠一挺機槍堅守陣地的情況。但也要強調的是,這樣的情況在整個戰場上也是屬于少數,甚至是個例。

雖然對于大多數觀眾來說,戰爭片看個熱鬧就行,但是導演對于細節的把控也表明了他對這部作品的態度。其實不難發現,盡管有些口碑較好的戰爭片在細節上仍然有所瑕疵,但是觀眾能看出導演對細節的追求,而這樣的作品往往都是好作品;相反完全不考慮細節的導演,拍出來的完全就是神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