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這兩位將軍備受爭議,一人功高卻被雪藏,一人反戰險遭刺殺!

1942年5月4日,潮濕悶熱的珊瑚海上,日本聯合艦隊和美國太平洋艦隊進行了一場劃時代的戰斗,雙方的戰機從航母上起飛,展開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視距之外的海戰。

整場戰斗,航母艦載機成了海戰的主角,戰艦的巨大火炮只能無力地向空中發射炮彈,太平洋戰場上美日航母艦隊的對決拉開了序幕。

對于這場戰役的指揮官井上成美和弗蘭克•弗萊徹來說,太平洋戰爭是一個沉重的舞臺,盡管他們最終都抵達了軍銜的頂點,但也都因為戰斗中的表現而備受爭議。

▲井上成美與弗萊徹

黑鞋派與反戰派

作為海軍上將弗萊德•弗萊徹的侄子,弗蘭克•弗萊徹屬于美國海軍中的「黑鞋派」。在穿褐色鞋子的海軍航空部隊出現前,黑鞋是美國海軍大多數軍官的習慣穿著,它象征著海軍的全體水面艦艇部隊。

1928年,弗萊徹曾報名參加飛行訓練,卻因為視力不達標而沒有成行。如果按部就班發展,弗萊徹本應像叔叔一樣成為一名戰列艦的指揮官,珍珠港事件陰錯陽差地把他推上了航母艦隊司令的位置。

井上成美與米內光政、山本五十六一起組成了戰前日本海軍著名的反戰三角同盟。他們是1933年至1934年期間日本海軍內部對條約派清洗的幸存者,被高木惣吉少將評價為僅存的幾個一流將領之一。

▲ 米內光政

井上成美自認為是「激進的自由主義者」,極力反對巨艦大炮主義,主張大力發展航空兵,這些觀點使他在日本軍隊中顯得格外另類。井上在原則問題上從不屈服,和山本五十六一樣,他也因為堅決反對軸心國條約,反對與美英開戰,一度面臨被刺殺的風險。

缺乏進取心與不像武將

井上成美在戰爭開始前的1941年8月就任第四艦隊司令,這支部隊在聯合艦隊的各分艦隊中實力是一等一的弱,沒有航母,沒有戰列艦,甚至連重巡洋艦也沒有。1941年12月10日,第四艦隊進攻美軍前哨基地威克島,卻被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三個炮塔和四架F4F野貓戰機擊敗。

美軍太平洋艦隊派出艦隊增援威克島,弗萊徹于12月16日率領「薩拉托加」號航母艦隊馳援威克島。不過金梅爾在17日被解除了職務,代理司令威廉•培伊最終決定放棄救援該島的計劃。

▲ 「薩拉托加」號航母

接到撤退命令時,弗萊徹的艦隊正在海上加油。撤退令引發了軍官們極大的不滿,據吉布森中尉回憶,當時弗萊徹一言不發,把軍帽狠狠地摔在了甲板上。

威克島戰役結束半年后,弗萊徹和井上成美迎來了一次面對面的交鋒。

第四艦隊在「翔鶴」號、「瑞鶴」號和「祥鳳」號航母的支援下,試圖進犯新幾內亞重鎮莫爾茨比港。美軍依靠情報優勢事先洞悉了日軍動向,太平洋艦隊司令尼米茲命令弗萊徹指揮「約克城」號和「列克星敦」號航母艦隊前往攔截日軍。

▲ 珊瑚海海戰

雙方在珊瑚海海域展開了兩天的空中激戰,最終美軍以「列克星敦」號沉沒的代價,阻止了日軍的進攻,成功保護了莫爾茨比港。

▲ 沉沒前的列克星敦號

隨后,弗萊徹被任命為中途島戰役指揮。他坐鎮「約克城」號直接指揮第十七特遣艦隊,與雷蒙德•斯普魯恩斯少將指揮的第十六特遣艦隊一起,在1942年6月4日一天內擊沉了聯合艦隊四艘主力航母,由此太平洋戰爭迎來了轉折。

▲ 中途島海戰

1942年7月23日,日本陸軍參謀辻政信在拉包爾接受第四艦隊的宴請,與井上有過一面之緣,后來他評價道:「這個提督風度優雅,不像武將。」在艦隊司令職務上的最后階段,井上成美對所羅門群島進行了考察,認為瓜達爾卡納爾島(以下簡稱瓜島)是一個建設陸基航空機場的理想地點。

1942年8月,為阻止日軍在瓜島的計劃,美軍展開「瞭望臺行動」,弗萊徹作為特混艦隊司令參加了這次戰役。

8月7日和8月8日兩天,弗萊徹指揮美軍艦隊對登陸部隊進行了保護,但他在8月8日晚間經權衡做出了把航母艦隊撤離瓜島海域的決定,引發了海軍陸戰隊的極大不滿。此事也讓弗萊徹背上了「缺乏進取心」的罪名。

▲ 弗萊徹將軍

1942年8月24日至25日,弗萊徹與南云忠一的艦隊展開了東所羅門海戰。這場戰斗以美軍獲勝告終,他們以微小代價擊沉了日軍輕型航母「龍驤」號,擊落75架日軍飛機。這次戰斗迫使日軍推遲了向瓜島增援的計劃。

1942年8月31日,由于旗艦「薩拉托加」號在瓜島附近海域被日本潛艇發射的魚雷擊中而返回珍珠港整修,弗萊徹得到了難得的休息機會,不過讓他始料不及的是,這竟使他從此告別航母艦隊。

墓碑上將與最后的大將

在薩拉托加號返回珍珠港修理期間,弗萊徹前往華盛頓,在美國艦隊總司令歐內斯特•金手下做了一段時間臨時工作。尼米茲期待弗萊徹重回一線指揮,然而卻遭到了金的阻撓。

最終,弗萊徹被派往西雅圖出任第十三海軍軍區司令。陸上職務顯然不是他的首選,但金不愿讓弗萊徹重返前線。1943年9月,弗萊徹在尼米茲的推薦下出任北太平洋戰區司令,并在這個職務上干到了戰爭結束。

▲ 1944年弗萊徹視察北太平洋戰區部隊

戰后弗萊徹成為了海軍總委員會的高級成員,并在1946年5月開始擔任委員會主席。1947年5月1日,年滿62歲的弗萊徹正式退休。同日他晉升為海軍上將。退休當日晉升的上將被稱為「墓碑上將」,因為退休金仍然按照中將標準發放,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在墓碑上刻上上將軍銜。

弗萊徹于1973年4月25日逝世,安葬于阿靈頓國家公墓。

1942年10月,就在弗萊徹遠離戰場后不久,井上成美也離開了艦隊,接替草鹿任一成為了海軍軍官學校校長。正是在他的堅持下,這所學校成為了戰時日本國內極少數可以公開教授英語的學校。

1944年8月,隨著東條內閣因為戰事的接連失利而倒臺,昭和天皇敕令小磯國昭組閣,米內光政出任海軍大臣,他任命井上成美為海軍省次官,開始為終戰進行準備。

▲ 東條英機

然而就像戰前海軍無法阻止陸軍發動戰爭一樣,在即將戰敗之時,海軍也無法阻止陸軍「一億玉碎」的瘋狂主張,井上毫不妥協的性格再次將自己置于危險境地。

1945年5月15日,為保護井上成美,在米內光政的建議下,天皇直接裁決井上晉升日本帝國海軍大將,他成為了最后一位獲得大將軍銜的海軍將領。同時,他也就自動離開了海軍省中將次官的崗位,開始了近40年海軍生涯中第一次休假。

三個月后,日本政府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正式投降。米內光政的秘書回憶當天的情景,「所有人的臉上都是遺憾的表情,只有井上大將一個人露出了笑容。」

戰后,井上回到家鄉橫須賀過上了清苦的贖罪生活,最終于1975年去世。

爭議的焦點

受塞繆爾•莫里森的半官方著作《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海軍作戰史》等材料影響,一直以來,弗萊徹始終承受著「缺乏進取心」的罪名。關于他的爭議主要集中在以下幾點:

▲ 塞繆爾•莫里森

首先,支援威克島行動中的加油作業。

指責者認為弗萊徹命令艦隊加油拖延了參戰時間,造成艦隊沒有及時趕赴戰場。事實上,抵達威克島前加油是離開珍珠港時就已經做出的決定。戰斗中的艦船需要高航速和機動能力,對燃油的消耗非常巨大,在遠離基地的海域戰斗前加油非常必要。

莫里森認為艦隊燃油充足的觀點只是紙上談兵。1941年12月22日,弗萊徹的艦隊在以經濟航速行駛了六天后,平均油量已經下降到60%左右。由于艦隊油船老舊不堪、航速很慢,在開戰后勢必與主力艦脫節,弗萊徹必須考慮油船有被擊沉的風險。綜合分析戰斗消耗和返航需要,加油命令沒有任何問題。

最終做出撤退決定的是太平洋艦隊代理司令,而非弗萊徹,讓他承擔威克島失守的責任毫無道理。

▲ 太平洋艦隊代理司令威廉•培伊

其次,中途島戰役被斯普魯恩斯搶去了風頭。

1943年,在通俗歷史學家普拉特和記者坎特的筆下,關于中途島戰役的報道完全忽視了弗萊徹,而把斯普魯恩斯塑造成了此戰唯一的航母指揮官。戰后,莫里森的著作參照了斯普魯恩斯手下的貝茨少將的觀點,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弗萊徹在這場關鍵戰役中發揮的作用。

▲ 中途島海戰

斯普魯恩斯毫無疑問是一名非常優秀的指揮官,但是中途島戰役勝利的最大功臣應該是總指揮弗萊徹。

1942年6月4日清晨,大黃蜂號、企業號和約克城號的艦載機正是在他的直接命令下起飛,擊潰了日軍機動部隊。即使約克城號遭到襲擊失去作戰能力之后,斯普魯恩斯也沒有向由弗萊徹的第十七特遣艦隊發布過直接命令,而且相較于大黃蜂號和企業號的混亂,約克城號的戰斗表現更優異,把勝利歸結到斯普魯恩斯一個人名下顯然不合理。

▲ 中途島海戰中遭到襲擊的「約克城」號

第三,弗萊徹背負的最大爭議來自于瓜島戰役開始階段做出的撤出航母的決定。

1942年8月8日,薩拉托加號發出電報:「戰斗機從99架減至78架,鑒于當地有大量敵魚雷機和轟炸機,建議立即撤出航母。因為燃油告急,請立即派出油輪到匯合地。」

在弗萊徹的批評者看來,這封電報足以為他的海軍生涯蓋棺定論。尤其是陸戰隊對此非常不滿,瓜島戰役兩棲部隊指揮官里特納認為這一行動無異于「臨陣脫逃」。

▲瓜島戰事中的一場海戰

在做出決定的時刻,弗萊徹明白航母艦隊的撤退意味著陸戰隊將毫無掩護地暴露在日軍的空襲之下,但他同樣意識到自己正在指揮太平洋艦隊僅存的航母戰斗群。

弗萊徹的判斷有著自己的邏輯——此時第一優先的任務應該是保護航母,陸戰隊會面臨補給困難,會承受更大的損失,但是他們不會被日本人的轟炸機趕走。日軍想奪回瓜島,就需要發動一場登陸行動,為了能夠攔截并挫敗這樣的行動,航母特混艦隊必須要與敵人拉開距離,并且要進行加油。

戰后,弗萊徹很少為過去的事情爭辯,他希望享受寧靜的退休生活。當然這些評價肯定刺痛過他,據戴爾將軍回憶,弗萊徹也曾「被莫里森等人的評價搞的有點心煩,認為他們不了解他作戰時的指令,他會說:‘他們無知的要命’。」

弗萊徹是美軍在太平洋戰爭中擊沉日軍航母最多的一位將領,他在珍珠港事件后極端不利的情況下臨危受命,參與指揮了戰爭初期全部重大戰役,取得了不俗的戰績,不但保存了美國海軍的實力,而且阻止了日本人的進攻,改變了戰爭的走向,卻沒有獲得應得的贊譽。

▲ 珊瑚海海戰

井上成美指揮生涯的兩大敗筆是威克島和珊瑚海海戰,前者并非他親自指揮,而且第四艦隊的確存在嚴重的戰力不足的問題,他本不應為此承擔主要責任。

珊瑚海海戰,井上成美在與弗萊徹的直接交手中取得了戰術上的勝利,他的艦隊損失更小,戰果更大,但是卻沒有抓住機會進取莫爾茨比港,導致了戰略上的失敗。

或許正像昭和天皇評價的那樣,「井上是個學者型的人物,不適合打仗」。

▲ 威克島戰役

在崇尚進攻的日本軍中,謹慎的井上成美成了另類。但應該注意的是,這種謹慎并非怯戰,而是來自于他對海戰戰術的思考——海戰的結果取決于制空權。

珊瑚海海戰中,他的撤退命令是基于高木武雄「無法為攻略部隊提供空中支援」的匯報。在進攻瑙魯的RY作戰中,井上受到哈爾西佯攻的影響,因擔心缺乏空中掩護的部隊遭到空襲而放棄了作戰。

卸甲歸田

退休后,弗萊徹夫婦一直生活在他們鐘愛的馬里蘭州的阿拉比農莊,平靜地度過了余生。

井上成美則回到了橫須賀的家中,作為日本海軍最后的大將,他沒有利用身份和關系去從政或經商,始終依靠開辦英語補習班的微薄收入糊口。


用戶評論