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油紙包神話再現,封存三十年的前蘇聯導彈真的能用嗎?

2022年2月24日俄烏沖突爆發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表現出空前的慷慨,出錢出槍出口糧,支持烏克蘭與俄羅斯正面硬剛。

在這場「援助運動」初始階段,作為歐盟老大的德國表現得比較謹慎,沒有直接提供致命性武器,而是送給烏克蘭人5000頂頭盔和一座價值530萬歐元的移動野戰醫院,用于保命療傷,以至于被烏克蘭人譏諷道:「接下來會送什麼?枕頭嗎?」

■德國最初向烏克蘭提供的軍事援助僅限于頭盔等非致命性防護裝備。

在各方壓力下,德國最后拿出點硬貨,宣布援助烏克蘭1000具「鐵拳-3」反坦克火箭和500枚「毒刺」防空導彈,接著在3月3日有媒體爆料稱,德國將免費贈送烏克蘭2700枚防空導彈,數量相當可觀,令人感嘆德國人出手之大方,要知道一枚單兵防空導彈的售價最少也要10萬美元以上,以「毒刺」導彈為例,僅導彈本身就達12萬美元,算上射控裝置價格更貴,這批導彈以行價估算至少也在3億美元以上。

然而,細看新聞內容卻令人大跌眼鏡,因為這2700枚導彈并非德軍的現役裝備,而是來自冷戰時期東德人民軍的遺產,已經在倉庫里塵封了超過30年的前蘇聯「箭-2」便攜式防空導彈!

■德國媒體關于援助烏克蘭2700枚「箭」式導彈的報道。

「箭-2」式防空導彈是前蘇聯在20世紀60年代開發的第一代便攜式肩射防空導彈,蘇聯編號9K32,北約代號SA-7,綽號「圣杯」,于1968年服役,可由單兵攜帶或車載發射,采用紅外制導方式,具備「發射后不管」的能力,最大速度達1.26馬赫,主要對付飛行高度在1500米以下,射程在3700米以內的低空目標,后續改進的「箭-2m」速度提高到1.47馬赫,最大射高和最大射程增至2300米和4200米,不過作為早期單兵防空導彈抗干擾能力較差,其技術水平與美國FIM-43「紅眼」防空導彈相當。

■「箭-2」防空導彈是前蘇聯第一代便攜式單兵防空導彈,北約代號SA-7,綽號「圣杯」。

「箭-2」導彈問世后,除了裝備蘇軍外,也大量援助華約盟友和第三世界國家,參與了冷戰時期和冷戰后諸多戰爭和武裝沖突,是世界上裝備和使用范圍最廣泛的單兵防空導彈。

東德作為華約組織的重要成員和鐵幕對峙的前沿尖兵,自然也從蘇聯獲得了這款導彈,而在1990年兩德統一后庫存的「箭-2」導彈也被聯邦國防軍所繼承。作為剩余物資被封存起來,按照裝備時間推算,這批導彈距離出廠時間至少有40年之久!

■操縱「箭-2」防空導彈的東德人民軍士兵。

新聞一出,流傳已久的「德國油紙包神話」再現網絡世界,似乎又是一個德式品質、經久耐用的力證!網友們紛紛調侃德國人是在「清庫存」。

然而,平心而論,這些已是不惑之年的導彈真的還能用嗎?事實恐怕很打臉,漫長的歲月足以讓這些導彈腐朽不堪。

■冷戰時期,一名蘇軍士兵在指導東德戰友使用「箭-2」防空導彈。

首先,防空導彈屬于高技術兵器,「箭-2」雖然體型輕巧,卻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其復雜程度并不亞于體型更大的導彈,甚至更加精密,內部很多關鍵電子元件,如硫化鉛紅外導引頭和電池等,對儲存環境要求極高,必須在恒溫恒濕環境下才能長期保存,絕非一層德國油紙能夠滿足的,況且上世紀60、70年代的蘇聯電子產品本身就工藝差、壽命短,在經歷歲月消磨后是否還能正常工作,實在令人懷疑。

■從這幅特寫照片可以觀察到「箭-2」的紅外引導頭,這是非常精密且脆弱的關鍵元件。

其次,除了敏感的電子元件外,「箭-2」導彈的彈體和發射裝置上使用了不少易生銹的金屬材料和金屬部件,一層油紙顯然很難抵擋潮濕環境下日積月累的侵蝕,從而發生銹蝕,這不僅意味著彈體強度的下降,使其難以承受劇烈機動的過載,還會在彈體內機械結構之間發生粘連,比如彈翼舵面控制機構,導致飛行控制失效。此外,銹蝕產生的化學反應還會影響到與金屬材料接觸的炸藥、燃料等火工品的性質,使其發生改變以致失效,甚至發生自燃自爆。

■一枚保養不良而報廢的「箭-2」導彈,可見發射筒外表及內部構件都銹跡斑斑。

再次,導彈內部的火工品,如戰斗部中的炸藥和發動機、助推器中的燃料都會在長期存儲中發生變化。相對而言,引信和炸藥對存儲環境的要求較低,但火箭燃料十分嬌貴,對儲存條件有較高要求。「箭-2」導彈采用固體燃料火箭發動機推進,其燃料采用澆筑成形的藥柱,在保存不善時會因震動、受潮、干燥等原因產生裂痕甚至斷裂,也會因為密封失效,與空氣接觸而改變化學性質,從而導致發動機工作狀態的不穩定,影響到導彈的飛行能力。

■在博物館內展示的「箭-2」導彈剖視模型,其中紅色部分為戰斗部,黃色部分為火箭固體燃料。

最后,導彈的密封材料也會老化變質,失去保護作用。通常導彈的密封依靠橡膠和涂料,在自然環境下橡膠制品通常3到5年就會老化,即使加入抗老化成分的特殊橡膠其壽命也不會超過20年,而一旦密封失效,就意味著彈體內的精密元件和化學制品就會失去穩定的存儲條件,發生不可控的質變。這樣的導彈即使能夠發射出去,恐怕只會失控亂飛,不堪使用。

■「箭-2」導彈發射筒的密封蓋為橡膠材質,在長期保存后容易老化。

或許有人爭辯德國人的「油紙包」精神會減少上述情況的發生,延長保存期限。那麼倒要反問一句,德國人有必要精心保存這些導彈嗎?在兩德統一后,原東德人民軍的大量武器裝備,包括戰斗機、軍艦、坦克等,多半被賤賣甚至白送,因為這些蘇式武器與聯邦國防軍的西式體系根本不兼容,本身裝備美制「毒刺」導彈的德軍也看不上性能落后的薩姆-7,只是擔心流入恐怖分子手中會對民航業造成巨大威脅而加以封存。

■波蘭空軍的米格-29戰斗機,在2004年德國以1歐元的價格將22架前東德空軍的米格-29賣給波蘭。

在冷戰結束后德國武備廢弛,大幅裁撤軍備,削減國防預算,不僅裝備數量急劇減少,現有裝備的妥善率也低得驚人,只有不到一半的裝備處在隨時可用的狀態,比如現有的220輛「豹2」坦克,妥善率僅為46%,62架「虎」式武裝直升機僅12架可用。連現役裝備都保養得如此之差,德國人又有何理由對這批本就落伍又是剩余物資的前蘇聯老導彈格外關照?據報道,存儲導彈的木箱早在數年前已經發霉,可見德軍對其存儲根本不走心,因此這2700枚舊導彈只是宣傳噱頭,遠不及德國另外提供的500枚「毒刺」來得實際。

■2017年,時任德國國防部長的馮德萊恩視察部隊,冷戰后聯邦國防軍負面新聞不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