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巴契夫、葉利欽和普丁區別在哪?蘇聯最後的元帥作出犀利評價

1991年秋天的某個早上,莫斯科市民出門上班,卻發現街上停著內衛部隊的坦克。

與此同時,電視裡傳來蘇聯副總統的講話:「戈巴契夫因身體不適暫時卸任蘇聯總統,總統由我暫時兼任,最高權力歸「緊急狀態協會」所有。」

這是在蘇聯崩潰前,蘇聯領導階層為保護祖國做出的最後一次嘗試——819政變。

在819政變裡,下令軍隊進城的就是蘇聯國防部長——德米特裡.亞佐夫。而在西方媒體口中,亞佐夫是「唯一有能力保持蘇聯完整的人」。

但可惜的是,因為政變集團內部缺乏主見,此次政變最終失敗。

819政變失敗後,亞佐夫被蘇聯政府逮捕,1994年才被赦免出獄。

說起亞佐夫元帥,他是蘇聯紅軍忠誠的戰士,他17歲從軍,從衛國戰爭的屍山血海裡爬出來。

亞佐夫長期在一線部隊帶兵,從營長當起,一直做到集團軍司令,並在80年代成為國防部長。 他經歷了蘇聯由盛轉衰,了解蘇共和蘇軍,更了解蘇聯的歷代領導人。

在晚年,亞佐夫將軍接受採訪,對蘇聯歷代領導人做出了評價,其中最波濤洶湧的90年代裡,戈巴契夫、葉利欽、普丁三代領導人都跟他有交集,他對三人的評價可謂都很有代表性。

那麼,亞佐夫的一生有多傳奇?他對戈巴契夫、葉利欽、普丁分別有怎樣的評價呢?

一、亞佐夫,從紅軍士兵到蘇聯國防部長

亞佐夫,俄羅斯族,于1924年出生于蘇聯中部西伯利亞地區的鄂木斯克,他的家庭以務農為生,當時是集體農莊裡的社員。

少年時代的亞佐夫平平無奇,跟大多數蘇聯人一樣上學,閒時幫助農莊工作。直到1941年,德國納粹的入侵打斷了這一切。

面對排山倒海殺來的德國人,蘇聯軍隊節節敗退,在基輔合圍被吃掉80萬人後,蘇聯開始全國總動員。

亞佐夫此時謊報年齡報名參軍,成為蘇聯紅軍預備隊。他參與了莫斯科保衛戰,後來更被派到列寧格勒,參與了地獄般的列寧格勒保衛戰。

衛國戰爭裡,蘇聯士兵的傷亡率驚人,但是亞佐夫居然打滿全場,在1945年戰爭結束時已經是上尉營長。

戰爭結束後。亞佐夫被選拔到步兵學院深造,又在軍事學院、總參學院學習,畢業後主管紅軍幹部培訓工作。

勃列日涅夫時期,亞佐夫先後在蘇聯中亞軍區和遠東地區任職,1978年升任上將。按照當時的蘇聯政治生態,缺乏後臺的亞佐夫很難升遷,可能會在地方帶兵直到軍旅生涯結束。

勃列日涅夫時代的蘇聯開始官僚化,好在他去世之後,蘇聯政府開始著手改革,這時亞佐夫嶄露頭角,他是個積極的改革派。

直到1984年戈巴契夫上臺,亞佐夫就被調到了中央。

1987年,「西德飛機事件」引起蘇軍高層地震,蘇聯國防部長下臺,亞佐夫頂上位置成為新任國防部長。

1990年,他被授予「蘇聯元帥」軍銜,這是蘇聯歷史上最後一位蘇聯元帥。

二、戈巴契夫的軟弱和天真,葬送了蘇聯

縱觀亞佐夫的軍旅生涯,在戈巴契夫上臺前,亞佐夫一直在最高權力之外,戈巴契夫可以說對他有恩。

但是在亞佐夫晚年,他對戈巴契夫少有正面評價,「軟弱」、「天真」是給戈巴契夫的總結。

亞佐夫的原話是:「戈巴契夫受到安德羅波夫同志的提拔而進入中央,他當時很年輕,在經濟改革上有才能,是國家的人才,但這不代表他有實力領導蘇共。」

「蘇聯是世界上最大的國家,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國家,戈巴契夫缺乏統領全域的眼光和氣魄,他對內弄權,固執己見,對外又軟弱,最終毀掉了這個聯盟。」

亞佐夫用兩件事來證明自己的話,第一是關于1989年的第比利斯事件。

1989年,格魯吉亞出現了獨立運動,首都失去控制。最後亞佐夫當機立斷,派空降兵去格魯吉亞平叛,軍人和當地人發生了流血衝突,獨立運動被壓制住了,但在國際上鬧得沸沸揚揚。

按照傳統的蘇聯軍人的思維,維護聯盟統一,是至高無上的職責,亞佐夫認為自己做得沒錯。

而戈巴契夫卻表現得很軟弱,他身為最高領袖不敢承擔第比利斯的責任,就在講話裡把所有問題推給蘇軍,說這次行動都是蘇軍將領的責任,這導致軍隊人士大為不滿,對中央的威信影響很大。

第二件事,則是跟美國在核武器上的博弈。

核武器是蘇聯和美國在冷戰期間能分庭抗禮的主要工具,蘇聯的核武庫一直稍微領先于美國,這讓美國戰戰兢兢了幾十年。

但是到了80年代末,戈巴契夫卻天真地答應美國的條件,以「廢核」為籌碼換取西方的友好。

戈巴契夫打心底裡相信西方天花亂墜的允諾,單純地以為國際政治就像交朋友一樣簡單,他迷信領袖個人之間的口頭協定和承諾,最後以一連串失敗的改革導致了蘇聯的解體。

三、投機分子和貪汙犯葉利欽

如果戈巴契夫是個不稱職的領袖,那亞佐夫對于葉利欽的評價可以說更加嚴厲,「投機客」、「野心家」,這是亞佐夫對葉利欽的評價。

他說道:「葉利欽在回憶錄裡說他想過要保存蘇聯,我覺得他是在騙人,他心裡完全沒有蘇聯。葉利欽心裡只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是他和那些宣導私有化的搭檔奪走了人民的財富。」

「葉利欽的時代是黑暗的,整個俄羅斯死氣沉沉,他和背後的黨羽大肆斂財,卻不管人民如何生活。」

從評價當中,我們不難看出亞佐夫心裡的憤怒和怨氣,如果是戈巴契夫是蘇聯的掘墓人,那葉利欽就是蘇聯的蓋棺者,他徹底毀掉了蘇維埃。

葉利欽本人一開始就不相信共產主義,屬于現在我們國內常提的「兩面人」。

葉利欽1961年30歲時才加入共產黨,在他的回憶錄裡,他直言不諱地說:「入黨的目的就是為了在建築局升遷。」

在仕途中,葉利欽一直以異見主義者自居,他的優點就是極為善于演講,擅長煽動人們的情緒,有點赫魯雪夫的風范。

但實際上,葉利欽嘴尖皮厚腹中空,自己能力一般,卻善于趨炎附勢。在戈巴契夫上臺推動改革後,他積極回應,被中央看中後,直接從地方拔到中央擔任莫斯科市委書記。

之後葉利欽開始以民主自由派自居,暗中聯繫西方和各個加盟國,推動了蘇聯的解體,然後自己擔任俄羅斯總統,拿到了最大的一塊蛋糕。

在當總統的歲月裡,葉利欽完全倒向西方,用「休克療法」坐視蘇聯巨大的國有財富被寡頭們瓜分,最後自己也分到了一份天文數字。

從1992年到1996年,俄羅斯盧布貶值成廢紙,俄羅斯人生活水準倒退回70年代,而葉利欽自己的兩個女兒則用特殊手段低價收購股票,賺了上億美金。

1996年,葉利欽在俄羅斯的支持率掉到了6%,這放在全世界都是極為驚人的。

在執政的最後幾年,葉利欽一邊維護自己的統治,讓家人撈錢,另一邊緊急尋找自己的接班人,就在這時候,弗拉基米爾.普丁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四、普丁,他是個天生的領袖

普丁,這位執掌俄羅斯巨輪20年的舵手,成功把俄羅斯從崩潰的邊緣拯救了回來,重新成為和西方平起平坐的地區大國。

亞佐夫元帥認識普丁比較晚,可是他對于普丁的評價卻很高。

亞佐夫說:「普丁很年輕,他執掌最高權力時才47歲,我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學來的治國之道,我想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邊做邊學,實踐出真知。」

「普丁有一點非常可貴,他把俄羅斯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忘我地工作,在短時間內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普丁如果能讓俄羅斯復興,那麼他會是我國史上最偉大的戰略家之一。」

普丁執政時還不到50歲,之前他做過很多工作,甚至開過計程車,但是沒有執政一方的經歷。

但對于普丁上臺後的表現,亞佐夫元帥還是很滿意的,他認為普丁有在工作中學習的能力,這種天賦讓他進步飛快。

此外,普丁是個為國為民的人,一心報國絕不徇私,這在90年代「國賊」橫行的俄羅斯非常難能可貴。

普丁在2000年接過葉利欽的爛攤子,他先南下掃蕩車臣分裂勢力,穩住了國家,然後進行對內改革,打擊寡頭,奪回國家命脈企業,穩住俄羅斯經濟。

這些手段需要能力,更需要魄力,普丁能和寡頭割裂,也代表著他個人不跟這些巨富有商業來往,這一點是葉利欽感到臉紅的。

如今的俄羅斯已經能在國際事務上和美國、歐盟掰手腕,普丁用20年完成了自己的諾言。

眼下,俄羅斯正在烏克蘭問題上和北約拼刺刀,如果俄羅斯解決烏克蘭問題,那正如亞佐夫元帥所說,普丁將成為俄羅斯史上偉大的戰略家之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