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時,士兵為什麼不在身上綁塊鐵甲擋子彈保命?

槍林彈雨的戰場上,能擋住敵人的子彈,是每個士兵的終極夢想。

但是,在戰爭進入火器時代后,為何古代的防身鐵甲卻被無情淘汰?拿二戰來說,我們很少見到士兵身穿防彈衣。有同學表示:「要是我,就在胸口綁塊鐵甲,萬一能擋子彈保命呢?」

兩千多年前的《九歌·國殤》中吟道:「操吳戈兮被犀,甲車錯轂兮短兵接。」打有戰爭以來,甲胄就是戰士的標配。甚至,到了近代的火器時代,人類從沒放棄過對身體防護設備的追求。

▲擋子彈,是人類永遠的追求

拿破侖時代,法國騎兵有件很令其他各國羨慕的防彈衣:胸甲,雖然擋不住近距離的滑膛槍子彈,但對遠距離子彈和冷兵器有一定的保命作用。

▲法國胸甲騎兵

但是,對于步兵來說,穿一件沉甸甸的鐵甲,就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了:沖鋒或者撤退時,會因為步伐緩慢、身型笨重而成為敵方的活靶子,什麼寶貝甲胄都救不了命。

▲20世紀初美國研制的單兵防彈衣

19世紀末,澳大利亞有個著名的銀行劫匪內德·凱利,他就有一件由鐵犁打制成的防彈衣,重達44公斤,在一家旅館與警察對壘槍戰時,由于「盔甲」過重無法逃跑,最后軀干雖然沒事,但手腳等部位被打成篩子被捕處刑。

▲內德·凱利的著名鐵犁甲,注意上面的彈痕

實戰中,各國軍隊漸漸意識到:再厚的鐵甲也阻擋不上子彈的強大動能,于是,士兵們的作戰服被織物一統天下。放棄了笨重防御而選擇靈活機動,這是更好的保命之道——說到底,你更希望子彈打不穿你,還是打不到你?不過,防彈鐵甲一直沒退出戰爭舞臺。

一戰時期,英國、德國都為軍隊裝備了防彈衣,比如德軍的防彈衣由四塊硅鎳合金縫綴在一起,俗稱「龍蝦甲」。同樣,由于過于沉重,德軍只配備在不怎麼移動的機槍兵、哨兵和衛生兵身上。

▲一戰德軍的龍蝦甲

到了二戰,各種威力巨大的進攻武器輪番登場,單兵防彈衣形同消失。最有名的一款二戰防彈衣,是蘇聯紅軍的SN-42防彈衣。這種防彈衣的鋼厚2毫米,雖然擋不住步槍和機槍子彈,但可以擋住100米外德軍MP-40沖鋒槍的9毫米子彈。

▲蘇聯紅軍的SN-42防彈衣

斯大林格勒保衛戰的巷戰中,紅軍的這款防彈衣出了不少風頭。有段關于蘇聯近衛第十集團軍的記載:「上士拉扎列夫沖在最前面,在敵掩蔽部前,一個德國軍官向他胸部連開數槍,但穿防彈衣的拉扎列夫并沒有受傷,一槍便把德國軍官擊斃,掩蔽部里的幾名德國兵目睹開槍居然打不死這人,嚇得連抵抗都忘了。」

▲斯大林格勒保衛戰中的蘇軍

▲身穿SN-42防彈衣的蘇聯紅軍

野戰中,防彈衣則幾無用武之地。原因,除了笨重之外,還有個二次傷害的問題:遠距離被擊中,沖擊力會震傷內臟;中近距離被擊中,子彈無法貫通身體,打穿鋼材后會在人體內翻滾,造成致命的傷害。

日軍走的是一戰「龍蝦甲」防彈衣路線,就是將一塊鋼甲掛在胸前,類似于古代士兵的胸甲。淞滬會戰中,為了保命,日軍的高級軍官人手一件,后來,占領區的巡邏兵和哨兵也少量配備。

▲淞滬會戰后的上海日軍巡邏兵

▲駐東北的一個日軍哨兵

二戰末期,日本研制了一堆五花八門的「決戰」兵器,其中有一個形似鐵龜殼的防彈衣很是奇葩,不過,沒等到測試實戰效果日本就投降了,而按照日本當時千瘡百孔的后勤能力,也根本無法量產,純屬紙上談兵。

▲奇葩的日軍鐵龜殼防彈衣

▲本格の龜甲

時至今日,單兵防彈衣的趨勢,更是放棄了厚重的鋼鐵盔甲,而走輕便路線,比如美軍著名的「凱夫拉」防彈衣,至少挽救了數千名警察的命。而在幾次局部戰爭中,對遠距離流彈、手榴彈的破片,「凱夫拉」頭盔和防彈衣的保命效果也不錯。

▲美軍的「凱夫拉」防彈衣

說到底,防御武器永遠跟不上進攻武器的速度,所以,單兵防彈衣真正做到刀槍不入只是一個可望不可即的夢想。

其實,打仗也是拼人品的:如果你運氣足夠好,一個手機、一枚硬幣都能擋子彈救你一命;反之,你就算全身包裹成鋼鐵戰士,只會招來一枚呼嘯的穿甲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