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將鍾愛,位列冷兵器第4位,戟在古中國和古歐洲有何不同?

提起戟這種武器,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三國武力第一的呂布,呂布手持方天戟,胯下赤兔馬,勇不可當,即便面對劉關張三兄弟圍攻,也能氣定神閑以一敵三。

相比「日行千里,夜走八百」的赤兔馬更多提供的是機動性,呂布手中的方天戟才是他武力輸出的關鍵。拋開小說演義不談,戟這種武器從誕生之日起,似乎就和威力這個詞深度綁定。無論是中國還是歐洲,都愛用這種武器。只不過中歐的戟有些不同罷了。

一、誕生于戰國的神兵利器,兼具兩大武器優勢

在許多人的記憶中,關于戟這種武器,最早的記憶大多源于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不過就和關羽的青龍偃月刀,張飛的丈八蛇矛一樣,羅老師筆下呂奉先的方天戟也是當時不存在的武器。不過和二哥三弟使用武器完全是杜撰不同,方天戟雖然不存在,但戟在當時卻已經是一種非常常見的兵器。

在老祖宗的「十八般兵器譜」中,戟排在刀槍劍的後面位列第四,這似乎告訴我們一個道理,戟這種兵器很有歷史。事實也確實如此,早在戰國時代,戟就已經出現。

當時七國步兵主流裝備是戈矛,戟屬于高端武器,只有精英部隊才能裝備。比如魏國的魏武卒,就裝備鐵戟和硬弩。身穿包裹全身只漏眼睛的重甲,在戰國初期以一當十是魏國特種部隊。同樣齊國也有百金之士,根據史料記載身材高大,也是用重戟作為武器。屬于齊國王牌部隊,不到關鍵時刻不會投入戰場。

除了步兵外,戰國各國重騎除趙國外,都使用重戟作為武器。相比較長矛和戈,重戟威力大但過于沉重,所以不是身體強健的兵士,是用不了這種武器的。戟兼具刀和槍的特點,使用方式靈活。能應付多種作戰場景,不過想用好戟需要下功夫苦練。

此外打造這種兵器也費時費力,所以無論是先秦時代,還是後來的強漢。戟這種武器除了精銳兵士使用外,就只有武藝高強的武將能將其作為自己的制式裝備。

因為戟能給武將提供戰力加成,比如三國曹操愛將典韋,擅長用戟,戰力驚人。雖然《三國演義》大多是杜撰,但戟這種武器在當時的確用的武將很多。而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二、爆紅千年又消失,為何戟不再是軍隊制式裝備?

從先秦時代的魏武卒到三國時期的呂奉先,戟這種武器爆紅了千年之久。許多兵家都在潛心研究這種威力巨大武器的用法,于是很多關于戟使用的武功譜流傳後世。總結來說,戟的使用主要有刺、劈、鉤、掛、挑五種用法。

對一個武將來說,如果能將五種技法全部掌握,那他的武力值不會低于呂布。在戰場上無論面對使用大刀的武將,還是使用長矛的武將,都具有兵器壓制的優勢。畢竟戟的使用方法過于靈活,在防禦的時候也可以進攻!這也是它和其他兵器最大的不同。

不過奇怪的是,自兩晉南北朝之後,到隋唐時期。戟這種武器突然從古代軍隊中消失。與之相比,刀劍和槍在中國一直用到清末才被火槍取代。戟作為和它們同時代出現的武器,為什麼就退出冷兵器戰爭的舞臺了呢?

原來戟的消失和五胡入華有直接聯繫,西晉末年北方遊牧民族入主中原。除了我們熟知的五胡外,還有鮮卑也曾在中國北方建立北魏政權。而當時的鮮卑軍隊中有大量具裝騎兵,而這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出現,人馬都披掛重甲的超重型騎兵。面對這種騎兵,戟這種武器逐漸力不從心。它無法刺穿具裝騎兵厚重的裝甲,又因為尺寸太長在騎兵肉搏中劣勢盡顯。

隨著馬鐙的發明,騎兵解放雙手,裝備也更加豐富。單手持握的馬刀和盾牌成為騎兵最愛,裝備這樣武器的騎兵,可以兼具進攻和防禦,在騎兵肉搏戰中也會更加從容,所以自此戟徹底退出冷兵器戰爭舞臺。

不過由于這種武器歷史悠久,在普通百姓心中印象深刻,所以民間很多武俠、戰爭小說中,還會有戟的身影,這也是為什麼四大名著中,有三本都有戟這種武器出現。足見在國人心中,它的地位還是很高的。即便它不再作為士兵手中的制式裝備,依然無法改變中國人對它的眷戀。

三、東方不亮西方亮,歐洲戟統治中世紀

在中國的史料中,戟退出戰爭舞臺是從隋唐時期開始的。原因自然和具裝騎兵的興起有關。然而在中國的宋元時期,也是歐洲中世紀時期。戟卻在歐洲成為不折不扣的神兵利器!成為歐洲具裝騎兵的噩夢,同樣一種武器,在中國因為具裝騎兵消亡,在歐洲反而因為這個老冤家煥發第二春。這中間的區別到底是什麼呢?

歐洲戟的出現要比中國晚很久,根據西方史料記載,歐洲戟出現在中世紀中後期。與中國相同的是,在中世紀西方軍隊中,戟也是所謂的高級武器,只有軍中猛士精銳才能使用。

中世紀歐洲戟兵大多身著重甲,雙手持長達3米的戟。作戰時戟兵往往站在佇列第一排,等待敵方具裝騎兵衝鋒過來,然後用長戟將其挑落馬下。等到對面重騎兵全部被消滅後,戟兵的任務完成,後排本方騎兵和重步兵隨即發起攻擊。

從作戰方式來看,歐洲戟兵和中國戟兵似乎並沒有區別。但為什麼同樣是戟,在歐洲就能發揮出如此恐怖的威力呢?原因有兩點。

首先歐洲戟和中國戟完全不同,中國戟是槍和刀的集合體,戟側面小支更多類似吳鉤。而歐洲戟則是斧和矛的集合體,側面小支為一把厚重的斧頭。使用時可以劈開騎兵厚重的裝甲,即便不能劈開裝甲,只是砸在騎兵裝甲上,就能給敵方騎士砸出內傷。也能瞬間讓敵人失去戰鬥力,這就是所謂破甲傷害。

此外,歐洲戟的頭部又細又長,和中國戟頭部類似矛頭完全不同,歐洲戟頭部仿佛一根很細的標槍。這樣做的好處是,當戟兵遭遇歐洲具裝騎兵時,戟的槍頭可以很輕鬆刺入騎兵盔甲中。

這個原理和現代戰爭穿甲彈打坦克類似,都是將力作用在足夠小的點點上,然後利用壓強足夠大的原理,以達到破甲的目的。相比超長槍和短矛,在整個中世紀時期,歐洲戟就是具裝騎兵的第一剋星,甚至比義大利機械弩還要厲害。

歐洲戟兵有一系列完備訓練模式,就拿中世紀最出名的瑞士戟兵距離。在當時瑞士戟兵不僅是瑞士這個小國的王牌部隊,他們更是歐洲其他國家打仗必須高薪聘請的一群人。也是因為瑞士戟兵太出名,以至于供不應求。

所以到了中世紀後期,瑞士將所有士兵都訓練成戟兵。並且由國家出面為這些戟兵找工作,而瑞士自己靠著對外輸出雇傭軍抽成賺得盆滿缽滿。漸漸地瑞士戟兵不僅是一群人,背後更有一條完備的訓練產業鏈。

瑞士本國在訓練戟兵方面一絲不苟,首先挑選身材高大強壯的士兵,然後由老兵教官交給這些人用戟的基本動作。再然後就是單兵用戟作戰訓練,這項訓練完畢後則是團隊用戟訓練。戟兵們必須學會在結陣情況下使用戟完成進攻和防禦,最後則是實戰演習。

這一套訓練下來,一名合格的瑞士戟兵需要三年時間才能訓練完成。相比較中國戟兵的訓練培養,瑞士戟兵的訓練顯然更加專業,這也是中世紀戟兵非常強悍的關鍵原因。

四、從儀仗隊回歸儀仗隊,冷兵器威力之王被時代淘汰

歷史就像一個巨大的車輪,一刻不停歇地前進。誰也無法讓它倒退或者停止,同樣隨著火藥傳入歐洲。屬于冷兵器的時代結束了,熱兵器的出現徹底改變了戰爭的模樣。以前那種拳拳到肉的對決被冰冷的槍口取代,隨著戰爭距離的拉開。以及騎兵的消失,以打騎兵見長的歐洲戟也終于到了退出歷史舞臺的時候。

西元14世紀中葉,火繩槍出現了。雖然它還是一款非常簡陋的熱兵器,但足以淘汰所有冷兵器。至此,歐洲戰場再也不需要戟兵、重裝劍士、長矛手等軍種,取而代之的只有火繩槍兵。

在這個時候,戟的威力再大也無法趕超火繩槍,因為它們是兩種維度的武器。最終被淘汰的歐洲戟和它的中國同行一樣,重新回歸儀仗隊。在今天如果你有幸前往梵蒂岡旅遊,一定還會看到手持長戟的教皇衛隊。他們或許是戟兵和戟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後榮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