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直起降的鷂式有多強?竟然可以迫降到大海中央的貨櫃船頂上

這個畫面不一般, 一架鷂式戰斗機被卡在了貨輪的貨櫃中間,緩緩駛進港口。

它是報廢的還是走私的?

實際上,都不是,而是被一名英國皇家海軍的飛行員給停上去的。

為此,英國人還極不情愿的掏出了57萬英鎊,才從這艘西班牙貨船的船主手里,把飛機給贖了回去。所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咱們先簡單了解一下故事的主角,鷂式。這架在1966年裝備部隊的英國飛機,以突破傳統的原地起降能力,打開了人們無盡的想象空間。

以至于在1994年電影《真實的謊言》里,成為比施瓦辛格還要耀眼的明星。那個掛著反派射出響尾蛇的鏡頭,不知道圈粉了多少人。

但其實,鷂式早就已經是個明星了,在1982年爆發的英阿馬島之戰中,同樣用的也是響尾蛇,28架鷂式在空戰零戰損的情況下干掉了阿根廷包括法制「幻影」在內的各型戰斗機21架,自己只在地面炮火和事故中損失了6架而已,創下了當時空戰史中的最強紀錄。

同時,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普通艦載機的起降平臺必須是航母,但輪到鷂式,為它提供駐足之地的,除了無敵、競技神航母以外,竟然也包括一些貨櫃貨船。

在僅僅只是設立了一個簡易的起降甲板后,它們就能成為數十架鷂式的臨時海上之家了。是的,鷂式就是這麼強。實現起降自由,只要一塊15*15米的空地便足夠了。

雖然,短板也很明顯,我們來數數,只能亞音速機動、少到可憐的續航、過時的雷達和導航、不靠譜的航電系統等等。所以注定,今天的故事,敗也是它,成也是它。

1983年6月7日,兩架鷂式從葡萄牙海岸附近的一艘光輝號航母上一躍而起,它們本次要執行的是,一項北約的演習任務。

任務目標是這樣的,在無線電靜默和雷達關閉的情況下,去定位一艘模擬走丟了的法國航空母艦。

這其中的一名飛行員,名叫伊恩沃森,非常年輕,所以經驗有限,此前只飛過13次鷂式,加起來的總時間也不超過75小時。而像這樣的演習,則一次都還沒有。

但是年輕人總是要給機會的嘛,大不了讓老人帶帶就好了,所以另一架飛機上就是一位資深飛行員了。這樣的搭配、這樣的任務,估計大家覺得也就跟玩似的,能出什麼岔子呢。

好了,升空之后,兩人決定分頭進行搜索,只需要在指定的時間回到碰頭點就好。

然而,當演習結束沃森回到約定地點時,卻并沒有見到另一架飛機。他想,會不會隊友等得太著急已經返航了呢。反正任務已經執行完畢,那就打開無線電跟他聯系一下唄。結果,卻發現,這無線電,怎麼也打不開。

好家伙,原來咱這無線電靜默不是模擬出來的呀,是根本在這架飛機上,海軍壓根兒就沒有想過要讓你用無線電, 它就是個壞的

沒辦法,只能開雷達,直接返回航母吧。

可是,還記得我們之前說過的鷂式的幾項缺點嗎,過時的雷達系統,在這兒,就是它的探測范圍已經夠不到航母了。在沃森的雷達屏上,只有平靜的掃描線,既看不到航母,也看不到自己的隊友。

這種情況,已經夠糟了,但沃森還沒慌,因為他還能有所指望,慣性導航儀,至少,它還有可能把沃森帶回到原來的位置。

但我們應該提醒沃森,這架飛機的導航系統也很不靠譜呀,果然,在跟著導航繞了好幾圈后,海面上連個鬼都沒有看到,光輝號,你要是真能發出耀眼的光輝該多好呀。情況發展到這兒,就很不樂觀也很諷刺了。你看,本來是出來尋找假走丟的航母的,結果卻把自己給真飛丟了。

關鍵是,航母即使丟了也可以繼續浮在海上,可這飛機丟了,豈不只能砸在海上嗎?沃森馬上就要面臨這樣的情況了。

在跟著不靠譜的導航繞了幾圈之后,沃森意識到,他飛機上的油箱已經快要見底了。在墜毀到茫茫大海中央前,他最多只剩下了12分鐘的思考時間。

于是他想,即便自己能夠在飛機墜海前順利彈射逃生,也絕無可能在這里發出求救信號,所以結局一樣是葬身海底。唯一的生存機會只有飛到離陸地最近的地方去。他的直覺告訴他,應該往東飛,那邊,興許有著一些沿著海岸的航道,能夠增加他被發現的機率。

這個決定救了他。

就在差不多只剩幾分鐘便要墜海之前,他的雷達屏幕上,終于出現了一艘船。這是一艘正在前往圣克魯斯的西班牙小型貨櫃貨船阿爾萊格號。

于是沃森剩下的任務就很清晰了,他要飛近這艘貨船,讓船員們注意到他,然后再彈射棄機,這樣至少可以讓自己獲救。

雖然拋棄一架價值700萬英鎊的戰斗機需要下很大的決心,但似乎這已經是現在能做出的最小犧牲了,沃森管不了那麼多了。

不過,當他第一次飛越阿爾萊格頭頂時,看到的情景,讓他重新燃起了希望,說不定,他能連飛機一起救下。

因為他看到,載著很多貨櫃的阿爾萊格號,恰好在頂上組成了一個跟自己平常訓練時差不多大小的平臺。

既然最壞的打算都已經做過了,還有啥好怕的呢,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像平常那樣給它降上去。

沃森真這麼做了,而且,似乎做的還很好,要不是船長在看到如此令人震驚的畫面時手抖沒有把船給穩住,否則這架鷂式就不用拜托下面的白色面包車替自己扛上一把了。一番驚人的操作后,沃森居然連人帶機都安全降落了,估計這是他完全不曾想到的結果。

當然,阿爾萊格號的船長又怎麼可能想的到呢,所以他堅持自己的計劃不變,還是要把船繼續開到圣克魯斯。英國人如果想要你們的飛機和飛行員,那就耐心的再等上4天把,咱們圣克魯斯的碼頭見。

其實,這位船長也是挺豪橫的,居然憑一己之力,跟英國政府玩起了拒不配合。并且在到了碼頭,還要價57萬,來作為救援和損失開支。

考慮到已經引起了國際上的廣泛關注,英國人即使很不情愿,最終還是不得不掏了出來。船員們一起平分了其中的34萬,船東則留下了剩余的23萬,英國人也拿回了自己的700萬鷂式,順便還把廣告打了,其實是皆大歡喜的。

欸,不過沃森會怎麼樣呢?雖然救下了飛機,但一開始不還是你給飛丟的嗎,懲罰在所難免。

在背鍋、幫政府轉移視線調到辦公室坐了幾年冷板凳后,他還是回到了飛機上。又繼續飛了2000小時的鷂式外加900小時的F-18后,才在1996年,正式結束了軍旅生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